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七章 灵涡?内丹!

“青老,恕晚辈多嘴,晚辈听说那凤族有……”凌逸刚要开口询问凤凰圣女的问题,哪知青老却是打断道说:“你有什么问题等会再说,先答应下我这最后一个要求,从而完全确保你对我青龙族并无恶意。”
后面青老还继续说了一大堆劝慰凌逸的话,可是凌逸并没有把那些废话听进耳朵里,他主要在意的还是,当下青龙族如此注重防止外患,居然是因为要和凤族联姻,随即他头脑一转,也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凶兽兽族想要破坏这一段姻缘,原本这两族便是超级大族,一旦破天荒的联合到了一起,其实力根本不是兽界任何一个家族所能抵抗的,包括与凤族、青龙族同等级别的麒麟族等族,亦是难以抵抗这两大族的联合。
“呵,刚才我说起初想要杀你的时候,也没见你小子害怕,本来还想夸你两句,没想到这就现出原形来了啊!好了,我这要求不是要你的小命,是必须让我先用神识仔细查和图书探一下你体内的状况,从而确定你的确不是与我青龙族有间隙的兽族之人。”
接着青老又道:“不过老朽想要杀你,却不是因为你与我或者与青龙族有仇,主要当下青龙族的麻烦事太多,导致很多外族之人想要进入青龙族从而破坏青龙族与凤族之间联姻的关系,防止整个兽界的势力被我两族掌握在手里……”
况且不知有多少个年头,不止是兽界,包括凡界、灵界等所有界面全部流传着一个传言,说龙凤本就是一家,这两族联合在一起,如果能够修炼出互补两族法术的方法,那么两族将会变得无比强悍威猛!
“他们那些被我询问过得人,包括我自己,也曾经想到过现出本身兽体来辨别自己的出身,然而问题就在于,我好像就是被人下了诅咒禁锢一样,根本不懂得如何现出兽体,曾经有人教给我许多次他变回兽体的方法,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就是无法展现自己的原形……”和-图-书
如今青龙族再次选择与凤族联姻,到底是不是为了追寻那传说中的龙凤灵脉后人,从而使得两族再度踏上兽界巅峰凌逸不管,他要管的是自己能不能通过青龙族与凤族搭上线,当然,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先一步打听打听那凤族圣女的下落。
有了寻到凤族所处地界的消息,凌逸此刻也不觉得呆在青龙族有什么不好了,反而兴趣大增,十分痛快的答应道:“好,青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不是要晚辈这条小命,怎么着都行。”
青老先是调笑凌逸一句,随即道出了自己的要求,听了他的话,凌逸也不觉得对方说的有何不妥,而他也不担心青老能够瞧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毕竟现在他那灵涡的状况他自己都不大理解是怎么一回事……
“那你可以展现一下你的兽体,说不定老朽就能看出你是什么种族的兽族之人了,届时我再亲自把你送回家族,兴许能够认祖归宗,至于你那修炼问题,www.hetushu.com待会老朽可以给你看看,实在不行看看族中有没有什么跟我一样的老家伙空闲着,让他们给你瞧瞧也成。”
“孩子,你的遭遇老朽也是十分同情,既然你肯把对你而言这么悲伤的事情说给我听,那老朽也就跟你说一句实话,其实带你来之前,我是想杀了你的。”
说到这,青老顿了一顿,用自己眼睛扫了一眼凌逸,但却发现凌逸脸上并没有什么太过复杂的表情,貌似依旧沉浸在对往事的忧伤之中。
还有一些兽界的老祖宗无意间透露,在数万年前,青龙族与凤族的确有很多对联姻的夫妻,而且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孩子,居然是……龙凤灵脉!
“不错,晚辈真的是不知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居然这一生有着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开始我是觉得周围的同类奇怪,好像自己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是被意外带到这里来的,然而慢慢的我才发现,根本不是别人奇怪,而是我自己奇怪。hetushu•com
如此也是为什么蜕兽期被成为凶兽一生中最大分水岭的缘由,因为一旦一个凶兽达到了蜕兽期,不仅仅是其法力浑厚程度会有一个质的提高,就连其战斗能力也随之变得无比强悍。
龙风灵脉,那便是能够同时施展青龙族与凤族两族神通的灵脉,而且还能将两族法术混合在一起出手,其间斗法时造成的破坏力堪称恐怖。
不过具体详细的形容没有人说,也不知两族的老祖宗曾经发生过什么矛盾,最后就渐渐与兽界其他众族一样,不再联姻,娶妻生子全部在同族之内进行。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你无法变回兽体,而且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人,以‘人’的形态一直生存到此刻?”
想到灵涡,凌逸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忘了,凶兽凝聚法力的地方是内丹,而不是灵涡!
说完这些,凌逸的脸色更加难看一分,任青老阅人无数的那双亮眼怎么看也是看不出凌逸像是说谎的样子,沉吟了http://www.hetushu.com一阵,青老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就这么不负责任的放过凌逸,以对青龙族的安危不负责,当即便是说出了自己最后一个“要求”。
青老听完凌逸的说辞登时脸色变得无比震惊起来,凶兽可以化形乃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你要化形就必须在修炼上达到一定的层次,方可在两种形态间自由变幻,从而以人形态在斗法时变得灵活,以兽形态在斗法时变得强悍。
言及至此,凌逸既然这话已经说开了,那后面继续怎么埋头编下去他也早已想好,闻听这青老的话语,他先是表现出一副非常感激涕零的样子,而后又脸色一黯,状似那失去爹娘的可怜孤儿一般说道:“青老,不管您信与不信,晚辈真的是一句虚言也没有,经过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在兽界漂泊,在我能使用法力的时候我的实力也算不上那种只能垫底的存在,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也想到过要去认祖归宗,奈何问了许多人,没有一个人能知晓我的来历大概是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