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九章 敛宝道人的猜测

敛宝道人一通安慰,薛城主也是有些动了心,而且他越听这敛宝道人解释就越觉得这件事情有道理,不过凌逸的阴影显然无法让这么几句话就给消除掉,他便是不由追问道:“大哥,这件事情可不能开玩笑,万一真的没弄好,兄弟我这条命就等于白活四千余年,这些年来的所有努力全部报废,你就能肯定那厮真的是冒牌货?”
凌逸一听这话,就知道今天他这不想杀人的念头是没法达成了,不过他也不急,既然薛城主找来这么一个人,就肯定是之前找他求助去了,事关自身性命,没有把握的话薛城主不可能只找他一人,换言之,凌逸需要的东西,眼前这个狂妄不知死活的矮胖子定然怀里揣着呢!
敛宝道人闻言再次轻哼一声,而后双手负于身后,将身体重新侧向自己那鸟笼方向,自信满满的说道:“我说兄弟,你这就是被那凌逸之名吓得太过严重了,传言都是一传十十传百www.hetushu.com,传到咱们耳朵里也就变了味道,谁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是真是假,有没有其他强者在一旁帮助于他?就算他实力超强,那又如何,咱们与他只差一个修炼境界,哪怕打不过也跑的了吧?不如这样,我与你一同返回你那城池之内见见他们,咱们就说这些东西没找到,然后看看他的反应,真打起来,你我兄弟二人合力也不是没有一战的机会,届时赢了便了结此事,搜刮一下这厮身上财物,若是没成,大不了咱们就跑,回头召集一些强者再找回被那厮夺走的也不迟,你看怎样?!”
薛城主一见凌逸这冷下来的脸色,顿时心里一慌,支支吾吾说不出半个字来,倒是敛宝道人心境比较沉稳,大步往正中央处的两个主座之一一坐,淡淡回答凌逸道:“东西?什么东西?”
“可是,那二人的的确确伤了我的识海,这一点莫非还能有错?”
和*图*书“不!这一点兄弟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先不说那二人是否真的在神识强度上那么超过你我这种层次的修士,就算真是这样,那也不代表他二人在实力上就能多强,或许他们也只是有某种修炼神识的神通或者扩大神识强度的宝贝也不一定,拿来完全就是吓唬人的,没有这两把刷子,他们又怎敢来这里找你的麻烦!?”
二人一拍即合同时踏地升空,这二人毕竟也是渡劫后期的强者,那飞行速度自是奇快无比,没过多久,在薛城主的带领下二人便是回到了他府邸之中,两个人一路疾行来到那凌逸与月醒带着的大厅内,而后二人径直走入大厅,这时凌逸正与月醒说着悄悄话,被这二人突然一打断,登时凌逸脸色便阴沉了下来,随即冷声问向薛城主道:“怎么?东西找齐了么?”
凌逸被敛宝道人搞得也是忍俊不禁,笑了笑,抬手摸了摸鼻子说道:“渡劫后期修士做跑腿的?hetushu.com别说跑腿的,这种所谓强者我也是杀过不少,而且似乎你们二人也不觉得自己性命有多宝贵,想死?直说便是,凌某不介意多杀几个垃圾。”
敛宝道人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而且每一句都说的字字在理,心动之下,薛城主咬了咬牙,双拳一握朗声回应道:“那好!就依大哥你的方法办!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凌某?哼!好大的口气!在下道号敛宝道人,不知阁下这所谓的‘凌某’是哪一个凌某?姓凌之人的确不多,可偌大的凡界里也是不少,你一口一个凌某而不说全,然后就让我这兄弟去给你找那些东西,拿渡劫后期修士当奴才使唤,你倒是想的出来!”
敛宝道人气势汹汹,俨然就是一副把凌逸是冒牌货吃定了的样子说道。
“薛兄弟,不是大哥不帮你,你我之间的关系不需多说,如果我这里有你需要的东西,别说你给灵石,就算不给我肯定也得送给你,不和_图_书过大哥这里是真没有,而且我猜测,你说的那二人定然不是凌逸,你想,前些时日凌逸才灭了云殿那些强者,尤其是与那云羽殿主一战,听说是惊天动地,既然凌逸那厮还处于凡界的修炼层次,那顶了天去也不可能超过渡劫期圆满之境吧?既是如此,那么与云羽殿主一战,他必然也受了不小的伤害,修士受伤哪里是绑上一些草药就能痊愈的,所以我断定,这二人必定是冒牌货,来此坑害你的!”
终于把薛城主说通,保下了自己的那些宝贝,敛宝道人二话不说将手里的玉笺一扔,随即手指放出一道水元力光束便是将其打的粉碎,接着拍了拍手点头道:“好,咱们这就走!”
听得薛城主的疑义,敛宝道人顿时脸色发紧了起来,而后思虑了少顷功夫,才是继续对薛城主说出自己的想法。
于是凌逸也不怒了,脸上重新挂笑,端起茶杯悠然喝了一口,扭了扭脖子说道:“那玉笺你应该看过了吧http://www.hetushu.com?就是上面的东西,现在还有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你们最好赶紧,凌某不愿意等人。”
“哼,我问你,那人的外貌与传言中与凌逸的外貌有几分相像?”敛宝道人是铁了心的不愿意拿出自己的宝物,因此就算不确定薛城主口中“凌逸”的真假,也得忙着把真的说成假的。
“哈哈哈……薛兄弟,你听见没?这是何等狂妄的口气!不说别的,你这嚣张劲头儿倒是挺像那传言中的凌逸,来吧,让在下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本来说我二人是垃圾!”
薛城主回忆了一番,随即双手一拍,惊呼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据我观察,那人容貌倒是没有传言中的俊逸清秀之颜,而且也不是银发白袍打扮,好像……不对,也不对!如果这凌逸真的来外出办事,那肯定要装扮一下自身,绝对不可能以自己的原貌来出行,那样的话定然会引起轰动,届时他这一路上便是不得安宁了,所以他这般打扮也有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