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六十四章 先看东西?可以!

“鹤公子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家族的宝贝,虽然以咱们兄弟俩一见如故的情谊,这伴魂芝要是我个人的,肯定就直接赠予你了,可你也知道……这宝贝也算珍贵,所以一切还请鹤公子您见谅,咱一切还是按照规矩来办。”
凌逸分明不受鹤之骞的好言相待,尤其是听了鹤之骞最后那一句“多谢亦灵兄弟慷慨相赠”,更是心底冷笑一声,心想着你小子还想跟哥在这玩心眼,凭你对我家晓晓宝贝的心思,不好好黑你一次怎么行?!
“哈哈,亦灵兄弟说的哪里的话,这伴魂芝本就珍贵无比,就算兄弟你说赠给我我也不能收啊!这样,鹤某出价……二十万上品兽石!你看如何?”
快速回过神来,凌逸再度恢复笑意,盯着鹤之骞言道:“方才那凤族前辈所言还有鹤公子的心意亦某已经了解了,既然鹤公子想先看看灵草,这也未尝不可。”
听完凌逸所言,鹤之骞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之前说出“伴魂芝”的和_图_书名号,为了就是狠狠羞辱凌逸之前夸下海口的举动,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看凌逸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还真让他给踢上铁板了,心中想着,兴许凌逸那为数不多的珍贵灵草内,就有自己提出的伴魂芝。
这,便是伴魂芝无疑!
鹤之骞没有立即回应凌逸的话,而是心中无限翻涌着否定之言,关于凌逸的身份,在后者凝聚出那纯正的青龙法力光球后鹤之骞便不再怀疑了,虽说凌逸的名字说出来并没有带上青龙族的姓氏,不过人们都是下意识认为,凌逸全名叫做“青亦灵”,或者“亦灵”是他的小名,所以才没有在这方面多做纠缠,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人家散发出了那么精纯的青龙法力,难道还得因为一个名字姓氏来否定人家的身份?何况那样做也没有任何必要,天知道人家怎么想的,就算人家不姓青,你又能拿人家怎么办?!
鹤之骞已然把自己逼上了绝境,而听完了那凤族女前辈的http://m•hetushu•com话,凌逸也是颇为感激的朝对方轻轻点了点头,后者冲他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凤族如今和青龙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管是不是举手之劳,该帮的就应该要帮。
“呃……刚才晚辈的确是欠缺考虑。”
鹤之骞先回应那凤族美妇一声,接着与凌逸言道:“那个……我那姐姐受伤比较严重,灵草同类也分好坏,鹤某之前出那个价格,也是抱着最坏的打算出的,这样吧,先让亦灵兄弟拿出伴魂芝给大伙看看,根据品质鹤某再出价不迟,若是真能起到妙用,鹤某倾家荡产也会给姐姐买下这株伴魂芝来疗伤。”
不过为了黑一下鹤之骞,他还是打算多上涨一些兽石。
凌逸言罢,在众人期待、尤其是在期待之中添有一抹忧虑的青晓晓面前,神识一动,便是取出了一株外形很像普通灵芝,但在灵芝外面,却游荡着一个透明却隐约可以看清楚人形灵魂形态之物的灵草。
无奈凤和*图*书族在兽界的地位强大,虽说当下和青龙族一样成为了众矢之的,但没真正撕破脸皮之前,谁也不敢对凤族之人有半个不敬的脸色,于是心中怒归怒,鹤之骞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摘下的苦果自己吃。
心里极度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为了把自己的路走下去,鹤之骞只能硬着头皮,强自挂着难看的笑容回答凌逸道:“亦灵兄弟若真能卖给鹤某一株伴魂芝,不光是鹤某本人,鹤某还要替自家带病的那位姐姐多谢亦灵兄弟慷慨相赠了。”
那女子说完,鹤之骞心底当即就是一沉,他其实想的就是说一个凌逸无法接受的价格,再装出一副有心无力的模样来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尽管事后明眼人也都知道他这是对不过凌逸而找借口,却也不能摆在明面上多说什么。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青龙族有伴魂芝的可能性极高,但青龙族怎么可能让这个从来没听过名字的小子来代表参加此次交易大会?!”
“多少价格?你真http://www.hetushu.com的有伴魂芝?!”
然而正当凌逸准备“适当”加价的时候,楼上那凤族三人中的唯一一名风韵犹存,容貌位于上等层次的中年女子却是皱眉开口了。
二十万上品兽石购买一株伴魂芝,若是放在真正有所需的人嘴里说出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断后路,分明不打算买药救人了,伴魂芝的价值凌逸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通过《丹苍诀》的介绍,知晓了此物效用而已,也大致能根据鹤之骞跟自己敌对的状态,提出这般要求便说明此物价值不菲,可问题在于,凌逸真的不知道二十万兽石这个价格是否与伴魂芝价值相称,看着鹤之骞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他觉得这个价格应该算是可以了吧。
那凤族中年美妇眼神回应了凌逸一番,便是再度恢复了那沉重苦恼的神色,观其态势,凌逸心中不禁暗想:莫不是凤族遇上了什么麻烦?心里念及这些,再想到凤凰圣女,他便暗自决定,待会找个机会一定要问上一问,看看自己和-图-书有没有办法帮点忙。
“鹤少族长真是说笑了,伴魂芝的珍贵程度众所周知,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修炼境界越高、灵魂衍生愈发完全的修炼者,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丹鹤族如今这般势头足,总不能在这里占旁人的便宜吧,既然鹤少族长说自家有姐姐灵魂受损,你本身就这般优秀,想必你那姐姐也是丹鹤族未来的中流砥柱,为了这么一个丹鹤族重要人物,拿二十万上品兽石说笑,分明就是不打算做成这个买卖,做不成买卖拿不到伴魂芝,鹤少族长的姐姐灵魂之伤越拖,以后治愈的几率可就越小,还请鹤少族长三思而后行。”
而听了凌逸的话,鹤之骞也是心底一沉,他此次来参加交易大会,也是为了给家族收揽收揽什么有用的宝贝,身上揣着的兽石是不少,却也总不能因为跟凌逸置气就全部拿出来买一株的确很有用,却不是此次所买主要物件的灵草,奈何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跟人家杠上了,总不能这时候跌了自己还有整个丹鹤族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