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三十章 必须建阵

可是,青老在青龙族里面却一直没有找到半点家的感觉,一直以来,他跟现在的凌逸想法差不多,因为自己越来越老,始终不想就这么自己再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下去,来到这里接受龙灵的考验,也是青老在赌,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成功的话,青龙族即便表面上对他好,心里也一定对他这个外人心生芥蒂。
不是说青龙族之人做出这些事情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其实凌逸心里也明白,青龙族能够与他一直纠缠这么长时间,而不是选择将他这么一个自诩法力时有时无的半个废人给直接喂了龙灵,一点是因为青老的缘故,而另一点也能说明,青龙族毕竟也算是个大族,不会做出那么无理取闹的事情来,怎么说一旦青龙族不问青红皂白就在兽界滥杀无辜,口风一松,将此事传出去,对青龙族的声誉也是非常欠缺妥当。
没错,他要活着。
青龙族族长喝止了青暴的举止后,又转头安慰和-图-书了青老几句,青老连连躬身说没有关系,接着青龙族族长脸上也是露出了些许不耐烦之色,转而对凌逸说道:“亦灵,我问你,你到底是想就此被我等送出青龙族,还是继续跟在青老身边?”
所以,凌逸已是到了必须给青龙族族长展示那通界神诀阵法的时刻,构建阵法不难,毕竟青龙族族长说了自己会把材料给他备齐,浪费不浪费也跟凌逸没有半点关系,可问题在于,凌逸担心一旦自己把阵法构建完毕,会让青龙族族长从阵法看出什么蹊跷来,虽然说他能确定,自己这一份宸苍界浊之道义的传承一定是完整的,独一无二的,可谁能保证这宸苍界创造者传给他的功法神通等相关修炼之道不是在那古老的修真界里搜集整理而来的呢?!
见凌逸询问自己是否真的要对其传送阵的说辞弄个水落石出,青龙族族长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还以为凌逸这是让他抓住http://m.hetushu.com了尾巴,马上就要显露出原形来,这时其他在场的几位青龙族长辈脸色也是颇为不悦,尤其是那与青老看起来一直关系不怎么样的青暴,当下更是冲着青老翻了翻白眼,冷哼一声说道:“哼,青逐,看到没有,这就是你要传授其我青龙功法神通的外来人,其言辞自己都不敢当场确定虚实,在这里拖拖拉拉浪费我等时间,告诉你,若不是因为你当初救过二哥,老子第一个就把你这个非我青龙族族人扔出山去,谁知道你……”
而想活着,此刻便必须忍!
由此说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得看个人的想法与看法,不能说青龙族不好,也不能说青龙族好。
凌逸渴望找到家,找到亲人的感觉,青老又何尝不是呢?
虽说青老在青龙族也是呆了不少的年头,因为他救过青煜之父的原因,青龙族所有人对他的态度也十分友好,尤其是青煜出生,到青煜有了独立思考事情的http://www.hetushu.com能力后,更是为了报恩对青老像是对待自己父亲那般恭敬。
然而现在他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多少说辞他都绞尽脑汁的搬了出来,眼下唯有把传送阵设立给他们看,才能把这“奸细”的身份彻底扔掉,否则,便死。
“青暴,闭嘴!休得无礼!”
说到底,凌逸还是因为宸苍界的传承不能暴露在这么多兽界强者面前而担忧,一旦事情败露,被杀一途恐怕会来的更加迅猛。
青暴话越说越过分,不过青老显然对他这话也是听得多了,脸上根本没有露出怒意或者其他什么不好看的脸色来,而且哪怕他心里极度不悦,但也绝对不可能因为自己救过青煜之父,自己又通过了龙灵的考验,为此在青龙族里呼风唤雨,像大爷一般对待谁都是自视甚高的姿态。
凌逸心中憋屈的紧,但却因为实力问题无法将自己内心的不悦发泄出来,这让几乎在凡界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的他十分和_图_书不适应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也不能单纯的说是不适应,更多的还是他觉得很不爽,青龙族在他心中的形象,也由此变得恶劣了不少。
“回禀族长,小子与青爷爷一见如故,而且小子在外面也是漂泊的两千余年,一直孤孤单单无依无靠,好不容易在青爷爷这里找到了亲人的感觉,小子不想离开,哪怕不被准许修炼什么青龙族功法神通,小子也要陪在青爷爷身边照顾他老人家。”
“族长当真是要小子将那传送阵构建一次来证明自己?”
青老很清楚,如果自己的表现太过了,一定会让青龙族这些人对自己越来越敌视,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外人,与青暴这些青龙族的嫡系一脉之人闹翻了,即便理在自己这一边,恐怕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是他留在青龙族好好安存。
这一句问话看似给了凌逸两条活路,而且还说的让人感觉无比舒心,问题也正常,没有什么刁难的意思,可凌逸脑子何其聪敏,这话一说出来和图书,他便是立即明白了,只要他说让青龙族族长送他出青龙族的山,而不是选择在这里将那传送阵构建一遍展示自己所言非虚,那么结果一定是被青龙族族长秘密派出的青龙族之人在半路上暗杀掉!
无奈的是,他还有后顾之忧,他还有期望的生活。
所以他要么成功,将芥蒂降低到最小,要么干脆失败,直接丧命死在龙灵的考验下!
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是凌逸一直默默奉行的宗旨。
凌逸面带憨厚之色老老实实的讲出了自己的想法,话毕,青龙族族长这才捎带满意之色点点头,而青老脸上却看不出喜怒,但那一双隐有颤抖的老手,却是表明了他此刻内心有多么不平静。
青暴被青龙族族长这么一喝止,当即又哼了一句,把头扭向凌逸狠狠瞪着他,凌逸让青暴这么一瞪,心里那憋屈的感觉更甚,甚至在这一刻他有一种当场与众人闹翻,展露自己的实力与众人大战一场,哪怕最后死的是自己,起码这心里也算是痛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