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七十八章 白雕族出售的宝物

停住脚步的鹤之骞突然转身,双眼死死盯向二楼一直关注着他的凌逸和青晓晓,咧嘴阴阴一笑道:“亦灵,在历练开始之前,鹤某会去找你的,到时候,希望你不要让鹤某失望。”
“直接开打?”
“这件宝器并非是那人类修士的本命宝器,而应该属于一种自保的辅助类宝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白雕族在得到这件宝器的时候曾经试验过,此宝器的威能几乎是用一次,其中蕴含的能量波动便会减弱一分,据我白雕族所观察,这件宝器应该仅剩下三次的使用机会了。”
白岳说完,鹤之骞哈哈一笑,嘴头上占了便宜,又在白岳父子俩身上讨到了便宜,他也不是占了便宜不知道收手的人,对于白岳说的话,他也没多说什么,而接下来那白雕族口中的宝贝,无论碍于两族的关系,还是身上兽石无缘无故被凌逸坑走了五十万上品兽石这一点,他都无法继续参与下去,如果他想要http://www.hetushu.com那宝贝,在此之前也不会出言对白雕族不敬,跟白雕族眼下闹成这个样子了。
白岳看着鹤之骞带人离开,随即狠狠拍了一下手下围栏,若不是这一拍把握了力度,恐怕这整个围栏都要被白岳一下子拍成粉末,待得他稍稍平缓了一下心境,才是缓缓吐出一口气,笑着与在场之人说道:“今日实在对不住大家,是白某乱了大家的心情,我们现在就进行最后一场交易,希望这件宝物能让免去今日我白雕族的不是之处。”
“白雕族果然霸道的很啊,连参加个交易大会都随便往外赶人,唉,这种交易大会早知道不来也罢,白岳族长,请了!”
白天锐说完,场内众多原本一听是人类修士宝器而跃跃欲试的兽族之人顿时心情萎靡下来,这宝器的珍贵程度不用白天锐说他们也知道,但问题在于,你白雕族拿这个东西作为最后一件物品出售,www.hetushu.com肯定是想卖个大价钱,可只能用三次的宝物,谁愿意花那么多兽石去买?!
凌逸早就猜到今日跟鹤之骞结下的梁子不会那么轻易就结束掉,正是因为鹤之骞在此次交易大会上的种种表现,凌逸早已看透这厮心胸狭窄、记仇记怨的性格,不过既然凌逸在对方对青晓晓怀有不轨心思的时候选择了与其站到一个对立面上,那他就永远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好!但愿你不会为今日之言后悔。”
鹤之骞看着凌逸那满脸淡然,分毫不为自己威胁之词所动的模样心里实在是气的很,好在此次交易大会过程中没有太过珍贵的宝贝,而他也如愿以偿的在此过程中买到了一些自己和家族需要的东西,若是真因为凌逸在他这里坑走五十万上品兽石而没法完成任务,恐怕鹤之骞就不会这么容易的离开了,起码等交易大会结束,他怎么说也得想办法先恶心恶心凌逸。
说完,在场和图书众人也是被这宝物的出场牵动了心思,早已不再去管白雕族和丹鹤族的恩怨纠葛,金猿族、紫蜥族双方也是一脸感兴趣的样子,白岳扭头冲着自己的儿子白天锐示意一下,后者授意便是举步走下二楼,来到那交易台上,随之神识一动,便是从他那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一个雕刻着白雕的白色玉质盒子。
“鹤兄走好,欢迎鹤兄多来找在下讨论修炼方面的问题,而且到时候还请鹤兄不吝赐教!”
“鹤之骞,你说话有些太过了!今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白岳不予追究,你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
将这盒子安安稳稳的放在那交易台上,白天锐没有急于打开盒子,而是冲着在场众人抱拳环顾一周算是示以礼数,继而慢悠悠的介绍自家这宝物道:“此物说来也是有些年头的宝贝,我们大多兽族之人都清楚,数万年前,众界才开始关闭了彼此之间的通道,至于真实原因究竟为何却不知晓,所以在我兽hetushu•com界之中,的确有着不少属于其他修炼种族之人遗留下来的宝物,而这些宝物,除了数量十分稀少这一特点外,也是用一个少一个,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兽族虽然与其他种族的修炼者关系不是太好,却也不得不说一句,尤其作为那人类修士,他们研究的炼丹之术、建阵之法、炼器手段等诸多能够借助外物来提升修炼者实力的神通毅然要比我兽族之人强悍许多,这也是我们兽族之人早在很久以前,经常会败给人类修士从而沦为对方坐骑的原因,这段历史虽然惨痛屈辱,却无法掩盖人类修士在这方面的强大,今日我白雕族出售之物,便是那数万年前,甚至可能更早的人类修士在兽界遗留下来的一件宝器。”
鹤之骞闻听白天锐之词眉头一挑,轻声疑问道,随之摇头一笑,摆手说道:“不不不,在这种场合里怎么能开打呢?况且之前白岳族长也说了,在这次交易大会上可不能找茬,万一你们白雕族给和-图-书鹤某安上一个破坏交易大会规矩的罪名,那我不是死的很冤枉?白天锐,你放心,咱们两个迟早会有一战,只是希望你在那之前,能安然无恙的从历练空间里面出来。”
白岳听到鹤之骞这么诅咒自己的儿子,之前后者又说了那么多对白雕族不敬的言辞,如果此时他再任由鹤之骞猖狂下去,恐怕白雕族在兽界的地位就要堪忧了,如果每个兽族都觉得他们白雕族如今好欺负,别说来找他们白雕族的麻烦他们不能解决,就算能够每次都轻易把不长眼的兽族之人灭杀掉,那整日光是处理这些事情累都要累死了。
至于最后谁被谁恶心我们已经无从得知,因为鹤之骞在警告了凌逸一番后,便是拂袖带着他那十三叔往门外走去,不知道去哪里了。
鹤之骞最后说了一句,在一阵长笑中带着那佝偻老者,也就是一路保护他的“十三叔”举步往外走去,在场众人神情复杂的看着鹤之骞往外走,可到了那门口处,他却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