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六十五章 这伴魂芝是你的了

在凌逸把五十万上品兽石放进宸苍界的同时,鹤之骞也是取出一个能够锁住药草灵气的盒子,将伴魂芝装入其中放回了储物戒指,随即豁然转身,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凌逸一眼,就那么愤愤走回了自己座位上。
“亦灵兄弟倒是很讲义气,居然拿出这种宝贝来帮助鹤某的姐姐治愈伤势,好!鹤某出价四十万上品兽石,这样应该足够买下兄弟你这伴魂芝了吧?!”
凌逸言罢,鹤之骞终于是要压不住内心怒火了,当即狠狠拍了一下座椅扶手就要跟凌逸闹翻,这时他随行的那位“十三叔”适时起身,按住了鹤之骞的肩膀,而后阴狠中带着一丝十分隐蔽的快意阻拦鹤之骞传音道:“少族长,注意一下咱们丹鹤族的身份,此次买卖我们已经不得不做了,虽然有可能回去会受到族长责罚,不过实在是没办法,话咱已经放出去了,打碎了牙也得往肚子里咽,至于后事……等交易结束,反正距离那十大家hetushu.com族历练之事还有三天,少族长你大可找个机会说要和青龙族的同辈翘楚切磋切磋,指名这个亦灵与你比试,赢了,自然也就能够将功补过了。”
鹤之骞强压着自己要怒吼出来的感触,几乎是每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冷冷与凌逸言道,这样子哪里像是自己找到了治愈自己身边亲近之人的灵药那种高兴神采,分明就是想因此事把凌逸碎尸万段的姿态。
心里苦涩味道充满,鹤之骞却也是一点办法没有,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这位丹鹤族少族长身上,他除了加深对凌逸的仇恨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出价,然后购买这株伴魂芝回家。
然而凌逸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得罪的人也从来没少过,况且当下他背后有青龙族作为靠山,青龙耀等一众青龙族强者就在这山顶不远处的楼阁里歇息,只要这边一闹出什么动静,凌逸自信还是能够拖到青龙族等人赶来救援的和*图*书
“哼。”
凌逸对鹤之骞的称呼一变再变,从“鹤公子”到“鹤少族长”再到此时的“鹤兄”,反正他是什么情况叫什么样的身份,眼下看似跟鹤之骞关系拉近了不少,明眼人却都看的出来,这俩年轻人算是彻底结仇了。
鹤之骞冷哼一声,神识一动,便是从他那储物戒指里疯狂往外输送着兽石,不多时,等鹤之骞肉痛的把五十万上品兽石取出,在交易台上堆成一座小山后,才是与凌逸道:“数数吧,别待会说鹤某骗你。”
“这个……鹤少族长您也知道,这伴魂芝的珍贵可以说是有价无市,如今兄弟我也就是看在鹤少族长和您姐姐的感情深厚,心下感动非常才肯冒着被家族长辈教训的危险拿出这株伴魂芝来卖,而这伴魂芝的价格……怕是也不止鹤公子所言的那些吧,这样,你我都退一步,五十万上品兽石,兄弟我就顶着风险卖给你了!”
鹤之骞这位十三叔闻言狠狠鄙视了一hetushu.com下这个往日就知道借着少族长身份在族内嚣张的少族长,为其解释道:“少族长你想,这小子的名头之前从未在青龙族中传出来过,估计也就是青玄、青煜那几个青龙族最强小辈的族弟,只不过排名在同辈前十中比较靠尾罢了,所以以少族长如今的实力,肯定能够打得过他,届时提出比斗,青龙族碍于面子肯定得答应下来,你只需加上一些兽石赌注,把今日送出去的兽石赢回来不就结了?”
凌逸才不管以后怎么样,丹鹤族如今再怎么厉害,也肯定不是青龙族的对手,一只老鼠跟一只猫说“等着回头我教训你”,那猫会害怕吗?
果不其然,被凌逸提点之言从惊诧状态中惊醒的鹤之骞回过神来,忍不住双手死死攥紧了座椅上的扶手,这下他可是真玩大了,没错,从方才的观察来看,这伴魂芝的品质的确是上上之选,而凌逸说的也没错,假如自己所言属实,也就证明他那“姐姐”只要有www.hetushu.com高品质的伴魂芝入药,就一定能把伤势治愈,如今他要想给自己、给整个丹鹤族在这众多兽族面前一个台阶下,就务必要放弃此次参加交易大会的正事,拿出大笔兽石来买下这株根本暂时派不上用场的伴魂芝。
鹤之骞闻听自家十三叔之言暗有道理,心中尽管还是对凌逸怒气满满,却也是压住了自己的暴躁举动,上前两步来到那交易台下,与凌逸阴冷的笑了笑,接着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好,难得亦灵兄弟你这番好意了,回头交易大会结束,趁着兄弟你还没去忙正事,鹤某一定跟你好好亲近亲近。”
拿出伴魂芝的凌逸看着在场众人一个个放出神识查探他这伴魂芝的品质,心里畅快十足的放言提点鹤之骞道,他这最后一番话已然把此次交易推上了不得不进行下去的地步,若是鹤之骞此时说一句不买,那凌逸反正是没有什么损失,就是鹤之骞和他背后的丹鹤族却是要名声大坏了。
“哪里哪里,虽hetushu•com然你我二人相处时间短暂,可小弟怎么能不相信鹤兄的为人呢,喏,这株伴魂芝是鹤兄的了。”
凌逸此刻就是那只猫,看着鹤之骞毫不掩饰的阴冷之色,他还是一脸阳光般的温和笑容,点头作请道:“既然鹤少族长没意见,那便请吧。”
“你!”
“鹤公子对姐姐的情谊着实是感动了亦某,所以亦某也就不顾及什么家族长辈告诫,拿出亦某身上品质最高的伴魂芝卖与鹤公子你,一般情况下,只要鹤公子的姐姐灵魂受损不是到了没法救治的地步,这株伴魂芝应该是能够帮助治愈,而方才鹤公子既然说出了救治之词,也就是说鹤公子的姐姐没到了神仙都难以挽回的局面对吧?嗯,看来这一次,亦某诚然算是帮上了忙,也没辜负鹤公子的希冀。”
“嗯?十三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将功补过”这四个字,眼看着下不来台的鹤之骞不知道第几次压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迅速传音与那随行同族老者疑问交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