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二十四章 不达巅峰,何得安宁

“麻烦?”
修仙修仙,仙人便是超脱世俗的存在,即便你无法真正的超脱世俗,会收徒,会成亲,会喜怒哀乐,但怎么说也得在心境上随着岁月的洗礼,愈发成熟,愈发处事不乱,遇事不惊。
其实修炼就像是在一个又一个孔洞逐渐变小的筛子里面筛沙子,能够不断变大的会留下,但是那些一成不变,乃至于一些随着时间流逝缩小的,则会透过筛子摔下去,如果摔不死算你命大,可要是摔死了,那就算你自己倒霉,谁让你不思进取、谁让你修炼资质弱于其他人呢?
反正但凡有点脑子,思维不是那么愚蠢傻愣的人是不会相信这一点的,所以青老以及兽界那些强者哪怕嗅出凌逸的生机气息有些异样,也不会相信他是一个二百岁不到的修炼者,他们只会把凌逸当成与那青龙族最耀眼新星青煜等同辈之人。
如此方是说来,在兽界里面,如果把凶兽各族修炼者的数量按照境界和_图_书划分弄成一个金字塔,那么最上方的四层自然就是第二层次界面,在凡界修炼者渡劫飞升后要面临的层次,而在玄灵期那一层下方,还有着与凡界修炼等级差不多,只是叫法不一样的六个境界,其间相当于渡劫期的修士,也是那玄灵期修士的数倍有余。
凌逸心中疑问一声,却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不能表现的太过聪明是真,但也不能表现的太傻,不然青老肯定会怀疑,他这么看不出人情世故,是怎么在兽界一个人独自生活那么久的。
四下无人,凌逸自己也不敢在这青龙族的地盘上瞎走动,他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算是比较安稳的现状,只要等青老回来,检查一下他的内丹情况,就算查探出其境界已然到了玄灵期也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毕竟玄灵期之境的修士若是放在凡界之中或许还会引起一阵剧烈的关注与反响,可在这兽界内,别说你是玄灵http://m.hetushu.com期,就算你是幻灵期也不会有人觉得这显得多么让人难以置信。
因为在第二层次界面的五界之中,破灵期强者,那才是一方霸主,真正令人尊敬畏惧的存在!
无法做到真正的平静,是修真界给像凌逸这种还没有走到真正巅峰之人的枷锁,也是一根长鞭,鞭打着他们,让他们想要过那种真正和谐温馨的生活,就必须往前走,往高处爬!
“青老,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由此说来,凌逸现如今的境界就算被青老察觉出来,也不会觉得有多么震惊,尤其是在这青龙族,凌逸的实际年龄即便青老看出来也不会相信,不到二百年的生机气息,让一个“凶兽小辈”修炼到了玄灵初期之境,谁会相信?
“好。”
凌逸答应一句,跟着青老便是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这屋子正如外面所见的那般,面积并不是很大,只有门口处一张木桌几把木椅,外加右侧靠里放m.hetushu.com着一个衣橱,一张木床。
在这青龙族里,青煜、青晓晓这一辈的人不知凡几,其修炼等级也的确还停留在兽劫期的同辈,不过那些人都是在青龙族小辈里面垫底的,大部分的人早就修炼到了玄灵初期之境,如此说来,青老察觉出凌逸真实境界后,恐怕还会感叹一句:还是青龙族的小辈修炼资质天赋异禀啊!
装饰再简单不过,对此凌逸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好奇的,修真界就是这样,越没出息的人才越在意居住之地外表的衣着如何,越强的强者,才越不在意这些外物。
青老听完凌逸的疑问,脑子里顿时又被那青龙族族长所讲的事情给牵扯皱起了眉头,他先是看了凌逸一眼,随即摇头叹息道:“唉!没事,不管你的事,就是族里近日有些麻烦。”
当然也不是说凌逸现在的实力在兽界就只能垫底,以前在凡界的时候他已经了解到,第二层次界面的修炼等级规划虽然是从低hetushu.com到高分为玄灵期、涅灵期、幻灵期、破灵期四个境界,玄灵期属于垫底的那一层,但是第二层次界面的五个界面,包括灵界、魔界、妖界、兽界、阴魂界五界,都有着不少于甚至是超乎凡界的修炼者数目,如此庞大的修炼者数量,其中哪能只有这四个境界的人。
天色早就黑了下来,凌逸独自坐在这青老茅屋的屋檐下仰头望天,他很喜欢这种一个人安静的呆着,尤其是在这纷杂的修真界里,能够一个人安安静静在夜晚看看星空,呼吸一下那月光的清亮,是凌逸非常喜爱的一件事,然而他却是有些觉得这样的日子还并不完美,因为他还不够强,需要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偷出一缕神识时刻观察周围的动静,防止遭到对他有敌意的人出手害他。
不管青老会不会这般感慨,实际上来说,青龙族、凤族、麒麟族等兽界巅峰大族之所以能够站在这广袤大地的最顶点,成为人上之人,主要便是因为hetushu•com他们的祖先留给了他们一个好的血脉,留给了他们一个好的天赋。
为了掩饰自己的精明,凌逸不仅没有表现出来自己明明看出青老的忧郁,却聪明的什么也不问的样子,如此虽然不知道能否降低一下青老对自己的警惕,但是做了起码就比什么也不做强。
凌逸站在那屋檐下等了没多久,不远处便是有一道青光从天而降,继而在那青光所落之境,徐徐走来那么一个稍微有些驼背的人影,从这气息与身材来看,凌逸一眼便是认定了此人正是被青龙族族长唤去商量要事的青老,等青老走近,他便是挂上了他那副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而青老也是予以微笑,不过从那笑容来看,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真心想要笑出来的样子。
青老本想低头往屋子里自己走去,而后像是暂时把脑子里的事情抛开了,这才记起自己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不知该怎么办的凌逸,青老回首朝凌逸招招手,说道:“来吧,你先随我进屋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