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七十二章 说不定那小子已经被吃了呢

说瞎忙活可能有点过头了,不过凌逸之所以这么急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眼下最主要的就是想要在那十大家族小辈盛宴之际能够见到那凤凰圣女一面,届时就算自己还不够资格把她从凤族带走,那起码也让对方有个盼头,省得以为自己当初真的因为她说的那些话而放弃了来兽界找她,从而改嫁他人,凌逸到时想哭都没地方哭。
那两名送凌逸进入龙灵庙的幻灵期圆满守卫还在,二人此时正远远盯着那龙灵庙的门口看,其中一人止不住念叨着:“那小子已经进去四个月了,这龙灵往日不管是为我青龙族之人提升修为、帮助感悟青龙族功法道义,还是上次帮助青老更变体质,都没有这么长时间过,莫不是那小子已经因为承受不住痛苦而死在里面了?”
可是正当他心里想着这些闲碎琐事之时,龙灵那仿若叠了万千层的威严声音突然于其耳边响起警示他道:“心中不可存有琐碎之m.hetushu.com事,若是期间出了问题,你小子这辈子估计就算玩完了,你自己在乎不在乎我们管不着,但身为他的传人,我等不能让你在这里断送了前程!”
浊力慢慢在积累,龙灵往其身体内灌输能量也是源源不断,凌逸的境界从玄灵初期一直窜动,接着便是玄灵初期巅峰、玄灵中期、玄灵中期巅峰、玄灵后期……
另一人闻言说道:“嗯,我看差不多,之前看那小子的小身板儿,加上本身修为也不过是玄灵初期而已,虽然法力上可能有些特殊之处,但这法力属性决定的可不是体魄强度或者意志毅力,最多能这小子施展的法术威力或许变强一些罢了。”
感受到丹田浊灵涡里面愈发饱满的浊力,凌逸并没有觉出半点因为浊力突然暴涨而产生的不适之处,这一方满源自于他浊脉吸收能力的强悍,另一方面也是凌逸自身从修炼浊道开始底子就和-图-书无比扎实,如此方才没有因为浊力暴涨而感觉身体虚浮的症状。
“嗯,族长要是知道这小子死在龙灵口中了,那估摸着咱们开始因为老祖宗之故对这小子提点一番的仇也会烟消云散,族长不记恨咱们老哥俩,那以后在族里才能更好混不是?”
“没错!等着吧,再过几天要是还没动静,你我就进去查看一番,虽然我觉得看也找不到尸首,但总得表面上做做样子,给族长一个交代。”
第一,天下之间任何人、物皆可修炼成仙,所以这龙灵虽是青龙族千万老祖宗魂魄、能量凝聚而成,却独成一体,成为了另一种形式的修炼者,所以在这么多年过去以后,方是够到了仙级层次,只不过想来应该还没有真正成仙,不然也不会在这兽界呆着了。
第二,那就是凌逸觉得,会不会在这由万千青龙族老祖宗凝聚而成的龙灵之中,有着当初青龙族老祖宗位列仙班,已经成为了仙人www.hetushu.com,之后因为某种原因而死,也将自身残余的魂魄能量灌输进了这里面,成为龙灵的一部分,而且极有可能,那龙灵的初始体,就是一名强大的真仙级别的青龙族老祖宗,而后来加入龙灵之中的,也不过是借助他们老祖宗的魂魄栖身,从而一起造福子孙罢了。
龙灵庙之外。
反正不管是哪种情况,凌逸觉得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去思考这些想不明白谜团,而是老老实实把实力提升起来,争取自己能够在那半年后的兽界十大家族小辈盛宴里获取更多生存的筹码,从而在空间里面找到凤凰圣女,倾诉这么多年来从未改变的相思之苦。
“哈哈哈……我看也是,这小子没一点用,老祖宗怎么可能让他来蹭咱们青龙族的好处?!”
“什么法力能跟我青龙族之人相比?要我说,那小子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特别的地方,外来的野小子一个,不知道踩了什么狗屎运有幸见到老祖宗一面,而hetushu•com老祖宗让他来这里接受龙灵的洗礼,说不定只是单纯想把这无知的小子喂龙灵呢!”
四个多月过去,凌逸依旧在庙宇之中盘膝坐着,身上一点灰尘也无,倒是那盘踞在他周围的巨大青龙在前几日忽然缩小化作一道青光重新在那尊佛像头顶隐匿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此次消耗了能量需要休息一番。
直至玄灵后期巅峰之时,外面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月有余,眼看这兽界十大家族小辈盛宴就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即将开始,十大家族的长辈也在这时开始发力,一股脑的往自家小辈脑子里灌输当年的经验以及修炼上面需要注意的事项,尽可能帮助自家这排名前十的小辈在此次历练中增大存活的筹码。
凌逸心中生此疑问,却又不敢多想来干扰到自己调和这能量的进入,只能暂时将这种情况划分为两种可能。
接受龙灵传功并非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这种机遇虽然不大,可凌逸那也是见过世和-图-书面的人,他知道这一次闭目引导由龙灵传来的能量来提升境界会是一件时间不短的事情,对此他还隐隐担心,万一接受这传承过了时间,前往那兽界十大家族小辈集聚的机会就此错过,那他岂不是在这里瞎忙活?
一声嗡鸣警告入耳,凌逸立即收了收心神,不敢再有半点乱想的东西,接下来凌逸就这么盘坐在这庙宇之中为那巨大青龙之灵所环绕,龙灵滚圆的双目一直在源源不断的往凌逸体内灌输精纯的能量,不过这看似灌输的能量很多,实际上这也不过是外表所示而已,身为当事人的凌逸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能量在最开始冲入自己体内时暴躁了一下之后,便犹如那涛涛大海转变成温顺溪流,一点点顺着他的灵脉游动,不停冲撞打磨着凌逸的灵脉,最终这些能量在其身体游走一圈后,又徐徐钻入了他丹田那旋转的浊色灵涡之中,与令浊灵涡里面的浊力纠缠融合,最终完全化解成为凌逸自身的能量供其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