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五十五章 姑奶奶已经名花有主了!

鹤之骞嘴里喊得是十三叔,不过从他的样子来看,这老者分明在丹鹤族就没有什么太高的地位,老者是丹鹤族族人身份不假,只是凌逸也能肯定的一点就是,这老者定然属于上次竞争家族族长之位,败下来那一方或者几方的阵营之人。
“哦?是么?”
一阵犀利的言辞从青晓晓口中化作利剑狠狠戳破鹤之骞的恶念,被戳破心思的鹤之骞却也没有太过恼怒之色,反而极具大家公子风采的笑着点点头,而后眯眼看了凌逸一眼,又把目光转移回来笑道:“姑娘你如此可算是会错鹤某的意思了,之所以走过来跟姑娘你说话,虽说心中存有爱慕之意,但鹤某却没有半点肮脏的想法,我主要想提醒姑娘的是,那二楼并不是那么好上的,鹤某自认在当今兽界也算有点地位,可你看,还不是老老实实在一楼呆着?有些兽界的规矩,或许姑娘你的家族长辈没有提及,不如这样,姑娘要是觉得坐在后面看不清楚,和图书大可来鹤某身边一起观看待会的交易大会,鹤某顺便再给姑娘你讲一些你不清楚的兽界规矩。”
“是!”
“晓晓,你累了,剩下的让我来,你在一边看着就是。”
“大胆!”
两人短暂的言行交流,已是让所有惊讶于他们两个往楼上走的非十大家族族人从发愣中回过神来,凌逸和青晓晓这楼梯才走了一半,便是被众人的反应给搞得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在一楼和二楼中间楼梯拐角处静静看着下方,下方非十大家族人群里,当属之前带领这些人进门的丹鹤族少族长鹤之骞最为耀眼。
鹤之骞这一席话说的不可谓不风度,听起来也丝毫没有让人发火的起火点,更重要的是,青晓晓听完鹤之骞的话,明明知道对方没安好意,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以对方的恶念为由去羞辱对方,憋了那么短暂的一瞬,终而只能又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再看鹤之骞说道:“谢谢你,不m.hetushu.com必了,我跟我夫君去楼上看就行,至于你说的规则,姑奶奶我觉得不比你知道的少。”
因为那老者的一次出手,所有人的注意力就更加集聚到了凌逸和青晓晓身上,不及凌逸散出自己的威势与这老者对抗一番,鹤之骞已是先一步回头沉喝道:“十三叔,不得无礼!”
不等那几人说些什么,鹤之骞通过眼前道路,一路穿过人群来到凌逸和青晓晓下方不远处,仰头直接忽略了凌逸的存在,放声与青晓晓问道:“这位姑娘是哪族之人啊?”
青晓晓刚要再跟鹤之骞打舌架,凌逸却是把她往后扯了扯,冲她柔情一笑打断道,青晓晓如今一心挂在了凌逸身上,再看到凌逸那自信满满、安全感和温柔感十足的笑容,当时便是彻底沦陷在了凌逸爱河里,和之前“姑奶奶”形象完全不符的小媳妇儿形象顿现,使得鹤之骞当时就傻了眼,心中不禁暗道:“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跟这小美http://www.hetushu.com人儿的感情了啊。”
既然败了,如果那现任丹鹤族族长心眼够小的话,他们这些当初站错队的同族之人地位自然就不会好到哪里去,能跟在丹鹤族现任族长之子身边做保镖,这老者估计也没少在自己支持的一方竞争失败后,与丹鹤族族人献媚。
“废话,我当然……”
闻听鹤之骞之言,那老者忙躬身一退,将浑身威势悉数收敛起来,默默站在身后保护着鹤之骞。
青晓晓冷冷哼了一声,随即把自己胸前那对雪峰紧紧压在凌逸胳膊上,在后者暗爽的同时,十分清楚的告诉鹤之骞道:“别以为你们这些男人见到我以后想什么姑奶奶我不知道,以前你们这么想,姑奶奶逗逗你们玩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姑奶奶已经名花有主了知道不?当着我男人的面你还露出那么让人恶心的眼神,以为我真是小姑娘看不出来啊?!”
看着鹤之骞眼眸中毫不掩饰的爱慕之色,凌逸还没说什么,青晓晓却已经m.hetushu.com先恶心开了,当即便是狠狠瞪了鹤之骞一眼,愤声回应道:“哼,姑奶奶是哪个家族的,跟你这只臭鹤有半毛钱关系么?”
尤其是当鹤之骞看清楚靠在凌逸身边的青晓晓之绝色容貌后,更是有些激动的站起了身子,被几位刚才正与他谈买卖的外族之人围住,挡住了去路,鹤之骞回头皱眉与那随行佝偻老者一个眼神,继而那佝偻老者会意,便立即威势大开,震走了那几位围在鹤之骞周围的兽族之人。
鹤之骞被青晓晓一而再再三的拒绝,同时还当场表明了她跟凌逸的身份,既然已经成了亲,那就算鹤之骞再怎么有想法也不能当众乱来,怎么说他丹鹤族如今也是名门望族了,在把当今排名靠后的十大家族挤下去之前,他们丹鹤族还得保持良好的形象来取得兽界外族之人认可,于是心底暗想着待会交易大会结束,偷偷让自己身后的十三叔把这小娘们掳到自己床上之余,鹤之骞依旧笑容不减,提点青晓晓道:“姑娘这么说和-图-书可能就错了,既然姑娘你说知道规矩,那你可知那楼上的座位是给什么人坐的吗?”
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沙哑声音从那佝偻老者口中发出,接着他浑身威势又起,直接就把没有准备的凌逸和青晓晓给震得在那楼梯拐角处后退几步,见状负责此次交易大会的二楼白雕族一位为首掌事者立即皱眉,而旁边一人则是询问他是否要出手阻拦一下,不过那白雕族掌事者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了,随即盯着青晓晓微微一笑,摇头说道:“不必,呆着看热闹就是了。”
鹤之骞回过头来,也不嫌仰着头累,冲着青晓晓微微一笑,露出那一口小白牙,满脸人畜无害之色摇头说道:“这位姑娘,虽然你我不是旧识,鹤某却也从来没有得罪过姑娘你吧?为何这初次见面,鹤某跟你打个招呼也受到这般大的敌视?”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个意思,但那坐在白雕族此行掌事者身边的那位同族之人并没有继续追问什么,静静坐在原地静静看着事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