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四章 今日凌某不想杀人

王青逐渐消失在凌逸四人的视线里,薛城主不清楚王青心里对自己的仇恨是否积累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他也明白王青的修炼天赋绝对要在他之上,所以有这么一个隐患留着,着实是对自己后面日子的一大考验,然而没办法,就算他想要暗中找人把王青灭掉,那眼前这个九成就是凌逸的青年定会将自己轰杀的连渣滓都不剩半点儿。
不管怎么说,这称呼的事情已经抛到后面了,眼下还有一件事让薛城主比较难堪,那就是这瘫坐在地上一直哭个不停的林玲该怎么办。
月醒不清楚,她此刻想要做的,就是死死把凌逸的每一根头发都刻在自己骨子里,让自己这一辈子都忘不掉他,让自己无论日后看到他变成什么样都能认出他,然后扑到他怀里,肆意感受只属于他的独特气息。
王青,忘情。
因此薛城主不敢赌,何况他心里还有一点比较放心的就是,眼下王青并没有追随凌逸http://www.hetushu.com而去,这让他在心里暗骂王青是傻子的同时,还暗暗心喜这小子必然不会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只要日后自己能够先一步飞升灵界,那等他追上去再找到自己,自己一样能够在实力上碾压他,并且杀死他。
凌逸从薛城主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疑问,当即便是面色一正,冷声说道。
王青就这么离开了,这个名字是他这一生中留在凌逸人生路上最后一个记忆,而且是短暂的记忆。
他想要忘掉这一段原本可以一路走到白首的恋情,可能他和她之间有过太多的山盟海誓,也产生过无数次温馨幸福的场面,然而就在林玲走错脚下道路的那一刻起,他二人注定此生不再有缘,而是绝缘。
可这“短暂”,到底能是多短呢?
王青。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着无数个过客,王青亦是凌逸生命中的过客之一,既然是过客,那么就没有必要时刻http://m.hetushu.com将彼此之间产生的种种关联铭记在心头,如果每一个和过客发生的事情都记在心里,那活着实在是有些太过劳累了。
他的玲儿,已经伴随着过去的岁月消失了,又或者说,是随着他的心一起死了。
叫凌道友?这个更不行,人家毕竟实力远超自己不知道多少倍,修真界强者为尊,其实对方要真要自己喊,喊一句凌前辈也不是不可,反正道友这个是绝对不能喊的,一下子万一惹恼了对方,让对方觉得自己不尊重他,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凌逸清楚,这个名字并不是他的本名,而领悟能力超强的凌逸在王青道出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便是明白了这个名字所蕴含的意义。
“好了,既然你知道,就不用说出来了,带我去你那里坐坐可好?”凌逸摆手打断了薛城主拜见的话语,也幸亏凌逸打断了,不然薛城主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薛城主被凌逸这http://m.hetushu.com一个“凌某”弄得一身冷汗,之前他已经猜到了凌逸的身份,但还是不敢确定,如今人家自己承认了,那可算是明白自己身前站着的人是谁了,再转眼看到月醒,薛城主心头又是被那隐藏颇深的淫念一挑,而后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重重的冷哼,他只觉自己双耳一痛,耳朵眼里面便是流出两缕鲜血,被凌逸这么友好的一提醒,薛城主身上冷汗更甚,连忙收起了自己的目光。
叫凌前辈?传言中这家伙自己都承认自己修道时间都不过两百年,虽不知这厮到底是何方妖孽,居然能够完全背离修真常识,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达到这般层次,可这一切的答案所有人都好奇,但所有人也都不敢问。年纪这么轻,自己又活了近四千年了,叫前辈实在是别扭的紧。
“把她一起带回你的地方吧,不过以后你二人的关系如何凌某不管,但一切必须听她自己的意思,她若不从你,你就不可强迫,和图书否则凌某所杀渡劫期修士中,不介意再多一个。”
即便到时他的实力被王青超过了,传说中的灵界那么大,他可不相信他二人彼此之间就那么大的“缘分”。
他,就要离开自己了,虽然只是短暂的分别。
薛城主如此反应了几个瞬间,而后才连忙躬身拜道:“薛禅拜见凌……”
叫凌殿主?可是他貌似能够调动血、月两殿的弟子,名义上却并非两殿殿主。
凌逸坚信,这件事情以后,王青或许不会就这么孤独终老,或许还会有能够融化他那颗冰冷之心的女子出现,来给他后半生的幸福,但有一定可以肯定的是,从这件事之后,王青定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把所有苦闷全部发泄在修炼上,雪属性灵脉修士,加上其自身天生修炼天赋便极其优越,在这片仙郡大地之上,或许几百年上千年后,王青这个名字将响彻整片大地!
“知道了什么……”薛城主闻听凌逸的疑问,由于之前正在思虑他跟王青的事情,www.hetushu•com一时间竟是没反应过来,不过凌逸也不急,就那么笑着看着他,月醒见事情处理完毕,漫步走到凌逸身边,挽着凌逸胳膊默默站在,眼睛一直盯在凌逸脸上不肯移动半分,因为她知道,现在自己这夫君,是看一眼少一眼了。
而到时,如果这林玲还活着存于这仙郡大地之上的话,必然也会为她那极不明智的选择而后悔莫及,即便不是为了自己失去了这么一个强者夫君,也要为了自己失去一个真正爱自己,默默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而悲痛。
并非是王青觉得林玲在这后来的几年里与太多城内强者发生过床上之事的关系使得她变得很脏,真正的爱情是能够超越这些东西的,然而,王青之所以不再与其相好,一起生活剩下的余生,主要还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心里的那个玲儿,已经不是眼前这个玲儿了。
王青一走,凌逸扫了林玲与薛城主一眼,随即笑眯眯的问向薛城主道:“薛城主是吧?你现在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