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为凌逸讨说法

青老自知此次也不能闹得太大,不然他跟凌逸就真得出去做一对患难爷孙了,这青龙族虽然很多人都十分势力,为人青老也是不甚喜欢,可毕竟这里还有对他来说重要的人,也有与他关系很好的人,天下之大,人多了就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人性,有的人你忍不了也得忍,活着就是这样,有得就有失,青老活了那么久,自己在外面也生存过,这种道理他早就想明白了。
青龙耀刚要发问,谁知青煜却是自己打断青龙耀的话点头承认道:“回禀族长,前几日我的确把亦灵打伤,不过事情却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今日所言是正事,所以青煜没有叫青龙耀为大伯,而是称呼为其族长。
听得青龙耀怀疑的疑声,青老也是知道他不相信青煜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其实若不是亲眼所见,青煜后来又一直没有来找他解释,他也不相信自己往常觉得最为得意的弟子会做出这种错事来,不过做了就是做m.hetushu•com了,就算平常青煜对他再怎么好,他也不可能放下凌逸不管,不给那跟自己一样命苦的娃找个说法。
青逐把话都说到了绝路上,青龙耀也是估量着这件事恐怕应该八九不离十,但就这么把青煜惩罚了也不太妥当,故而当场便是唤来门口看守殿门的族人,让其将青煜找来,没过多久,青煜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这大殿里,青煜来之前就想到了是什么情况,可真正见到了青老,他又不禁低下头来,不知该如何是好,当日他便是看出,青老这次是真的动了气,后来的这五天他也想过去跟青老认错,奈何他心中一直觉得,凭什么那亦灵就一个来了不过几个月的野小子就让青老这么对待自己,犯起了小孩子脾气,他也就没放下脸去找青老。
因为青老接受过龙灵的改造,所以这么多年来青龙族所有人都逐渐把他当成了自己人看待,很多事情也完全不避讳他,可和*图*书从今日之事来看,以后这对待青老的思想恐怕是得改改了。
说完,青龙耀还不忘跟青暴使了使眼色,青暴会意,装成非常生气的模样重重哼了一声坐了回去,双眼死死盯着青老,等他给众人一个答复。
“我这般想着,就直接同意了下来,哪知后来没过多久,我还没在屋子里盘膝坐稳吐纳修炼,就听一阵动荡传来,浓烈的青龙法力波动扩散一片直至我那边,我以为族里出了事故,便连忙起身飞往那波动发生之地,到了那才是看到青煜站在半空,气息才刚刚收敛,而被他暴打一顿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亦灵,八个月以来,我把亦灵当亲孙子对待,如今孙子被无缘无故的打成重伤,找我要交代,那谁给我交代?!”
“有没有这件事,族长大可把青煜找来问上一问,要是我青逐那么一把年纪还陷害一个孩子,不用族长多言,我自己便可就地自绝!”
事情走到这一步,也是达到了hetushu.com青老的目的,沉闷了一会儿,他才徐徐说道:“五天之前,原本我照常去给那些孩子们讲道,可中途青煜找我去了,原本他那孩子都是私底下问我修炼方面的问题,他突然过去,说自己是很久没跟兄弟姐妹们联络感情,想在一起呆呆,这是好事,我就没放在心上,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让我先回去,他代替我盯一会儿,等事后带着众人一起去聚聚,我一听也没多想就同意了,想回到住处。”
“嗯,这不是很正常么,那后来发生什么了?”那圆场的青龙族中年长老话头跟着青老,竭力缓解青老的脾气,青老也明白他的意思,朝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才又接着解释道:“你们可能不清楚,但是族长知道,八个月前青龙族里来了一个孩子名叫亦灵,开始我们以为他是奸细,但后来经过族长的盘查,也确定了那孩子是个孤苦的可怜人,我与那孩子又投缘,便恳求族长将他收留了下来m.hetushu.com,八个月过去,那孩子对我也是百依百顺,上进心也颇为强烈,我对那孩子十分心喜,虽然他身体不太好,修炼方面也没什么进步,不过他懂得为人,我青逐就觉得这孩子不错,当日青煜让我走,亦灵本也打算跟着我离去,谁知青煜突然说要跟亦灵也亲近亲近,说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能一直不联络感情不是,我道这些孩子们年岁差不多大,亦灵以前一个人也没有玩伴,整天过得心惊胆战,总不能来了青龙族也过与以前差不多的日子,能享受的快乐就尽量让他享受一下。”
青龙耀闻言,虽然对于青老这向着一个刚刚跟他生活不过八个月的野小子也不向着一直待他不薄的青煜,心里默默腹诽这厮果然不是同族真正有血脉的兄弟,日后一定要对其多加“照看”,省得今日因为这么一件事他就闹那么大的情绪,万一以后哪个族人再碰了他更看不过眼的底线,说不定这青龙族就得被他卖了!
眼看和*图*书气氛颇为僵持,又有一位看起来比较老实的中年青龙族长老出来打圆场,起身走到青老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声和气的劝慰道:“青逐老哥,你看这大家都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就跟我们讲讲,这万事讲的不都是一个‘理’字么,只要青逐老哥你在理,还担心我们不给你把事情归正了吗?”
青煜至此,青龙耀坐会自己的座位上,眼睛盯着青煜问道:“青煜,青老方才说你前几日……”
“嗯?!确有此事?”
座下所站二人皆是青龙耀不喜的两个人,但是碍于这是族中事务,他也只能耐心解决,一听青煜说事出有因,便是问道:“那你说说,到底是何缘故?”
青暴出言,青龙耀站在一边唱起白脸沉声说道:“青暴住口!青逐兄弟在我族呆了那么长时间,什么规矩不明白?他既然选择这么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容不得你在一旁大呼小叫,要是能听青逐兄弟解释就坐下,不能听就立马该滚哪滚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