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五章 偌大的青龙族

凌逸在这短暂的时间段里脸上看似只是挂着一副温和笑意,根本没有什么紧张惊慌之意,可是在他心里却已经像是滚烫的油锅,噼里啪啦炸个不停。
穿着青龙族这高山上的稀疏木林,走过那一个个装饰各有特色的木屋,凌逸也见到了许许多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青龙族族人,这些族人显然不在意凌逸这是一张生面孔,因为青龙族的族人太多了,每一辈都有许多同辈族人,这些同辈族人下一代又会生出许多孩子,虽然青龙族基本都是族内成亲,不与外族通婚,可但凡有关蛇蟒之类的兽族,也有不少与青龙族血脉不纯的族人们通婚。
可是凌逸没有兽体,他去哪变幻这兽体?!
冤家!
那种感觉,好像……好像就跟两个人上辈子都欠了对方钱一样!
由此便是使得青龙族与当初凌逸在魔郡所遇徐家等魔郡家族一样,分为嫡系与分支,嫡系自然是血脉精纯的青龙族之人,分支便是一些青龙族之http://www•hetushu.com人与外面龙蛇类兽族诞下的后人。
无奈,凌逸便没有冒险做这件事,他知道,青老心里一定非常怀疑他的来历,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关心自己的问题,却是先把晓晓给叫走了。
这么一哄,那晓晓果然是大眼睛一亮,满是兴奋之色的跑到青老面前,在这奔跑过程中,凌逸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到底要不要把这妮子拦下来,甚至他还尝试了一下调动自身浊元力,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那浊灵涡就是不老老实实的转动……
青老接着听完那第一个发现凌逸来历的青龙族青年把情况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以后,才是面带宠溺之色,朝凌逸身前的晓晓招了招手。“晓晓啊,来青老这,青老最近整理出一门十分有趣的法术,你过来我给你,回头你修炼一下,实力一定能够超过一些比你强的哥哥姐姐,等日后你再提升凝厚一下自身法力,m•hetushu.com终有一天会超过你二哥也说不定呢!”
没有兽体,接连就要牵扯出凌逸的出身、修炼的道义、来兽界的理由等一切他不愿意说,而且说出来极有可能会遭到别人眼红嫉妒,杀人灭口的可能,因此这一条路同样是死路,走不过去。
如今一切都到了水到渠成的地步,凌逸在传送之前便已经想好,到了兽界自己老老实实的修炼,老老实实的打听有关凤族的下落,顺便到处走走,看看能不能有缘得知有关狐嫣儿哪怕半点讯息。
他就不信!因为他这么一个对青龙族而言根本构不成威胁的存在,还会让青龙族兴师动众,天天在他消失的地方等着他出现!
往好处说,凌逸压根儿就没有半点对青龙族有什么不轨之心的意思,所以即便对方再怎么胡乱猜疑,他最后按照道理说也应该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去兽界其他地方完成他必须要完成的事情,比如去凤族寻找凤凰圣女,亲自询问m.hetushu.com她的名字。
晓晓走到青老那,从后者手里接过一个青色玉笺,而后放出神识站在原地观看了一瞬,接着也不说话,跟谁都没打招呼便雀跃着往远处跑去,接下来,场内便只剩下全部懂事的人在了,青老转首嘴型微动,神识传音给青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继而凌逸便是看到青煜临走神色莫名的看了他一眼,而他从对方那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情感也能感触到,自己与那青煜对他一样,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
凌逸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他肯仔细努力的去寻找,就算这个兽界再怎么庞大,他也一定能找到自己所爱之人。
凌逸真想跟这青老回应一句,自己不想跟他一个糟老头喝茶聊谈,可是对方看似是在征求他的意见,然而问完这句话,那恐怖的威压便是再度挥散而出,使得经久没有被旁人威压压迫的凌逸也是感到颇为压抑,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是说让自己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就按照先前决定的和_图_书那般,用宸苍界隐藏身形,等青龙族人松懈了有关自己的出现,自己再想办法溜出青龙族。
可是双方也都明白,他们两个以前谁也没见过谁,上辈子的事谁说的清楚,于是两人也就都没怎么在意,青煜带着一众青龙族小辈离开,等这片空地上只剩下青老与凌逸以后,青老才是朝凌逸微微一笑,收敛了气势转身低声道:“亦灵小友是吧?来者是客,如不嫌弃,去老朽那里坐坐,说说话喝喝茶如何?”
比如去寻找那接受兽仙传承,并且当初被兽仙告知,自己会差不多在他进阶渡劫期圆满能够前往第二层次界面的时候把他的狐嫣儿送到兽界之中,届时让他自己来寻。
证据很简单,青龙族清楚自己这一族与哪些兽族有着不太友好的关系,只要你现出自己的兽体,然后证明自己的确不是那些青龙族仇家派来的奸细便是解决问题。
这青龙族的巨山上,单是青龙族族人便不知凡几,加上一些血脉稍有不纯的青龙族之人,便是让青m.hetushu.com龙族内很多同族人彼此之前或许一起生活了几千年还未见过面,不是说这青龙族的地盘有多大,主要是你没有足够的理由和地位,在家族里根本不能胡乱走动,而且青龙族对武力要求颇高,很多血脉不纯的青龙族族人从生下来就会一直在自己木屋附近规划的范围内修炼习法,直到有资格参加族内的一些比试来证明自己,才可以逐渐有外出的资格,当然,这一点作为嫡系青龙族族人就管理松懈很多了。
然而,若是把眼下的情况往坏处说,这凌逸就跟到了死境没什么两样,他自己摸着自己的良心告诉别人说,他来这青龙族真的是传送出了问题,而不是什么奸细来破坏青龙族的和谐生活,可是这种理由随便编编就能说出一大堆来,要想让别人相信你的话,你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证据来!
那怎么办?
就是这个词,来形容两人对视的这一眼再贴切不过。
总而言之,凌逸跟在青老身后,青龙族之人无人关注于他,只是当他也是青老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