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一章 迟疑刹那,便死

然而他却是担心麻烦,试想要是得罪了类似于血殿、月殿这种雄霸整个仙郡大地的超级势力,那自己除非离开仙郡,否则只要还在仙郡之中,这两殿联合下发一道命令抛些诱人的橄榄枝,让全仙郡的修士追杀他,就算追杀他的都是比他弱的,那杀人也足够累死他了。
“小子,记住了,下辈子投胎做人的话玩这些冒牌货的把戏要找对人,而且记得,不要跟你惹不起的人嚣张,这样没命没的会更快!”
然而这极始水火盾也不是一点作用没起,好歹也是结结实实的挡了这一对战斧攻击一下,可这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敛宝道人干脆直接忽略掉手上传来的些许反震之力,便是立即将那顿了一顿的战斧继续朝凌逸脑袋劈去!
嘶——
言而总之,敛宝道人几乎不会惧怕任何凡界之中的强者,他珍藏的宝贝全部在他身上,只要打不过他只要一心逃跑反正也没人拦得住,所以他自是毫无畏惧。
下品m.hetushu.com劫宝层次的一对战斧,蕴含着敛宝道人那十成的渡劫后期强者之元力加持,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太过华丽的场景产生,然后那力劈华山之势却是充足的显露出来,威压在这一刻达到了极点,周围那些赶来的薛城主手下也是因此感觉呼吸有些压抑起来,甚至一些境界实在太过低的修士当场便嘴角溢出鲜血,好在还是有些窥灵期圆满的修士发现了这一点,及时凑在一起将自身威压联合起来抵挡,不然长此以往,只要不是渡劫期修士便必然会因此受到影响,甚至威胁到修炼根基。
他这一击绝非试探,而是要命!
“玉笺上的东西交出来,立刻,别考验我耐心,迟疑刹那,便死。”
“噗——”
敛宝道人在抛飞的这一刻先是脑子一阵嗡鸣,在凌逸那手指抬出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血属性气息,这便是说,他在这一瞬间在手指上附着的神通必然是血殿hetushu.com独有的血属性法术,如此说来,这厮不论是不是凌逸,也肯定是血殿使者级别的人物,他敛宝道人多年来灭掉对自己那小城心怀不轨之徒的确不少,渡劫期的修士他也杀过一两个,一直也不曾担心周遭那些有数名渡劫期修士坐镇的势力会来搜刮自己宝物。
凌逸笑容扯完,敛宝道人战斧也是落在了距离他脑门不足半寸的地方,接着凌逸迅速抬起自己白皙修长的右手食指,接着嘴里一阵急速法决念动,那手指便是闪烁出一阵猩红色诡秘血光,迅捷在两只落下的战斧上各自轻轻一掉,只听咚的两声金铁交击之声落地,接着薛城主便是又听到一人发出了口喷鲜血的声音,再往后,他便见那敛宝道人手里的战斧宝器就那么简简单单的顺着他倒飞的身体两侧抛开,而起本人,自然也是化作一道弧线往凌逸正前方遥遥落去,显然是被这反击之力给震到了自己。
敛宝道人脑子里已经脑补出hetushu.com了凌逸被他劈成两半,鲜血狂喷洒遍大地的一幕,其嘴角上甚至已经开始挂上了阴狠的笑意,让他最为不解,也是心头感应出一丝不对劲的是,凌逸看似不紧不慢,实则在他战斧做出这一系列动作之间便将手中茶水喝完放在桌边的凌逸陡然抬头,随之莫名其妙的朝敛宝道人一笑,这笑容看在后者心里毛毛的,本能下他想收斧,却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实在难以收回,便唯有硬着头皮干下去。
一声十分持久的吐血声还在继续,这一口含量十足的鲜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抛洒在大地上,这一击之后的确鲜血染红了大地,却不是凌逸的血。
所以他只能拼,只要他能在短时间内将二人杀人灭口,再把薛城主这些在一边观战的手下杀了或者洗洗脑子,那么这件事就肯定会变成一桩悬案,登时血殿追查起来也毫无意义。
因此不管凌逸是不是真的凌逸,大约确定眼前这青年乃是血殿使者的敛宝道人当即hetushu.com就想停手解决误会,不过随即他又一想,自己之前把话说的那么死,张口闭口都是要他二人性命,传言血殿之人尤其是血殿使者,皆是嗜血好战之徒,这时候求饶肯定是不可能了。
再说眼睁睁看着自己两只战斧宝器劈砍在凌逸所放极始水火盾表面的敛宝道人,见凌逸还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而他的战斧宝器劈落后立即将那水火盾牌从中间彻底将水火分成两半,法术轰散,盾牌自然是立即化作水火元气挥发到空间之内,消失无踪。
事情说起来复杂,但其实也就是几息的功夫,当凌逸左手负于身后,右手随意持着血灵剑顶在半空中敛宝道人的喉咙前时,薛城主已经是想出手搭救也来不及了,当然,薛城主也压根儿没有搭救的意思,他现在正想着,自己该怎么与这个惹不起的祖宗说自己只是一时糊涂,乃是被这敛宝道人怂恿才做出如此大不敬的举动的,而且自己没有动手,恳请凌逸饶他一命。
换言之,敛宝和-图-书道人心里对十个外人有九个都不怕,但十之那个一,便是类似于三殿使者这种级别的人物。
三殿使者,不对,应该说是如今的两殿使者,那背后所站之人,也就是敛宝道人认为眼前的冒牌货凌逸,他可是战胜了魔郡郡王的家伙,虽说在敛宝道人心里不知他用了什么鬼谋,才是使得自己能够单打独斗战胜魔郡郡王,就算没有什么阴谋,这二人的实力也就是渡劫期圆满强者,这种修士他敛宝道人不是没斗过,结局自己打不过,但对方想留住自己却不可能。
话是没喊出来,因为他这一个字还没从喉咙里涌动,一把细长、表面流动着让人心悸的血液的长剑剑尖便是顶在了他脖子处,而顺着这诡秘妖异的血剑往持剑之人面容上来看,可不正是方才坐在那里一指把自己打伤的冒牌凌逸么。
在抛飞过程中做好决定,敛宝道人身体在半空一个翻转,接着挺直身子就要大喊一声“薛兄弟快与我灭杀这二人,不然你我今日的麻烦皆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