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二十七章 面见青龙族族长

二人的关系在这一刻迅速拉近,青老又说了一些那时与青煜之父后来的事情,然后又讲了自己在青龙族这些年来发生的趣事妙闻,两人一老一少,就这么一直说到了天边泛起鱼肚白。
总之两人这一晚上过的都很舒心,彼此之前的感情也不再像是初见时那样,两只皆对彼此怀有疑心,到了这大清早,青老招呼凌逸在他那木盆里简单洗漱了一番,随即便是招呼他道:“行了,以后咱爷俩也算是有个伴儿,青龙族里规矩很多,你以后也别乱走,跟着我就是了,现在我带你去见见族长,谈一下你日后修炼的问题,如果他不同意你修炼青龙族法术,你也不要记恨在心,毕竟没有青龙族的内丹你修炼那个也无法发挥其全部的威力,实在不行我就单独给你琢磨一些法术来,怎么说让你自保也没问题。”
他的后手,自然是逃,亦或者躲进宸苍界。
饶是凌逸自认为在凡界见惯了“大场面”,到http://m.hetushu.com了这里,也不由得感叹一声,自己这见识就像是一个农村的娃娃进了大城,着实是抬不上场面。
在那大殿中心,九阶高台之上,正坐着一名中年,那人不出凌逸所料的话,正是青龙族现任族长!
如此这般,凌逸宛如一个假如豪门的农村小姑娘,小心跟在青老身后,一直往那驾龙的大殿走去,及至大殿,门口照常有两名青龙族族人守卫,那两人见了青龙先是恭敬行礼,而后其中一个回身进入大殿,过了一会儿才走了出来,与青老说道:“青老,族长请您进去。”
一听两个大男人在山洞里不吃不喝,屏气凝神带了半年时间,凌逸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嘴角也忍不住挂起了坏坏的笑意。
青老说完也是为他与青煜之父的缘分而笑了笑,暂时沉默不语,似在回味当时的场景,这时凌逸接话问道。
见状青老怎会不知他想歪了,抬手就像是http://m•hetushu•com一个爷爷敲顽皮的孙子一样给了他一记板栗,凌逸举手护头揉了又揉,委屈的看着青老,青老也是许久没有这么开怀过了,不由得随即想到,自己要是还在自己的家族里,要是不像青煜之父那般迷恋修炼,恐怕孙子都得有凌逸这么大了,而不是像青煜之父那般,明明都一把年龄了,才刚刚老来得子。
“那人就是青煜之父?”
青老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便是带着凌逸走进了大殿,进入大殿之前,那两名青龙族守卫还以为凌逸是青老揪出来的奸细,面目皆是不善,对此凌逸也没有太多在意,反正现在他是跟定了青老,有什么事情相信青老也不会加害自己。
过了一晚上,凌逸对青老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不再是以青老称呼,改成了“青爷爷”,这么叫是凌逸发自内心的叫,而不是单纯想要跟青老套近关系还是什么,青老在听了凌逸这个称呼后也是喜极而http://www•hetushu•com差点哭出来,多久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孩子跟他这么亲了。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就算他不这么赌,不为了借青龙族与凤族搭上关系,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开青龙族,假如他表现的离开之意太过强烈,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把自己送入死境。
青老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跟这么一个刚结识的小子说那么多,凌逸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听一个老家伙讲这些与他毫无干系的事情,而且听得还是津津有味。
进了大殿,凌逸甚至都顾不得打量四周环境,便立即被数道无意散露的超强威压与神识所环布,这种从灵魂上震慑的压力,是实实在在比凌逸强出不知多少倍的实力碾压!
“进入山洞后,我赶紧把一块巨石挡住,又轻轻从里面拍了拍洞壁,让外面墙壁上的沙土往下流了流,确定遮掩无误后,我二人屏息凝气,不敢发出哪怕落针的那么一点声音,启动了阵法,我们二人在里和-图-书面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呆了接近半年。”
凌逸此刻也是真正尝到了长辈之爱的果子,亲人,在他的记忆里几乎是零,从小到大,除了他出生被族人发现是火属性灵脉的起始,他凌家族内长辈待他如宝外,稍过不久,他便是因为修炼资质问题被所有凌家之人遗弃,这一点,他又是与青老找到了共同之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这本来心中就是想要利用的青老产生了隐隐的长幼之情。
“不错。”青老点点头,确定了凌逸的猜测,又接着回忆道:“开始他本以为我和追杀他的人是一伙的,可我俩对峙了没多久,远处便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混杂着杀气滚滚而来,青煜他爹见已经到了末路,也由不得不信我,直接跟我一起躲进了山洞,还好那时我想着给自己留个栖身之所,没有把阵法破坏掉,不然那阵法搭建起来太过繁复,我与青煜他爹定是难逃一死。”
在这建筑群正中央面对这一大片空地,也正面对凌逸的地方有hetushu•com一座十分高大宏伟的大殿,大殿顶部乃是一条张牙舞爪的木雕巨龙,那巨龙龙须飞舞,前爪探前,龙尾呈横扫之态,显得格外霸气高贵!
带着凌逸一直穿梭在这青龙族的木屋与树林之中,举步往上,待得到了那被削平了的山顶之处,凌逸便是望见了一大片高矮不一的木屋,这些屋子全部都是由一种黄木搭建而成,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有用染料金漆更换颜色,只是在这庞大的建筑群面前,凌逸能够感受到一种与生俱来的皇族气息,怪不得那凡界帝王都是挂龙称尊,龙,诚然是霸主的象征。
凌逸虽然对青老产生了信任,但却也不是完全的信任,在修真界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太多太多,有些人演戏比真实更加真实,凌逸还不想死,也不能死,所以在跟着青老来到这里的过程中,他也只是抱着赌青老不会害他,在赌的过程中,还加持着他的谨慎与一旦青老这是带他来送死,自己该怎么办的后手。
“嗯,知道了青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