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七十章 九曲毒心草

那紫蜥族中年对于在场众人的表现十分满意,其实在站起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只要有任何一个人敢对自己当下向凌逸购买灵草之事说半句反对之言,那他不会当场杀死那人,他会先默默记在心里,笑着把这个机会先让给那个人,然后不管最后那人背后的家族是什么家族,他必定会享受死亡的“快乐”,若是可能,他也会让那人背后的家族享受同样的“快乐”。
“好好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后生,行了,我也不耽误时间了,不知亦灵小友那里可有九曲毒心草?”
于是听完了凌逸的回答,这紫蜥族中年笑着摆摆手,表明自己的态度道:“亦灵小友不必这么担忧,毕竟你可是青龙族的人,我们这紫蜥族自认远远不是青龙族的敌手,所以就算你打定心思不与我紫蜥族之人进行交易,我们也不可能把你怎么样,只是方才小友说会打九成保票满足我等的灵草需求,因此我不愿被小友区别对待罢了,那样可http://www.hetushu.com能会让我今晚睡不好觉。”
“九曲毒心草!”
九曲毒心草,乃是一种剧毒的灵草,这种灵草说起来根本不是炼丹救人,完全是为了对付一些比自己实力强,单凭斗法没法打过,只能玩阴招时所用的灵草,这九曲毒心草只要取下那么一丁点混在吃食里给修炼者服用,除非你有什么解毒的奇丹,不然即便你是破灵期强者也必然会因为这九曲毒心草之毒狠狠头疼一番!
不过虽然怕,却也不是真的畏惧这紫蜥族,凌逸只是担心会因为自己一些不太好的言语举动,太早引起紫蜥族的“着重看护”,若是那样的话,他这麻烦解决起来未免太过艰难了一些,毕竟他在青龙族的地位也还不是太高,真和紫蜥族搞起来,他不确定青龙族会不会出来为了他这个由龙灵改造体质成为青龙族族人的小辈出头。
凌逸的回答让这位紫蜥族中年非常满意,不过擅长玩这种虚与hetushu.com委蛇、阴谋算计的紫蜥族中年越是看凌逸表现这么好,心里对于凌逸的重视就会越多一分,因为他知道凌逸的身份是什么,明明是一个青龙族的嫡系后人,却对自己这个在兽界排名第六的大族之人如此尊重,添以青龙族在很早以前就看不上他们紫蜥族,两族之间族人也常有摩擦,所以不管怎么说,听了他的威胁之言,凌逸都理应表现的很不高兴,回答也不应该挂上这幅讨好的笑容。
凌逸没想到这紫蜥族中年竟然还会说笑,不过他一点想笑的意思都没有,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是强挤出来的。“前辈所言甚是,请前辈放心,只要一炷香时间未过,晚辈对待任何家族之人都会同等对待,只要晚辈这里有灵草,就一定会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毕竟这也算是为青龙族赚取一些修炼资源嘛。”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凌逸一个人根本没法与人家一个能够在兽界称王称霸的大族对抗,更何况,他这www•hetushu•com双拳还远远不够硬,人家随便出一个够猛的“双拳”就能简单的把他解决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凌逸怕的不是凶猛无毒的蟒蛇,怕的恰恰就是类似于紫蜥族族人这种看似瘦瘦弱弱,却隐含着剧毒的毒蛇!
在这紫蜥族中年眼里,凌逸会这么做,无非就只有两种原因,第一就是这个“亦灵小辈”头脑不是很精明,而且胆子也很小,怕他会在这里为难于他,但从刚才与鹤之骞的明争暗斗来看,凌逸显然不属于产生这种原因的人。
见众人没有疑义,而凌逸的视线也因为他的拍手叫好放到了自己身上,停顿了一下,他脸上那怎么看怎么阴毒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声音听似平淡,实则任谁都能听出有一分“变态”的兴奋之意的问向凌逸道:“亦灵小友是吧?想必之前你也知道了,我们几个乃是紫蜥族族人,与贵族同为兽界十大巅峰家族,当然了,我们紫蜥族可没有青龙族那么强大的实力,所以只能在这十大家http://m•hetushu•com族中间层次混迹,说白了也就是混个生存的地位,既然我们同属这兽界的掌权者,咱们之间也好说话对吧?”
说起玩算计,紫蜥族族人向来都认为整个兽界不会有人算计过他们,何况眼前还只是一个恐怕才活了没几千年的年轻小辈,故而这紫蜥族中年虽说心里对凌逸产生了重视,却也没达到让他觉得事情难办的地步。
“九曲毒心草?”
不过在他发出疑问以后,场面内一阵极为默契的惊叹却是为他争取了在记忆中搜寻有关九曲毒心草讯息的时间,等人们在那紫蜥族中年阴毒的眼神中乖乖闭上嘴,没有继续说些什么而安静下来后,他也是在《丹苍诀》里面找到了有关九曲毒心草的介绍。
所以,凌逸定然就是属于那第二个原因——他有自己的算计!
紫蜥族中年说完自己的要求,凌逸先是轻疑了一声,毕竟他说自己可以拿出大部分灵草满足众人需求,可毕竟来到兽界提升境界以后他还没好好根据《丹苍诀》研究宸苍界内和_图_书新为他打开的灵草宝地,所以大部分灵草他还都对不上名字。
这紫蜥族中年说的话听起来满是虚假和矛盾,前一句还说紫蜥族只不过是在兽界混个生存地位的家族,后面又说自己的家族是兽界的掌权者之一,反正怎么听怎么样凌逸觉得别扭,不过别扭归别扭,紫蜥族族人的为人之道就算开始时青晓晓没告诉他,他也能从对方的神情之中看出那阴毒的姿态。
场面沉寂下来,除了金猿族在那紫蜥族中年起身言语时重重哼了一声外,其他人并没有展露什么抗议或者要求公平的话语,那紫蜥族中年盯着凌逸看了一会儿,一直在等待凌逸的回应,想清楚现状的凌逸虽说心里很讨厌这个阴毒的家族,却不得不挂上自己的笑容,赔着笑脸抱拳施礼,状似恭敬回答道:“回紫蜥族前辈,晚辈这里若是真有能够帮上前辈忙的灵草,自然是会恭敬奉上,绝对不敢有所隐藏,况且晚辈也清楚自己这两下子,在前辈这种强者面前装模作样,恐怕也装不过去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