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章 还要继续么?

再说把凌逸打飞的青晖,在那烟尘慢慢消散的过程中,他正在微微弯着腰大口大口喘息着,这喘息并非是因为他之前出手的力度过大,导致自己消耗太多,主要原因还是之前让凌逸讽刺了一通他心里那股怒火发泄不出来,如今终于被他把心境平缓的差不多了,随即便是心理上与其他人一样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若真把凌逸打死了,那他该怎么与青老交代?!
就在众人无不担心凌逸的现状,准备放出神识先扫探一下那烟尘中的凌逸是否还活着的时候,青煜眉头突然一挑,而后慢慢紧凑到一起又舒展开来,嘴角也是随之牵扯出一抹莫名的笑意,这一连串的表情变化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恐怕就算有人注意到也不会看出青煜的意思是什么。
望见凌逸胸口那五个让人看起来触目惊心的血指洞,还有其脸上苍白的面容,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这厮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害,可他们眼看凌和_图_书逸的神色却是饱含了一种不屈不挠的样子,好像……好像那意思并不服气!
砰!
青晖看到凌逸的脸色,此时已经完全无暇再去因为凌逸的什么挑衅言辞而愤怒,他不是说怕了凌逸,主要还是担心自己要是继续跟凌逸纠缠下去会真的把他活活打死,可青晖这么想,青煜却是半点没有顾忌。
青晖这一次出手已是将自己所有的力气全部用上了,作为一名玄灵期圆满的青龙族族人,其本身兽体就十分强悍,变成人形态后同样比之一般的凶兽兽族要霸道许多,而且虽然《青龙爪》之法只是青龙族最为基础的一门神通,但青晖修炼此法也是有着上千年的火候了,基于这以上种种,携带着愤怒发出的这么一记攻势,使得凌逸再也无法安安稳稳的站在地面上,而是直接被那骇然的冲击力直接打飞,胸口处发出一声闷响,继而又是轰然落地,在远处撞到了不知和-图-书多少棵青葱大树后掉落在地,造成一个类似于斜坡形状的大坑。
凌逸此刻就是因为太久没有受过伤,也太久没有面临过这种无力的局面,所以才觉得只有这样痛!才能唤醒他偶尔存有懒惰之意的心!
凌逸完全忽视掉青晓晓的言语,面向所有青龙族小辈面无惧色的疑问出声,他这样子看似挑衅,实际上他还就是挑衅!凌逸也算是看准了青煜他们不敢真的杀了自己,既然自己这次痛了,索性就痛到底!
“你确定还要继续么?”
然而等他习惯了悲伤,日后淡忘了曾经这段感情的时候,就会无比想念那种感觉,甚至想要再多经历一次那刻苦铭心的伤感来刺激自己一下。
念及至此,很多青龙族的小辈为了不受到牵连,都想赶紧趁人不注意开溜,省得回头这惩罚落到自己头上,虽说罪不至死吧,可若是被青老和家族长辈知晓他们这么愚弄一个废物的一般的外族人,hetushu.com恐怕都会觉得他们是在给青龙族掉价丢脸,这一次不死也得蜕层皮下去。
然而这些想要逃走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挪动地方,一方面他们二哥还在这里,要是现在跑了实在是太不讲义气,回头二哥指不定怎么“教育”他们,另一方面他们也是好奇那烟尘之中砸在地面里的凌逸是否还活着,要真的还活着,那凌逸在他们心里就不再是单纯的废物了。
越痛!他就越能记住今日的耻辱!
凌逸不是变态,其实这个现象很好解释,好比一个人曾经为情过渡受伤过,甚至到了想要为情自杀的地步,可随着心理上慢慢变得成熟,最后就会觉得自己当初十分幼稚,不过那曾经铭刻于心的经历却也是宝贵非常,起码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能独自静静呆着,舔舐过去悲伤的蜜汁。
唯有面临更多的强者,他才能遇强则强,变得更加无可撼动!
“还要继续么?”
越痛!他就越能坚定自己变强和*图*书的心!
“亦灵!你是白痴还是废物!人家打你你就算不会还手,躲反正会躲吧?干嘛站在那里就让人家一直攻击你?!”
凌逸坠地,一时间烟尘弥漫,碎石翻飞,天空上还有许多树叶随着清风飘飘荡荡终而掉落在地,这一击出手结束后,其他围观的青龙族小辈各个目瞪口呆,站在原地暗想着:这亦灵是不是个傻子,为什么见到自家五哥都这样出手了还不做出一点反应,居然真的就被这么结结实实的给打中了,这一击打完,他会不会死了?要是死了,在场所有人可都没法跟青老交代啊!
而是打不死的废物……
所有人在神识放出,准备探入那深坑之中时,突然砰的一声从那深坑里跳出一个人来,随着这人抖着体外沾染的碎石尘土,慢慢走出那烟尘弥漫的沙土,人们便是看到一个衣衫破碎,胸口处有着五个血洞正往外骇然的流淌鲜血的人走出来,这人不是凌逸还能是谁?!
这种现www.hetushu.com象不是很普遍,却的确存在。
轰!
青煜上前淡淡出声,这一刻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青煜这个主心骨上,反正今天是绝对不能离开自家二哥太远,不然一旦青老发现此事,他们谁也逃脱不了干系。而跟着青煜,青老兴许看在他的面子上还不会对他们太过责罚,只是他们不明白的是,看自家二哥这意思,好像也要跟凌逸过两手?
青晓晓见得凌逸这惨状,当即心里也是愈发过意不去起来,可身为青龙族的小公主,往日她就是这么欺负自家兄弟的,今天碰上这么一个白痴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再说她身份何其尊贵,总不能心里担心凌逸就没有分寸的跑过出照看凌逸的伤势吧,故而她还在硬撑着自己的面子,遥遥叱责凌逸道。
凌逸只是淡淡的瞥了青晓晓一眼,体内的疼痛感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了,这疼痛感除了让他记下了眼前这些青龙族小辈的仇以外,其实他还有那么一点点怀念,一点点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