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受监视的凌逸

不过想象的终究不如亲手实践的好,这法术不像是凌逸已经习会的那些攻击类或者防御类法术,只要脑子里有了这法术的操作过程,回头直接施展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问题在于这《融法之术》乃是融合自身同类神通的一门法术,没有实践过程中对于两门参与融合的法术那些点的精确把握,单靠想象在日后的斗法里根本不能直接出手施展出来。
两个月以来,凌逸早就把《融法之术》研究个通透了,可无奈的是,他根本无法通过实际操控来尝试一下这门神通的厉害之处,原因很简单,他如今在青龙族里面呆了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对于修炼者而言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所以凌逸敢肯定,自己的观察期一定还没过,天知道每时每刻是不是有青龙族的老妖怪一直在盯瞧着他,万一自己实际操控一番这《融法之术》,其中玄妙展露在外,说不定回头他自己怎么被抓走和-图-书拷问乃至于最后没命的都不知道,为了保险起见,他只能默默在自己识海里面熟悉这《融法之术》的施展。
……
“哼,你自己不争气,还怪儿子不行了?你看看你,连一个外族小辈都要分心去观察,有这个时间你自己多修炼长长本事比什么不强?!”青龙耀的妻子显然不满意他把话锋牵扯到自己儿子头上,面色更加不悦的教训道。
“管他简单不简单,再过不久可就是那件事要来了,因为那青煜要和凤族圣女联姻的事情,青龙族与凤族眼下已经成为了兽界的众矢之的,明面上外族不敢做什么,可等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有心之人呢会借助此事做出些文章,告诉你青龙耀,若是咱儿子在那时受了什么伤害,你就干脆别回家来了!”
被自己的妻子训了一句,青龙耀脸上却没有半点难看之色,反而细心为其解释道:“没办法,老二的修炼天赋比我和_图_书强,我这族长虽然当了那么久,但地位一直不安稳,族里的那些老一辈们一直在盯着,我总不能失了这族长的胸怀与老二因为这点事情闹别扭,况且青龙族想要长盛不衰,族内便不能有分歧,老二实力在同辈之中卓群,他那儿子在同辈中也是至强者,原本还想着我那儿子能替我这个当爹的扳回一城,可惜……”
“是!”
那下方躬身禀报凌逸情况的看守藏书大殿的青龙族族人恭敬回答道:“启禀族长,那叫亦灵的小子想来真的只是一个外来的乡巴佬,见到咱们藏书大殿的典籍喜爱的紧,除了晚上会离开回到青老那里之外,几乎所有白天的时间都在里面查看我青龙族的藏书。”
所以说,凌逸以后要想利用这个能够带给自己提升一大截实力的神通来给予自己帮助,就必须寻找合适的时机多加运用实践,反正无论如何,现在的他还只能假装自己进了无尽的宝库,努hetushu.com力汲取自己喜爱非常的各种功法神通。
“哦?那他一般都看什么样的典籍?”凌逸的表现似乎并没有出乎青龙耀的预料,不过对此青龙耀也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那所谓的藏书大殿里面所藏典籍全部都是外族或者一些没有多大实际作用的修炼常识、兽界历史事件而已,真正宝贵的典籍全部在他这个族长手里掌控着,根本就没在那大殿之中,而兽族修炼与人类修炼差不多,所修法术必须与其特有的内丹属性相吻合,才能够真正发挥出功法神通的霸道之处,故而就算凌逸翻了天去,也绝对不可能翻出青龙族的手掌心。
青龙耀满意的点点头,接着摆手示意道:“好了,你下去吧,继续盯着他,此子来历虽然经过本族长判定应该不是奸细,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外人,不能接触太多我青龙族的隐秘,一旦他有什么诡秘的动作立即来报!”
青龙耀那里发生的一切凌逸丝毫和-图-书不知,此时的他正在与往常一样呆在藏书大殿里面装模作样的在看书,直至傍晚他才回到了青老的住处。
“怎么样,那个叫亦灵的小子没有什么特别的状况吧?”青龙耀坐在自己所处的楼阁中,旁边还坐着一个美妇人,想来便是那青龙耀的妻子,只不过青龙耀的妻子在一边一直是双眼微闭,似乎对于这些族中事务一点都不关心一样。
那守卫回忆了一番,继而说道:“什么都看,几乎所有繁杂的功法神通、修炼常识、兽界发生过的趣事妙闻,他都会看上一些,可有的书籍似乎与他的口味不对付,所以经常是看了几页便不再追看下去,至于其他方面……倒是诚然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之处。”
青龙耀的妻子显然最近的脾气不是太好,最后斥责了青龙耀一句后,起身便自行上了二楼,独自留在这大厅里的青龙耀双手握了握扶手,随即松开自语道:“找我青龙族的麻烦?哼,也不看他们有http://m.hetushu.com没有那个本事!”
那守卫答应一声便躬身退出了青龙耀的房间,等那守卫走后,青龙耀之妻才缓缓睁开了那双历经岁月洗涤愈发拥有迷人之力的眸子淡淡道:“自打那青逐因为救了老二一命成功接受龙灵考验成为半个青龙族族人后,这青龙族现在就开始越来杂人越多,这眼下又收了个外族的小辈……哼,真不知道你这个族长是怎么当的!”
这一日,就在凌逸于青龙族藏书大殿竭力汲取修炼知识的时候,青龙耀所住楼阁内,一名藏书大殿的轮班看守族人正在与其汇报凌逸这两个月来的情况。
青龙耀摇摇头,随即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低声琢磨道:“不,那小子的来历虽然听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可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着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碍于老二的面子,我只能暗中观察,比修炼之道或许我在这一辈里不是最强的,但看人方面……总而言之,这个叫亦灵的小子不简单,不像是他外表表现的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