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八章 青老的疑惑

故而凌逸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暂时不与青老讲明身份了,一切等他从那空间之中回来再说。
而上一次,因为她的无理取闹,使得凌逸险些在青煜手中丧命,若不是自家老祖宗神通广大,青晓晓也能看得出来,那天凌逸被青老带走时奄奄一息的样子,另外,青老后来那几天一直没有出现来惩罚他们,更没有理会他们,已是间接说明,他们这一次闹得究竟有多么大。
“亦灵兄弟,你怎么进步的那么快,不光是你的境界,就连这对青龙族法术的理解和运用,都让人感觉你是不知道修习了多少年一样,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人家一没有阴谋,二更不可能看上他,当然,起码这时候是不可能看上他,毕竟青晓晓还小,不太懂什么男女之爱,她整日最关心的就是热闹,就是玩,况且青龙族不缺比凌逸所表现出来实力还要强的族人,哪里轮得到凌逸去把持这个青龙族小公主。
和*图*书外面摆好茶桌,青老因为看到凌逸的成长而觉得无比高兴,所以拿出一些珍藏的茶叶泡给众人喝,而青晓晓则是在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了一些自己平时吃的糕点,众人就这么喝茶聊起天来。
问及此处,凌逸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能是把这一切归功于自己的天赋所致。
青老沉了沉,继而便是开口问道:“亦灵,我问你,你之前是如何躲开那最后几十人的围攻的?我见你原本站在那里,就算以你之前表现出来的惊人速度,也绝对不可能做出那般匪夷所思的移动,可后来你不仅转移走了,还到了百丈之外,如此速度我从未见过,起码在你这个境界不可能拥有,还有,我在你那移动过后,发现了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气息波动,这种波动……仿佛不太像是兽族的法力,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不过这你应该可以解释一下吧?”
凌逸闻言身体一震,立即知道青老和图书这是要问自己一些自己隐瞒的事情了,想了想,凌逸觉得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当即便是坐下点头道:“青爷爷,有什么您问吧。”
再后面,青晓晓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病,一直在给凌逸递着她拿出来的糕点,而且还时不时跟凌逸表示一下自己上一次伤害到他的歉意,搞得凌逸总觉得这个小魔女不是对自己有意思了,就是另有阴谋在内,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想的实在有些太多了……
青晓晓之所以变化这么大,主要还是因为上次那件事是她第一次做,也是第一次经历,以往她在族中与自家兄弟玩闹,也多会因为家族规定内部不允许因为任何原因而彼此伤害的规矩致使双方尽皆点到即止,青晓晓恶作剧也不会太过份,这也是她那些族内的兄弟姐妹一直把她当成掌上明珠的原因。
青晓晓年纪相比于凡人可能算是够老的了,可是一来兽族的寿命年龄不能跟人类正常hetushu.com比较,二来青晓晓心性可能比较胡闹傲娇,却是十分单纯可爱,说坏也没什么坏的心思,无非就是贪玩儿罢了,由此想来,凌逸差点让她给间接弄死,究竟给她造成了多么大的心理影响。
不过这也都是未知之数,兴许哪天青晓晓被凌逸的王霸之气给震慑到,说不定也就从了。
凌逸原本以为青龙耀等人都没有发现那隐藏在青龙法力爆炸中的浊力气息,没想到最终还是被青老发现了,思绪一转,凌逸本来想了想到底要不要说实话,把自己人类修士的身份讲出来,可眼下他前往那历练之地在即,实在是不愿多引出什么事端,虽然他相信青老不会把自己说的事情泄露出去,可所谓隔墙有耳,谁也不知道那青龙耀等人是不是也发现了自己浊力的波动,从而在一旁侧耳旁听,要知道,青老的境界与青龙耀差的可是幻灵期到破灵期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若是配上什么特殊的神通http://m.hetushu.com,恐怕就算青老也无法发现那隔墙的耳朵。
“他娘的,这就是该死的天赋异禀么!”
众人在这般融洽的氛围中一直聊到了傍晚,随之青晓晓便是与青逝、青子涵二人一同离开了,凌逸把残局收拾好,进了屋子里,青老脸色突然一变,有些严肃的与凌逸说道:“亦灵,你坐下,我有事情问你。”
好在凌逸不仅活下来了,还因祸得福成了自家同辈之中的强者,就连九哥都不是他的对手,而对方如今又不计前嫌笑着原谅了她,她怎么可能还不多对这家伙好一些、献献殷勤呢?!
青逝坐下调息了一阵,待得身体状况好了一些,他才是出言问出了他最疑惑的问题,凌逸之前表现出来的种种,让他在因落败而无奈的同时,不由得也是震惊非常,总觉得凌逸好像很久以前就是青龙族族人一样,根本不像是一个才变成青龙族族人五个月时间的人。
“呃……这个嘛,以前我在外面生活的时候和*图*书,经常会修炼一些不知名的法术神通,而且每次领悟的速度都特别快,好像是那些玄妙的文字天生就都能理解一样,如今借助龙灵改造了体质,将我那因为胡乱修炼而搞得内丹无法稳定为自己提供法力的毛病解决掉,这法术再修炼起来就觉得更加没有闭塞之感了,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习好青龙族的法术。”
青晓晓打破沉闷的氛围,众人也是有些破涕为笑之感,接着青子涵扶起青逝,一行五人跟着青老一路往其住处走,到了青老家里,凌逸将那屋子里的桌椅全部搬了出来,无奈,青老的房间实在太小,在里面不好移动有些憋屈倒是真的。
青逝笑骂一声,引来青子涵一阵白眼,青老也是抚须长笑一阵,不过笑完了,青老那有些狐疑的眼神便是落到了凌逸身上,而这眼神也只是稍纵即逝,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而一直跟青逝几人说笑的凌逸也并没有注意到青老的目光曾经在他身上停留了那么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