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三十四章 青绝

无须旁人介绍,有过当初魔郡徐家一行之经历的凌逸已是猜出,此人如若不出意外,想必便是当初青老所救之人,那青煜的父亲了!
由此说来,凌逸自然不会同意青老的说法,只是心里默默记下了青老的这个人情,开始面对青老,他也只是在心理上觉得这个老人与自己幼时同样悲催,找到了属于彼此的共同点,再有就是若不是青老的出现,恐怕他昨日就被那些青龙族小辈带来面见青龙族族长了,没有青老庇护,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凌逸声音中带着恳求之意,让青老不要来代替他做这件事情,然而他这么一说,青老还以为是关心于他,不想他这个老家伙送死,二人相遇相识不过一晚,却有了为彼此送命的念头生出,这般讲来,更是让青老觉得自己这次遇对了人,心中一时更加疼惜凌逸这个后生晚辈,当即便坚定的摇头道:“不行!空间道义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了解,你小子也从来没接触过这等事,怎会就知和-图-书道试阵者一点危险也没有?况且假如真的没有中途打断传送,你这法力时有时无的小子送到了那些凶悍兽族之中,哪里还有什么活路?我老头子起码也是幻灵期圆满之境,在兽界里面也能排的上号了,就算传送真的成功了,我也有办法保证自己的性命,寻找方法回到青龙族,所以,此次试阵你不必再说,必须是我!”
总之不管如何,凌逸是肯定不会让青老来代替他进行传送阵实验的。
修真界强者为尊,不管青煜之父的实力是后来才反超青龙族族长,还是一直就隐隐压着后者,只要这青煜之父还在,青龙族族长在行使自己族长权力时,就不得不顾及一下这青煜之父的感受。
青龙族族长揽住自己的臂膀,青煜之父,也就是这个叫青绝的中年汉子也没有表露什么不悦之色,反而同样笑着回应道:“呵,我要是再不出来,恐怕那救了我命的青逐兄弟就要让旁人当了试阵之人不知扔到兽界m•hetushu.com哪个角落去了吧?!”
此人非但与青龙族族长长相有几分相似,与那凌逸之前所见的青煜同样有着雷同的地方,而且在这人的脸上,凌逸甚至看出了其年轻时的俊朗之容,此人虽到中年,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容貌吸引人,反而因为岁月的洗涤,更添一分相比于青煜那种美少年更加沉稳可靠的气息。
“嗯,话说的是不错,可是刚才的事情兄弟我全都看在眼里了,我想知道大哥接下来是想要怎么做?”青绝丝毫不给青龙族族长青龙耀的面子,当场依旧不依不挠的追问道。
青煜之父说完,青龙族族长上前一把拦住其臂膀,满是兄弟情谊之色的开怀笑道:“青绝,你小子怎么也出来了!不是说还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吗?来来来,等大哥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咱们哥俩儿可得好好喝上一杯!”
其次,青龙族里面如果有这样的传送阵,那么他们肯定早就会发现,所以说来,凌逸之前所言的种种,和_图_书起码有八成可以值得相信。
可这么说的话,又有很多事情讲不通了,首先凭凌逸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有这么高深的空间道义领悟来设定那么多同样的传送阵随意穿插传送,虽说空间道义不一定只有空间属性灵脉的修士才可以修炼,一些兽族之人同样有这方面的天赋,但凌逸所怀气息他们都没见过,也回忆不起来是哪个兽族所拥有的,故而应该不会懂得那么深奥的空间道义之原理。
“大哥,我听说这里有些情况,需要旁人来试阵?”这人一出场,便立即走到青龙族族长面前,朗声疑问道。
“青爷爷,您放心,这不过是试阵而已,中途打断也不过是无法传送,对于传送者不会造成半点伤害,小子年轻力壮,而且身体强度也是颇为过得去,您还是在一边为小子护法,如是见机不对,就立即出手救出小子便是,无须您亲自试阵的。”
青龙耀眼看青绝已经出场,再如此对凌逸的身份纠缠下去已是不智之举,况和-图-书且这传送阵的模型已经出来,从这样子来看,许是凌逸真的没有欺骗他们,这传送阵真的可以单方面进行传送,当然,也不排除在其他地方凌逸设定过这么一个相同的传送阵,然后随时在其他地方设定这传送阵,从而帮助自己能够来去自如。
闻言青龙族族长错愕一分,转而笑容不减,紧了紧青绝的臂膀道:“二弟你这是哪里的话,青逐兄弟当年救了你,那便是我整个青龙族的恩人,也同样是我青龙耀的恩人!谁敢动他便是对我,对整个青龙族的不敬!”
青龙族族长见到这青煜之父,显然神情也是颇为不自然,对此凌逸同样能够理解,毕竟二人是同辈,又是家族里的老大老二,当初竞争族长之位时,许是两人没少对彼此耍心机,但无论是从这青煜之父毫不掩饰的气息上来察,还是从青龙族族长眼神中偶尔带着的一分忌惮之色来断,这青煜之父都是青龙族族长所顾忌的人,也就是说,青煜之父在青龙族族长这一辈里,想必是那实http://www.hetushu.com力最高的人了。
青老要求代替凌逸试阵,这让凌逸心生感动温暖之意的同时,也是不由得暗恼此事的麻烦,其实按照他提出的那个方法,中途打断传送而已,试阵者根本不会有什么损伤,可是一旦让青老试阵,他又不是浊之道义的传承者,身体之中没有浊道的气息,这传送阵压根儿就不会理睬于他,到时候传送阵无法启动,而自己为了解释,又必须亲自再次试阵,届时一旦发现他与青老居然无法尽皆使用这传送阵,其中蹊跷必定会被人所问,而后凌逸又得想办法圆谎,如此纠缠不休下去,凌逸觉得就算不被打死,也得活活被累死。
青老言辞坚定的态度让凌逸真的是倍受感动,他甚至现在就想把真相告诉青老,省得接下来的事情他无法掌控局面,正当凌逸无可奈何,青老要求他把传送阵传送需要的口诀说给他听的时候,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继而便是走出了一名与青龙族族长长相差不多,但眉目之间却带着一股浓浓的好战之色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