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一十七章 “热流”涌动

好不容易压下小凌逸昂首挺胸的态势,凌逸刚放开青晓晓的手想装模作样的解释一番,谁知青晓晓脚刚收回来就站在了那石头上,接着张牙舞爪的便朝凌逸抓来。
凌逸跟着青晓晓来到湖边,在距离青晓晓不远处的一个大石头上坐下,听闻青晓晓“惊讶”的感叹声,不由得没好气道:“青龙族山上这湖泊也没少,而且比这里更加富有灵气,也没见你天天去湖水里面玩,还夸凉快舒服之类的话。”
青晓晓俏脸之上像是被涂了一层浓浓的胭脂,白里透红,红到了秀颈,那般模样犹如玫瑰般娇艳欲滴,惹得男人立即就忍不住腹生邪火,巴不得在这里把青晓晓就地吃掉。
一下子,凌逸便是被青晓晓的玉足给吸引住了目光,青晓晓的脚着实是好看的紧,小巧玲珑,肤如凝脂,每一个脚趾头都十分的饱满,而且有些俏皮的往上微微翘起,顺着这双玉足往上看去,则是一条曲线毕露的美腿,不得不说,像青晓晓这样的绝世美女,身体上每一个部和*图*书位都好像经过严格的雕刻打磨一般,只能说是把一个人艺术化了,让其本身就成为了艺术。
“切,你们男人不是常说家花没有野花香么,怎么,难道你身为一个男人还不懂这个道理嘛!?”
千转百转之下,两人无意间来到了一处湖泊前方,见到这清澈的小湖,青晓晓一下子便是来了兴趣,赶紧跑到那湖水边上把鞋袜脱掉,而后伸出她那修长雪白的小腿探入湖水里,摆动着光滑的小脚丫大呼“湖水好凉快,好舒服”之类的话语。
青晓晓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的白皙粉嫩,而且重要的是青晓晓还不只是单纯的瘦小,人家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让青晓晓那玉足这么一引,凌逸没忍住还是顺着那一对调皮戏水的玉足往上看了一遍,一直看到青晓晓胸前那对显然已经发育足够成熟的丰盈,凌逸直感自己鼻孔里一阵热流涌动,显然就喷出什么红色的液体来。
青晓晓一言落定,汗的凌逸差点没一头扎进湖水和图书里,好家伙,这小丫头片子到底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怎么“家花没有野花香”这种经典言论她都知道?!
回过头来,凌逸一眼就看到自己面前摆着一对长长的美腿,这美腿跟自己家里的那几朵娇艳花朵简直就是各有千秋皆属极品,一分肉不多,一分肉不少,白花花晃得凌逸一阵头晕目眩,等他稍稍回过神来,这双美腿的主人又把那一双玉足往凌逸胸上凑去,接着还没等凌逸反应过来,这一双玉足便是顶到了自己胸膛上,一边诱人的划着,一边又一个甜腻入心的声音状似饱含娇羞之意道:“哎呀,人家脚好累,亦灵哥哥给人家揉揉好不好嘛。”
大口吃掉。
心底小小被青晓晓咽了一下,凌逸也是不敢再多说这大小姐什么,万一下面再蹦出一句“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之类的话语,估计凌逸真得自己扎进湖里洗个凉水澡了。
什么龙爪神功,青晓晓完全就是跟一个被男人那啥了的小媳妇儿撒娇一样朝凌逸扑来和_图_书,而凌逸却是再次发挥了本能的优势,当即便是侧身一躲,他不躲还好,由于青晓晓根本就没有驾驭什么法力,完全就是单纯的扑向凌逸,后者一躲之下,青晓晓没能收住脚步,扑通一声便是落入了湖水里。
青晓晓这点小把戏凌逸怎么可能如此不镇定就入了圈套,不过秉承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为人原则,我们的凌逸大官人立即浮现出一脸猪哥儿相,趁着青晓晓打算演完收工,大骂他无耻之前的一瞬间抬手便把其双脚拿在了掌心,然后就是一顿舒心爽死了的揉捏,凌逸爽了半天了,被凌逸弄愣在原地的青晓晓才是终而惊讶叫出声来。
看到湖里有小鱼经过,凌逸的视线偶尔会不自觉的锁定着一条小鱼游出好远,而青晓晓也是因为看到脚丫旁边会时不时有小鱼经过,便开始用她那如苍天雕琢而成的玉足来回蹬着那些小鱼与其玩耍,适逢此时,凌逸正无聊的看着一条小鱼游啊游,不偏不倚,正好游到了青晓晓的玉足旁边。
等青晓晓从和_图_书这根本就不深的小湖里面站起来,见到那壮观一幕的凌逸还是忍不住从鼻子里面流出了红色液体……
“好!好!好!”
好在凌逸及时念了“清心咒”,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心里念了半天,随即强行把目光收了回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四处打量着环境,而青晓晓却是早就发现了凌逸的目光,只不过她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揭穿,心里暗想着这个坏家伙眼睛就没往好地方看过,不过放在平常其他人以这种眼神看自己,青晓晓肯定二话不说就已经开揍了,可凌逸看了她,她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恶感,反正眼珠子一动计上心头,打算逗逗凌逸。
“亦灵,你个大坏蛋,快把你的爪子拿走!”
“臭亦灵,看我龙爪神功!”
不再跟青晓晓斗嘴,人家也是没有继续搭理他,青晓晓独自开始玩起水来,那笑逐颜开的模样,配上这清澈的湖水还有怡人的景色,倒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不过凌逸当初来到青龙族的时候就被青晓晓说过“呀,你老看人家干嘛!和_图_书”这类的话,所以凌逸可不敢再一直盯着青晓晓看,只能把眼神强行转移到湖水之中,细数着那偶尔游来游去的小鱼。
凌逸虽然也有这个想法,不过毕竟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家里那几朵美女花哪一个不是各有特色,哪一个不是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岂会因为这么“一大点儿”诱惑就给迷住?!
心里带着疑问,凌逸跟在前面娇俏的背影身后低头漫步行走,而前面的青晓晓则是像一只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小鸟,每经过一处不起眼的花花草草都得惊讶一番,然后蹲下去逗留好长时间才会换个地方,青晓晓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做什么,就那么带着凌逸一直从山里转悠。
“喂!”
正在四处打量着周围景色的凌逸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喂”,好奇之下凌逸还以为青晓晓是发现了自己刚才的举动,当下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不过奉行着耍流氓死也不承认的原则,本能下凌逸便是扭头夹带着反问道:“干嘛?没有重要的事情别喊我,我这正和树上的小鸟聊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