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四章 抢药救人

于是忍了忍,凌逸也就没有跟青老说清楚这些,眼下本是可以依靠永生之血的奇妙,配以自己体内浊力的催发,过不了几个时辰就能好的伤势,因为自己所处环境的不允许,加上自己还不能暴露身份的缘故,他只能装死就这么躺着,让青老在一旁忙活药草。
青老说完,又立即往楼梯上冲,这下那两名族人更加为难了,先不说什么继续把青老拦下,一边动手一边央求道:“青老您千万别冲动,这也是族里那么多年来传承下的规矩,若是在我们这里打破,事后族长怕是会要了我们两个的性命,您老别让我们为难啊!不如这样,您老先在前面两层里面选药草暂时缓解一些那受伤之人的伤情,我们二人替您去找族长询问此事如何?!”
看守在青龙族藏药大殿二层通往三层路口处的两名青龙族族人一见青老来此二话不说就要往上面冲,当即各自伸出手交叉在青老身前阻拦,和图书还不等他们说话,青老便是眉目一紧,声音渐冷的沉声说道。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凌逸的气息的确是还算平和,但谁也没法保证这些灵草就能保住他的性命,而且就算保住了性命,谁也不能说其身体状况能够恢复如前,万一再废掉一半,加上凌逸在青老等人眼中早就废了一半的身体,那可就是真的成了完整的废人了。
越想青老就越急躁,好不容易赶回了住处,来到凌逸床头发现其呼吸还算平缓,只是意识依旧尚未清醒后,先是帮凌逸把身外那早已炸的破烂的白袍给清理掉,继而取来一大盆水简单给凌逸洗了洗,在此过程中,青老反正是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倒是其实意识早就恢复的凌逸顿觉脸上一阵发羞,娘的,哥这身体刚来兽界就被别人看了,看得人还是一把年纪的老爷爷,亏得这伤没伤在我那“小兄弟”身上,不然我就是死了也决不能失和-图-书身!
那青龙族族人急切央求着,可青老却是动作上没有一点延缓,眼看这么“和平”的硬闯没有结果,他立即将内丹中的法力席卷而出,眼前这两名看守族人也不过都是刚到幻灵期的修为,与青老比较起来,二人还真是不够格的。
其中一名看守族人听闻青老大有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的态势,急忙把手放下躬身问道:“青老今日是怎么了,为何如此紧迫,不是我二人不让您老上去,主要您老应该也知道,这第三层上面的灵草宝根都是珍贵以极的,往日若没有族长下发的令牌谁都不允许上去取药,不知青老可否有令牌在身?只要给我二人看一下,我二人自然是不敢阻拦。”
砰!砰!
“让开,我要拿一些疗伤的药草!”
不过每个人给凌逸带来的这种感觉都不尽相同,青老让他感受到的,是真的像自己爷爷一样那种爷孙之情,所以这独一份的感情凌逸http://m•hetushu.com更加珍惜非常,在过去的八个多月里,他每天都有冲动想要跟青老表面自己的来历和身份,但他又害怕,怕自己一旦说明白了自己的那些事情,青老会因此而与之断了关系。
话音落下,青老甚至都不再从楼梯上走,直接于一处窗口破窗而出,径自飞往他的住处,此时青老恨不得自己能飞的再快一些,因为他担心若是自己慢了一步,很有可能那和他极为投缘的臭小子就要死了。
等青老最后出去准备把药端进来的时候,被裹成木乃伊一样的凌逸无奈是默默叹气,同时又对青老这般照顾心中温暖无比,从小他便是没有感受到长辈的疼爱,当然,那是除了他爹娘以外,因此在后来的日子里,凌逸遇到那些对他好的人,他都会无比珍惜用心,千倍万倍的把这份“好”回报过去。
凌逸如此想着,青老已是帮他清理好了身体,而后青老把取来的药草分成两堆,翻和_图_书手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煎药的器皿,把其中一堆灵草一股脑放了进去,然后走到外面空地上支起架子生火煎药,把药煎上,青老又赶紧回到屋里,把那剩下的一堆灵草就那么直接敷在凌逸体外那碎一块少一块的血肉上,最后取来一些纱布将凌逸身体裹好,等忙活完这一切,青老又进进出出一边观察药煎的如何,一边看凌逸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青老体外青光一震,立即把那两名看守族人给震飞了去,接着青老迅速跑上三层,在里面赶紧找了一些能够治疗内伤外伤的灵草宝根,等他走下楼梯的时候那两名看守族人才刚刚捂着胸口站直身子,青老见得二人,在离开之前留下一句话道:“你们二人不必为难,把此事讲与族长去,有什么事就往我身上推便是,若族长要惩戒于尔等,我会与族长说清楚的,定不会让你们白白受罚!”
少顷过后,青老把药草取进屋中放在了桌子上和*图*书,而后又拿小碗盛好给凌逸端了过来,看着凌逸那被包成木乃伊只露出五官的样子,青老是又觉得好笑又觉得生气,他气的是你明明打不过人家,就算喊不到人,那你求饶总会吧?!
青老如此对待凌逸,除了觉得跟凌逸投缘以外,主要还是他们有过同样凄惨的经历,加上青老很久以前便是被家族给抛弃了,一直是膝下无子孤独的很,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与他相依为命,在这其实对他而言依旧是外族的地方彼此扶持解闷,要是凌逸死了,这责任同样有他一部分,谁让他粗心大意,相信了青煜他们的话,把凌逸单独留在了那里呢?!
“救人如救火,我那里有一个孩子受了重伤,现在就必须要取药,等我面见族长再说明情况取了令牌,那孩子就要死了,赶紧让开,休要让老朽动手!”
看青煜之前那满脸愤怒的模样,明显就是凌逸跟对方言语上起了争执,对此青老怎么会不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