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要的找不到,脑袋就搬家吧

“贴心”的凌逸早就看出了薛城主的念头,他这么要求薛城主对待林玲无非是给王青一个交代,因为他很佩服、也很同情这样的痴情汉子。不过林玲却是他十分鄙夷的一种女人,所以他并不打算让薛城主为他自己的行为以及林玲的行为做出太过“惨痛”的代价,他告诉薛城主以后你与其他女人的事自己不会管,只要他不要把林玲扔到一边不管就行。
回到薛城主的府邸中,凌逸先是让他叫人安顿一下林玲,并且再次警告,如果她以后愿意跟你,那你定要好好待她,若她想走,你也需给她足够的修炼资源供她以后的日子无忧,假如她还想在钦宝阁呆着,那这城池存在一天,钦宝阁就必须安定一天,并且他也不准离开,必须一直守护着林玲的安危。
如此厅内三人就这么静静呆着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外面侍女刚在薛城主的呼唤下给凌逸倒好第二杯茶,凌逸将其放在手边,面带一副温和笑意,再无半点冷色的hetushu.com说道:“薛城主是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浪费,直说正事,我这里需要一些东西,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个时辰之内给我找全,放心,东西全了,所需灵石我一点儿也不会亏待你,但是若一个时辰内没找全,那你便准备准备让自己脑袋换个地方呆呆吧。”
薛城主听闻凌逸下达最后通牒,哪里还敢有半点不敬的心思,立即默默念了一通清心咒,嘴上还不忘连忙求饶道:“错了错了,凌前辈饶命,小的真是再也不敢放肆了。”
如此做法,薛城主假如日后找再多女人惹得林玲心中不悦,那也不干任何人的事了,既然你选择要放弃自己爱的男人而去找一个所谓强者靠山,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到容貌,薛城主自认为自己并不输给凌逸多少,虽然略有不及吧,但自己起码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月殿殿主连一眼都不看一下自hetushu.com己呢,还有,这月殿殿主传言中花容月貌,仙子一般的人儿,不知自己今日还有没有机会能够一睹芳容。
至于担心嘛,自然是因为他为林玲出头的事情,不过眼下凌逸既然没有直接出手将他灭杀或者是怎么样的,就说明后者肯定没有杀他的意思,况且之前凌逸也说了,今天的他,不想杀人。
笑话,自己旁边可是有只小母老虎,万一被误会了什么自己这日后晚上还上不上床了?
凌逸说话时一直在笑,就连最后一句话听起来都像是玩笑之言,然而薛城主听完却是一屁股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自知事情不可躲避,薛城主脑子里满是自己认识的,怀里揣着不少宝贝的朋友的名字,而后才颤着声音,一边抹着额头冷汗一边问道:“不知凌前辈需……需要什么东西?”
否则的话,就算凌逸不亲自出手,血、月两殿殿徒也必将追杀他至天涯海角。
进了这大厅之中,薛城主连忙邀请凌逸上座,www•hetushu.com如此倒是被凌逸出乎薛城主意料的给拒绝了,在座位上的讲究凌逸本就不是那么在意,或者说,除了一些他个人认为必要的道德规矩,其他所有繁文缛节他都觉得是多余,是虚伪。
所以凌逸径直找了一个座位便坐了下去,而月醒自然是紧紧陪伴在他身边,目光从未于他那张俊逸清秀的面庞上移开。
薛城主搀扶起目光无神的林玲,而后朝凌逸谄笑着点点头,瞬间化作一道惊虹冲天而起,既然便是往那城池中心处飞去,凌逸扭头冲着月醒一笑,牵起她的手紧随而去,在他们离开后,那虚实幻书营造的幻境也随之消失,眼前景象回归,之前围观的修士们各个惊呼一片,最终生怕因为刚才的事殃及到自己,各自连忙散去。
再说林玲一直是他想纳为小妾的女人,毕竟这厮床上的功夫十分让他欢悦,能长久留在身边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怕凌逸这番话里的意思是不准他再与自己其他的女人来往,那整日面http://www.hetushu.com对同一个女人,再怎么说也会腻啊。
其实薛城主看也看不出什么,月醒这番装扮在外面看起来就和那山里的村姑一样,什么特点也没有,更没有什么传言中的绝世容颜,看出他心思的凌逸冷哼一声后,又出言警告道:“薛城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若不想活命,直说便是。”
想着想着,薛城主的思绪又歪了去,不过这次凌逸并未察觉,也好在薛城主自己及时回过神来连连招呼人奉茶侍候凌逸,茶水端上来后那侍女在薛城主的示意下还想在凌逸身后捏捏肩扇扇风,却被凌逸直接给说退了下去。
这些话一说完,薛城主心里虽然对于多出这么一个拖油瓶心烦的很,但却是不敢说半个“不”字,麻烦与性命二者选一个,他当然会选择后者。
薛城主的确是很幸运,虽然他的念头是仙郡无数修士都有点的心思,但你不让凌逸见到还好,一旦发现这种情况,凌逸必然是不会考虑直接将其灭杀的,然而今日是他在和_图_书凡界与月醒相依相偎的最后一日,所以能不煞风景还是不煞风景为好。
不过在后来的日子里,这件事可没少让他们疯狂传诵。
凌逸坐定不急不缓,也不直接说明这次来他这府邸的目的是什么,而薛城主本人对于凌逸的到来是既欢喜又担心,欢喜的是自己终于有机会能与凡界这等超级强者,哦,不对,应该说是第一强者攀上些许关系,兴许获得什么修炼方法上的指点,自己那飞升之路便会缩短一大截。
薛城主唤来侍女将林玲待下去安顿后,便是伸手作邀带着凌逸和月醒来到了一处大厅内,大厅之中铺满挂满了雪白的凶兽毛皮,整间大厅让人一进来就好像到了雪棚一样,充满了温馨舒适之意,除此之外,房间里面还有这许多正常的家具装饰品,字画看起来放荡不羁,显然都是这薛城主自己书写的玩意,四周墙边木架上则是摆满了各种颜色偏浅的玉石雕像,有鸟有兽,栩栩如生。
“凌某今日不想杀人,所以你很幸运,赶紧带着林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