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修炼的是人类修士功法!

青龙耀到底还有没有在偷偷窥视着自己,凌逸也不清楚,但防备之心保持着一些总没坏处,于是凌逸才是与青老解释道:“其实,我之前施展了一门神通,那是我在来青龙族之前,在一处山洞里面找到的。”
“青爷爷您真是料事如神,怎么连这些都知道,莫不是青爷爷您会什么占卜的手段?我也想学,您老教教我吧!”
“学到本事难道还不好吗?为什么说是祸害?如果不是那步法神通今日让我无意间给施展了出来,现在估计您老又得给我去煎药疗伤了。”
“妖修?”这下子凌逸彻底被青老的想象力给打败了,然而无奈,他现在还就必须顺着青老说。
总而言之,运气对于一个修炼者而言,是能否快速提升自己,或者超过原本已经在他之前提早起步之人的资本,有了机缘,往往会带给两名天赋、努力程度皆是相同的修炼者一个不同的未来。
青老一笑,摆摆手说道:“除了这个,我猜那遗骸应该是一具www.hetushu.com人形骨架,而不是我们兽界兽族的骨架对吗?还有,你之前所学凝聚法力的功法,想必也应该在那山洞里面得到过一种吧,并且你也修炼了对么?”
“山洞?”
青老生疑,却也是稍微有了一些领会,怎么说在这偌大的兽界之中,和凡界以及其他界面一样,总归有些前人遗留下来的洞府或者遗迹什么的,那便是前人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也就是修炼者口中常常提及到的机缘,有了机缘,才是修炼者进步的最快方式,往往修炼者常说,在修炼之事上,大致可以说是运气占五成,而天赋则是再占五成,不过天赋所占的五成之中,努力与否有存在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凌逸又一阵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青老哈哈一笑,抚了抚自己的白胡子为凌逸解答道:“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你法力总是时有时无了,因为你之前所修那凝聚法力的功法,有一种是人类hetushu•com凝聚自身元力或者说是其他能量的功法,而你本身乃是兽族,自身灵脉分布以及内丹与修士灵涡的不同,致使你凝聚法力、运行法力的过程中会有分叉,所以才会时而施展的出法力,时而施展不出法力。”
青老又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之前施展的步法神通应该就是人类修士的一种非常强大的本事,而这个修炼者,想必还不止是一个拥有单一灵脉的普通修士,而是应该在修仙或者修魔的基础上,有妖修的独特灵脉。”
凌逸佯装惊讶之色,反问一声道:“青爷爷您怎么知道的?!”
凌逸被青老说的越来越糊涂,而青老这时又为其解释道:“如今你法力的问题刚刚得以解决,这也是因为你接受了龙灵的改造,重新把体内驳杂的能量给全部转变成了青龙法力,由此方是使得你可以随时调动自己的法力,可是你之前又施展出了那人类修士的步法神通,也就是说你脑子里忘不掉之前所修炼的一些和-图-书东西,致使本能情况下,你有可能在平时修炼中或者斗法过程中,无意间再次往那可能带给你体内能量不纯的路子上走,以后你若是再修炼回去,说不定……”
青老抬手就是一个板栗,敲得凌逸捂着脑袋满脸委屈之色,而青老则是吹胡子瞪眼道:“你小子就算再怎么笨,一些古老的事情难道还没听说过么?早在数万年前,这众界之间是存在着自有来往的通道的,在每一个界面之中,都存在着不同修炼者的遗迹,你以为在灵界、魔界、妖界、阴魂界里面就没有我兽族先人的遗迹了?”
凌逸总算明白了青老是想到了哪里,听着青老说的这么头头是道,他只能强忍着笑意,一脸严肃的恍然道:“哦!原来是这样,可是兽界怎么会有人类修士的坟冢呢?”
果不其然,青老闻听凌逸要给自己讲述那得来的功法神通,立即摇了摇头否决道:“不必,先不说你说出来我能不能修炼,就算是能,我也不想修炼那些东西,如果我没m•hetushu•com猜错的话,你那山洞里面应该有那山洞主人的遗骸吧?”
凌逸如今也不知道青老的思绪被自己给转到哪里去了,只是顺着青老的意思往下编,反正他正愁着自己没话可说了,这青老帮自己把事情都编了出来也是让他省事了许多。
青老再问,凌逸点头又答:“是,除了那步法神通之外,我还从那里面得到了一种淬炼体魄的功法,这也是族长还有青煜他们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若是青爷爷您想看,我现在就能背给您听。”
凌逸说是背给青老听,其实就是摸准了青老的脾气,按照青老的性格,绝对不会占自己的便宜,相反,若是自己这么开诚布公的说,青老一定会更加相信自己的话,从而在这件事上掀过篇去。
青老点点头,喝了一口茶接着道:“不错,你施展的步法神通,乃应该是修仙者或者修魔者的本事,而淬体的功法,又应该是修妖者的手段,故而我才有此猜测,只是不知这对你究竟是机缘还是祸害。”
青老反疑http://m.hetushu•com一声,凌逸才是点点头继续道:“嗯,在那山洞之中,我得到了不少东西,其中就有一些刻着文字的典籍,那些典籍不是什么用神识所刻玉笺来记录的东西,而是切切实实的刻字,至于那典籍是什么材料做的我也不清楚,当时把上面的东西都记了下来以后,我担心若是取走了那里的东西会引起那山洞主人的不悦,于是便把典籍又全部放了回去,磕了几个头就离开了。”
“那典籍上写的可就是你之前所施展的步法神通?”
面对青老的疑问,凌逸只能选择重新再编一些理由来搪塞过去,没办法,时机未到,他总不能现在就把真相说出来,他虽然相信青老不会让他找上太多麻烦,可是这青老不会,谁也说不准那可能隐藏在暗处一直关注着他的人不会。
由此而言,凌逸说自己曾经在山洞中得到过先人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而那财富便是一门诡秘步法神通,其实说来青老也觉得倒是的确能够说得过去,只不过更深一层的,青老还是想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