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三十六章 老头子,臭小子

“哼,谁要找这个坏家伙玩!爹,我们快走,不理这老头子和臭小子。”
凌逸正沉醉于那美妙绝伦的画面之中,青晓晓早已不知不觉的临至他身前不足半丈远的地方,一看凌逸傻愣愣的盯着自己看个不停,那目不转睛的样子煞是让人觉得好笑,由此青晓晓方是不由得娇嗔一句,面带粉意羞赧道。
凌逸没想到自己还没表现出什么太大的意思呢,青老倒是先替自己担心上了,不过对于青老的说法凌逸倒是不怎么担心,理由很简单,还是那句话“不属于自己的,那他自然不会强求”。
感受到迎面走来一人,凌逸低头平视,正好瞧见那来者的妙曼身姿,顶着夜色,凌逸单凭肉眼开始还无法看清,可待那人走的再近一些,他才是会心一笑。
青晓晓说完,青烟和青老相视一笑,继而青老言道:“看着小妮子,以前见了我这老头子还都是青老青老的叫,如今却是听凌逸叫青爷和_图_书爷叫惯了,还没嫁过门就改口了呢!”
如此这般,凌逸和青老这一对老少活宝便是在巨掌熊族的地盘上一阵追赶,等青老追上放下步子的凌逸,马上就是拿鞋“猛”抽凌逸一顿,两人闹完了,凌逸满脸委屈之色的跟着青老去寻找住处,老老实实,哪里还敢有半点不敬之言。
说着,为了掩饰自己害羞窘相的青晓晓忙是拉着青烟往外走,青烟回首与青老告别一声,转而便是与青晓晓消失在了大殿里。
“青爷爷,晓晓刚才都说了,您是老头子,难道不老吗?”
没过多久,青龙族一行众人便是在这巨掌熊族的山顶上各自找了地方安顿下来,偶尔在楼阁里面看到巨掌熊族族人尸体的,也是纷纷以法力移动,将其全部扔到了外面,甚至那些没有小辈跟随,只是孤身一人前来的青龙族长老,更是懒得动那些笨熊的尸体,任由他们摆在那里,自己寻到床榻在上和-图-书面盘膝吐纳,闭目养神起来。
静夜无声,跟着青老同样找了一处楼阁安顿下来的凌逸等青老自己找了一个床榻静心打坐修炼后,便是自己走出楼阁,仰望星空心里想起即将和凤凰圣女相遇的这件事来。
刚刚还说没人看到凌逸,这才刚入夜没多久,一具妙曼的身躯便是由远及近,逐渐出现在了凌逸面前,而凌逸虽然一直在想着凤凰圣女,不过对于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是关注非常,毕竟这是在外面,危险时刻存在,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就白白让人家给打死打伤。
“喂,坏家伙,你看什么呢!”
来人,正是白天还嚷着自己不会找青老和凌逸这一对“老头子”“臭小子”的青晓晓,两人之间的距离再近一些,凌逸才是看到青晓晓换了一身淡蓝色衣裙,外面还披着一袭红色轻纱,遥遥相望,青晓晓那玲珑有致的身姿在这一刻尽显妩媚、俏丽之色,添以这妮子和-图-书本身就生得一副红颜祸水的极美容颜,映着高空洒下的清冷明月银光,一时间倒是映出了一副让人见了就不禁沉醉其中的唯美画面。
青烟这最后一阵毫不掩饰的大笑,使得正在打闹的青晓晓、凌逸二人瞬间看向前者二人,见周围人们都走的差不多了,青晓晓才是狠狠白了一直跟她“胡言乱语”,逗得她脸红心跳的凌逸一眼,接着蹦蹦跳跳的来到青烟身边,挽住青烟的胳膊眨着那双动人的美眸撒娇道:“爹,你跟青爷爷说什么呢这么有趣,也说给女儿听听好不好嘛。”
青晓晓让青老这么一调笑,分明就没有了往日大大咧咧的样子,宛如一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儿听了夫君爷爷的调笑一般低头跺脚羞愤道,而跟着漫步走过来的凌逸闻言也是不由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接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青烟一眼,青烟满意的朝凌逸点点头,随之与青晓晓道:“晓晓,跟爹先去找个干http://m.hetushu.com净的地方落脚,晚点你再找你亦灵哥哥来玩,晚上早回来休息,明日一早还得赶路。”
大殿之内如此便只剩下青老、凌逸两人,前者见青烟带着女儿离开后,想起“老头子和臭小子”的称呼也是无奈一笑,接着转头便是与凌逸说道:“晓晓这丫头不错,要是喜欢就赶紧,不然万一让别人拐走,你小子到哪哭都没用。”
“青爷爷,我们年轻人的事情您老就别管了。”
想到那又熟悉,又陌生的绝美面容,想着当初第一次接触宸苍界与凤凰圣女那一次的旖旎场景,凌逸不由得心中对她的那份思念更是加深了一分,同时心底的兴奋和紧张也是再度被勾起,身体忍不住的轻微颤抖,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凌逸疯了呢。
“哎,你小子这是说我老呢?”
“哎呀!青爷爷你讨厌!”
临至晚上,火红的骄阳将自己今日最后一抹红霞从大地上收走,继而悠然落山,明月当空而www.hetushu.com挂,这山头上才是彻底平静下来。
然而凌逸并不知道,白天在巨掌熊族议事大殿里面闹得沸沸扬扬的青煜与凤族同辈一女子联姻之事,那联姻的对象正是他的凤凰圣女,若是让凌逸知晓此事,恐怕不亚于今日青煜见到青晓晓跟他搞得火热的心态,早就忍不住放开手跟青煜大干一场了。
表面上是这么个模样,但心里凌逸却是暖意十足,自从于青灵镇走出来,凌逸就再没有感受过这种被老一辈长辈关心的感觉了,随着日子匆匆而过,凌逸也是愈发认可了青老这个爷爷的身份以及在他心里的地位,他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好好孝敬青老,让青老从此不再孤独,更不会想起被家族抛弃的愁苦。
疑问一声话毕,凌逸赶紧就往大殿外跑,青老在后面赶紧追上,一边吹胡子瞪眼,一边把脚下的鞋脱下一只在后面作打状嚷道:“你个臭小子,晓晓说你臭,你小子身上怎么不臭?!谁规定老头子就一定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