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二章 你说谁是母狗?

这便是触及凌逸逆鳞的下场。
凌逸没有扭头去看月醒的表情,只是眯着双眼,盯向敛宝道人问道,语气中那冷冽的杀气浓到了化不开的地步。
不过还是薛城主的脑子转的比较快,又或者说还是他比较放得开,更加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当即便是上前抱拳躬身道:“凌前辈,我这里的东西只能凑到那玉笺上东西的一半,若不是那另一半东西缺少,我也不会找这敛宝道人去取,一个时辰的时间着实是太少了,晚辈真的是尽力了,至于眼下这事,根本不是晚辈的意思,都是这敛宝道人一个劲儿的怂恿晚辈,说前辈您是冒牌货,我百般阻拦他他就是不听,前辈,你要相信我,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然而不管怎样,不管敛宝道人的这种种猜想是否正确,既然他与凌逸选择了对立一面,那现在说什么也都是白费,他总不能要求凌逸先放了他,有种跟他再重新一战吧?
“你…和-图-书…说谁是母狗?”
薛城主越想越觉得自己冤,好家伙,这眼前举剑顶着敛宝道人喉咙的青年要真是凌逸,那自己现在到底该说什么才能把局面挽回过来呢……
敛宝道人在想,薛城主也在想。
说到攻击能力,在敛宝道人修习的法术之中攻击性威能强于这手上战斧宝器的根本没有,说他自己此刻心里有些不甘心认为是自己大意才导致凌逸能够制住他,主要还是因为他修习的法术并非全部都是攻击或者防御类神通,还有一些辅助性的法术,若是配合上这些全神贯注的与凌逸一战,敛宝道人相信现在他绝对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敛宝道人手底下的手段还没有完全施展出来,连他自己修习的法术神通也不曾施展一个,原本他想着直接拿出自己这宝器先把凌逸的气势给压下去,正如先前所讲,凡界之中能够将本命宝器提升到劫宝层次的修士很少很少,几乎就跟鹤立鸡群一www.hetushu.com个情况,就说那如今的血殿殿主血痴,其血刺灵锤还不是一对伪劫宝层次的宝器么。
因此说来敛宝道人不光是在敛宝能力上比较强悍,最重要的还是他有着属于自己的大机缘。
薛城主脑子一转,立即开始跟敛宝道人划清界限,以求在这件事情上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听完他说的话,凌逸只是微微一笑,将目光牢牢放在敛宝道人那张肥胖的脸上,后者听了薛城主的话,立即火冒三丈,也不管喉咙前辈是不是顶着剑尖了,跳脚就骂那薛城主道:“放你妈的屁!要不是你今日来求老子,老子现在还在家里好好喂鸟呢!你此时跟我撇清关系了,你算是个人么!”
这样的话若是莽夫还有可能说出来,像敛宝道人这种精明绝顶的老妖怪,自是不会说这些废话的,敛宝道人不想就这么平白无故的交出宝物,那样干脆让他死了还能痛快一些,不然日后每每想到今日的事情,m•hetushu.com自己丢失了那么多费了好大功夫才凑到的珍奇异宝送了人,而且对方还没有给他任何好处,这让一个平日里万分吝啬的人怎么活得下去?!
时至如今,敛宝道人还坚信凌逸肯定没有那实力能够将其碾压至根本没有还手之地的局面,如果他使尽浑身解数还被凌逸那么简单的制住,只能说凌逸肯定不是这凡界之中的修士,一定是高层次界面下凡,隐藏了自己气息的高人。
敛宝道人怕了,真的怕了,他终于明白了一点,什么宝物在自己的性命面前根本分文不值,命在,宝物还能敛。
薛城主心里那叫一个悔恨,你说你老老实实的把东西都给我,然后哪怕我自己掏灵石给你把这东西全部填补上也行啊!你那宝库里面珍藏那么多,且收敛了数千年的宝贝,要说这玉笺上的东西举世罕见便罢了,问题在于那里面的东西虽是珍贵得很,却也压根儿不是找不到的东西啊!
哪怕打不过你,那被你和-图-书杀了,只要我魂灵还在,便会永远纠缠于你!
“我呸!妈的,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得,我算是看出来了,今日你们两个就是设好圈套让我来钻,呵,要宝物没有,要命你们就拿去!什么狗东西,还带着一条母狗,也不知有何用,莫非等在我这里拿了东西,然后就地三人尽兴?简直与畜生没什么两样,哼!”
这股冰冷杀气瞬间在这周围弥漫开来,浸的距离他最近的敛宝道人心里一寒,他能够真切的感应出来,自己这次好像真的在跟死神做交流,而且似乎这一次交流沟通的结果并不让死神觉得满意,于是,他要死了。
敛宝道人气急,嘴里也开始变得不干净起来,而且句句话说到凌逸逆鳞上,你在凌逸面前辱骂他的女人,别说你只是一个渡劫后期修士,就算你是那破灵期强者乃至于真仙级别的人物,也得老老实实在凌逸面前褪下一层皮来!
“诶,敛宝道人,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去时我和_图_书便与你说了,这些东西乃是凌逸前辈需要的东西,能给凌逸前辈办事是我等的荣幸,然而你却一直对我说眼前的凌逸前辈是假的,还说要亲自来会会凌逸前辈,最重要的是,你可是告诉我你身上带着东西了,说如果眼前这人真是凌逸前辈就把东西奉上,我只听你说切磋,却不想你居然招招要命,这我可真帮不了你,凌逸前辈,您老看着办吧。”
要是老子自己短时间内有办法凑齐这东西,老子才不会出去找你个吝啬鬼!
“我……我没……”
想。
问题在于薛城主求助的对象眼下是真正的害了他,此刻的他更加坚定了自己起初的想法,而且就算他不信眼前这个青年是凌逸又有何作用?你打不过人家,人家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薛城主相对而言便是更加聪明一些,不然他也不可能在认为这个凌逸就是那传言中的凌逸时,二话不说就把后者的要求答应下来,然后直接飞奔至敛宝道人那里求助。
没命了,什么就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