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五十八章 五彩葫芦,丹药!

紫蜥族的表现则是在凌逸意料之中,那一双双毒眼眯起来,再冲着他嘿嘿一笑,立即就给他一种被毒蛇盯上的不安感觉,这一点分明就与青晓晓刚刚介绍紫蜥族的时候完全相符。
说完,鹤之骞一路上前,一直来到那交易台前,随之翻手神识一招,便是从其指间的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了一个散布着五彩光华的葫芦来。
白雕族族长白岳闻言,当即便是笑着点头说道:“嗯,可以开始了,下面不知哪族兄弟第一个上台?”
被自家“十三叔”刺激的头脑恢复了清明,鹤之骞扭头先是疑惑的看了他那十三叔一眼,后者冲着他轻轻摇摇头,随之他才想明白了个中利害,没错,他丹鹤族如今是强大了,青龙族和凤族眼下在兽界中的地位的确堪忧,可那一切都还没有摆在明面上说,自己这般狂妄下去,说不定真会为好不容易熬出头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兽族之人本就不擅长炼丹之术,就算有根据数万年前hetushu•com遗留下来的丹方、丹鼎,再添以兽界生长的灵草宝根炼制丹药,也没有哪个兽族之人能表现出太过突出的天赋,由此而来,自打众界通道在数万年前被关闭以后,兽界遗留的丹药便是越来越少,且越来越弥足珍贵。
金猿族之人表明意思的时候则是满满的豪爽欣赏之意,看不出半点对他们这两个青龙族小辈的恶念,由此凌逸不禁暗自揣度,在对抗青龙族和凤族联姻一事上,这金猿族会不会没有参与其中……
如今鹤之骞拿出这么一葫芦丹药来,让所有在场之人包括凤族等大族之人皆是亮起了神采,等待鹤之骞言明这丹药的效用,若是效用够强,便定然能够引起一阵疯狂竞拍。
在场做大的四方十大家族之人都点头了,鹤之骞又顾忌凌逸和青晓晓两人背后的青龙族,眼下自然没法继续为非作歹下去,只能愤愤哼了一声,拂袖转身朝自己座位走去,心底和-图-书却是默念道:“你们不是代表青龙族来参加交易大会的么?我倒要看看,你们待会拿什么和我争宝贝,就算揭露了你们的谎言对你们没有损害,可恶心恶心你们也算是消了本少族长心头之恨!”
话一问完,凌逸在那四个家族之人那里得到了全部赞同的回应,只是这四个家族表现出来的神色,却是让凌逸暗自留了心。
“丹药?!”
白岳话毕,场面一时寂静无人应答,左顾右盼之下,那刚愤然回到座位上的鹤之骞起身挺了挺胸,准备找回一些刚才丢失的面子笑道:“既然诸位如此谦让,不如就让我这个做小辈的先开个场吧。”
适逢此时凌逸环顾上方四处十大家族方向一遭,行以晚辈之力抱拳躬身问道:“不知凤族、金猿族、紫蜥族、白雕族四方前辈可否准许小子带着内人上楼上一坐?既然晚辈二人说了是代表青龙族来参与此次交易大会,那待会自会证明这一点,我们两个绝不是强自m.hetushu•com寻找理由来去二楼为我二人增添存在感,满足虚荣心。”
凌逸自打进了这门,被众人眼光注视到现在,基本上一直保持着从容不惧,稳如泰山的姿态,同时脸上温和的笑容也从未减少半分,让人面对他的时候,脑子里不断流动的一句话就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他的表现、所说的言论又句句在理,根本让人挑不出半点差错,在这眼前四个家族里,刨除与青龙族处于同样境地的凤族不谈,单说那其他三个家族,虽然凌逸不清楚这三个家族是否都参与了路途中对付他们青龙族和凤族的事情,但起码在明处,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承认青龙族的地位,尽量满足青龙族的要求。
先不说鹤之骞要拍卖的是这葫芦还是葫芦里面的东西,单是这葫芦外表散发的五彩光华,便是已然证明了此物的不凡之处,场内众人投以贪婪、兴趣浓郁的目光,使得鹤之骞得意的笑了笑,随之又挑衅的往楼上青龙族应处之和_图_书地瞧了一眼,哪知此时凌逸正在跟青晓晓打打闹闹,分明就没有注意到他这边。
凤族那三人点头的时候脸上带着浓浓的急切担忧之色,明显就是有什么烦心之事在身。
鹤之骞的想法在场无人可知,争取到了上二楼参加交易大会的资格,凌逸扭头冲着青晓晓眨眨眼,后者也是因为他方才那般无畏无惧,男人味十足的表现而大犯花痴,若不是在场外人太过,恐怕青晓晓已经自己剥光了送到凌逸嘴里任由他品尝了。
至于白雕族,当下暗地里和丹鹤族较劲的他们见自己如此言语犀利,搞得丹鹤族少族长词穷恼怒,神色之中充满了浓浓快意,只不过那快意里面还隐藏的一些敌视眼神,却也被凌逸默默记在了心头。
而场内唯一对这丹药不加以颜色的便是凌逸了,说真的,如果他要是说自己会炼制丹药的话,恐怕整个兽界都会把他当成祖宗供着,当然,这说的是以“温柔”的方式对待凌逸,假如不温柔的话,恐怕凌逸就hetushu•com得被捉走软禁,外加强硬逼迫他炼制丹药了。
待得鹤之骞气恼的把头转回自己的葫芦上面,凌逸才是拉着跟他演戏专门为了气鹤之骞的青晓晓转头看向那交易台上的葫芦,继而便是听闻鹤之骞带着自豪的语气介绍道:“此物乃是近来鹤某在一处山林洞府内所寻,其宝贵之处并非在于这外面散布彩光的葫芦,而是这葫芦里面的丹药!”
带着满眼桃心的青晓晓一路上楼,走到那与凤族所处之地仅有一个屏风之隔的五把座椅上坐下,他二人刚坐稳不久,金猿族一位中年男子便是声音洪亮的看向白雕族那为首之人,也就是方才鹤之骞嘴里的族长说道:“白岳兄,这交易大会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尽管在青龙族和凤族所要面对的事情上凌逸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把自己所观察的事情借助青老之口传达到青龙耀那些青龙族掌事者耳朵里也不失为一种报恩方式,恩德之词,自然是因为凌逸在龙灵和青十一那里得到的好处和作下的允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