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七十四章 确定不喊?

青晓晓败下阵来,一口一个夫君叫的那叫一个甜,但她没注意到的是场内交易已经因为她这无意间发声停顿下来,一双双奇怪的目光投射到她那张绝美的面庞上来,等二人发现情况不对,而青晓晓又迎上下方那一双双暧昧的目光时,饶是平时这位青龙族小公主再怎么神经大条,也是忍不住一头钻进了凌逸怀里,再也不敢多看旁人一眼。
一炷香的时间匆匆而过,许多没有排上队的兽族之人都觉得十分可惜,甚至不乏一些恼羞成怒,想要逼迫凌逸卖给他们灵草的兽族之人,奈何想到凌逸背后的青龙族,还有此次交易大会的举办家族白雕族,他们便是把这种堪称“疯狂”的想法彻底压制下去了。
听得凌逸的回答,那紫蜥族中年笑着的表情一滞,而后满脸遗憾之色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以后再找机会跟亦灵小友好好畅谈一番了。”
“喂,你那里到底哪来的这么多灵草,而且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灵草名字我连听都没听过!”和*图*书
交易大会继续进行着,由于接下来的几个交易没有凌逸和青晓晓看上眼的宝贝,所以青晓晓也是借着这个功夫对凌逸展开了一通“严刑逼供”。
再度寒暄一阵,此次关于九曲毒心草的交易便是完全结束了,距离凌逸所言那一炷香的时间还剩下一半,眼看紫蜥族中年不再言语,场内众多兽族之人才是再度蠢蠢欲动起来,毕竟从凌逸之间完成的两笔交易来看,这厮好像身上还真是带着不少珍贵灵草,价格还都十分让人可以接受,说不定趁机讨要的话,倒是能从其身上获取一些修炼资源从而帮助自身或者背后的家族提升实力。
“确定不喊?”
由此一来,鹤之骞唯有默默的发狠发怒,眼睁睁看着凌逸一步一步走到了满脸兴奋之意的青晓晓身边,两人在一边卿卿我我,打打闹闹个不停。
“确定,十分确定,百分确定,万分确定!”
接下来的时间里,凌逸又接受了不少兽族的灵草交易要m•hetushu.com求,其中包括金猿族找他购买了一些能够混入水里,通过浸泡增强体质的灵草,在此过程中,凌逸除了没有应下凤族的交易请求外,其他所有交易请求他都是来之不据,在旁人眼里,他那储物空间就好比一个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的宝库,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宸苍界内的灵草不仅数量庞大,而且只要凌逸在采取之时小心一些,不破坏掉灵草的根部,那么这灵草便会在宸苍界内天地浊气的滋养下快速重生。
从知晓宸苍界有这个宝贵功能以后,凌逸就已然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在这众界之中,无论到了哪里也绝对不会缺少修炼资源。
所谓的狠招,便是凌逸用来对付他的女人的最有效,也从未失效过的方法——搔痒!
果不其然,当凌逸那一双白皙修长的“魔爪”在青晓晓不明所以的目光下探到对方纤细腰肢两边,随后开始疯狂运作起来后,青晓晓便是犹如一条美女蛇一样娇笑着扭动起娇躯来,而且白嫩http://www.hetushu.com的小手也是攥成粉拳对凌逸一阵敲打,可凌逸无论她怎么反抗就是不停手,最终青晓晓还是无奈败下阵来,嘴里连声娇呼着:“夫君,夫君,人家都叫了你就不要痒人家了嘛……咯咯咯……哎呀,我错了,人家错了,真的错了!”
“你喊不喊?”
只是鹤之骞、白雕族少族长白天锐以及在场少数一些年轻一辈兽族之人却是因此对凌逸更加羡慕嫉妒恨了。
“嘿嘿,不好意思,我与内人也是才成亲不久,年轻人嘛,遇上这种事情总是无法压抑情感,各位前辈继续,我们不闹了,不闹了。”
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许诺,一共收获了一百五十余万上品兽石的凌逸志得意满的走下了交易台,同时还冲着那满脸阴寒,死死盯着他看的鹤之骞淡淡一笑,同时挑了挑眉,挑衅之意十足。
不过他的想法还是没能付诸实践,一方面是他那十三叔及时按住了他蠢蠢欲动的身体,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明白凌逸背后的青龙族意味着什么,就http://m•hetushu.com算当下青龙族和凤族在整个兽界无数家族势力形成的风口浪尖上,他那丹鹤族也绝对承受不住青龙族的疯狂打击报复。
凌逸最后实在拿耍无赖的青晓晓没办法,便是出手下了狠招。
“不喊!”
“好!”
“呸!你都没跟人家成亲,人家才不是你的女人呢!”青晓晓闻听凌逸把话锋转移到“称呼”这个问题上,当即便是小脸一红,双颊粉嘟嘟的羞涩啐道。
鹤之骞看着凌逸那春风得意的模样,恨得双手死死攥着座椅的扶手,嘴里也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在凌逸下台把那得意的背影留给他时,他甚至想要给凌逸来一个出其不意的打击,先把他杀了,再把他身上的储物空间夺了,最后带着青晓晓赶紧离开此地,逃到家族内隐藏起来。
凌逸环顾一周,也是撑着一张老脸尴尬歉然道,由于刚才他的“凶悍”出场,也是让在场众人没有人再小看他这位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听完他的话众人哈哈一笑也就算过去了。
不过凌逸却是放心不下这四周和*图*书的环境,虽然碍于修真界内不成文的规矩,一般人不得使用神识无故窥探对方,但由于凌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无法得知在场众人的实力超出他多少,所以他没法不小心周围是否有没有什么他无法感知到的神识偷听他二人讲话,青晓晓刚问完,凌逸便是脸上笑着,表情分毫不显异样,同时用神识回应道:“嘘,这里不安全,等有机会我一定把这些事情全部告诉你,总之你就记住,跟着大爷走,吃喝全都有!哎,不对,你刚才叫我什么?喂?难道你就是这么称呼你夫君的么!”
凌逸双眼一瞪,“狠狠”抬手夹了一下青晓晓的雪白琼鼻,佯装愤怒之色质问道:“你个臭丫头有本事再说一遍!信不信晚上回去打你屁股?”
“哼,你个坏蛋越说越没谱了,反正就是不喊,就不喊。”
为了不让旁人知晓两人的对话内容,青晓晓还刻意用神识跟凌逸交流,两人明面上含情脉脉、打打闹闹,外人孰不知两人正在交谈着令人震惊的内容。
“好,到时候还望前辈您不吝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