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九十六章 他是讨人厌了一些

鹤飞先是疑问一声,接着还不等凌逸作答,他便是继续点头、一脸赞赏之意的说道:“不错不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之前在兽界之中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孤陋寡闻了,只听说青龙族年轻一辈出了个青玄和青煜,倒是没听过还有叫青亦灵的……”
也正是因为抓住了这一点,所以丹鹤族才是有恃无恐,实际上确然就是,假如放在青龙族放言要与凤族联姻以前,别说凌逸只是坑了鹤之骞五十万上品兽石,就是五千万,丹鹤族也得赔着笑脸乖乖奉上!
“前辈谬赞了,晚辈也都是一些花拳绣腿的功夫,哪里能跟青玄、青煜两位兄长相比。”
“放你娘的屁,你们算什么东西?!”
说这脏话的人是青拓之父,青拓的爹从外形来看跟青拓差不多,都属于大块头、看起来大大咧咧不管不顾的人,这要不是开始青龙耀不让他说话,在双方交谈的初始他就已经大打出手把这些垃圾扫干净了,什么狗屁丹鹤族,要不是近日不知道踩了什么狗屎运让其家族长者接连晋级,他们还不知道在兽界www.hetushu.com哪个角落呆着呢,被这种垃圾“暴发户”的家族堵在门口,任哪一个青龙族之人都不能接受的了,更别提青拓之父这脾气火爆的家伙了。
“道歉?用不着你道歉,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诸位请便,真要是闹起来,你们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
凌逸见这一对老小狐狸不知道心里怎么算计自己呢,当下也是决定见招拆招,在鹤之骞抱拳准备躬身的时候连忙虚扶一下,摆手坦然道:“别别,这我可受不起,况且昨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总不能什么都怪鹤兄,虽然鹤兄嘴是贱了一些,人是讨人厌了一些,行为举止也都让人恶心了一些,但知错能改就善莫大焉嘛,咱们以后还是好兄弟,有什么麻烦事说不定我这做兄弟的还得仰仗鹤兄你呢。”
鹤飞表情惶恐,言语上说是道歉,但实际上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厮根本就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意思,压根就是来找茬的,什么狗屁惶恐,什么狗屁道歉,鹤飞如今在青龙族等人面前装装样子表示一下恭敬就已和_图_书然算不错了,逼急了他们,他们跟青龙族来个鱼死网破,虽说最后败得一定是丹鹤族,但只要有一个出头的,后面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兽族之人因为青龙族和凤族联姻一事大闹这两个家族的领地,届时他丹鹤族一个暂时连十大家族都排不上的“小家族”拉上这么一个雄霸兽界多年的青龙族一起共度黄泉路,谁亏谁赚心里都明白。
而青龙族仗势的这个态势,显然也是那么的底气不足,正如青拓之父这般,如果青龙耀对丹鹤族真是没有任何顾忌的话,岂会让他们安安稳稳的站在这里说那么多话?
鹤飞上前一步,双手负于身后,一身老前辈的姿态与凌逸说道:“跟你们这些年轻人相比,我们年轻的那时候实在是愚钝过头了,修炼速度完全跟你们比不上,对了,我叫鹤飞,是丹鹤族现任族长,也是鹤之骞的父亲,今日前来叨扰亦灵小友,主要还是为昨日在那交易大会上的事情给你道个歉,骞儿,过来,给亦灵小友道歉!”
鹤飞不知道凌逸的身份,所以还以为凌逸跟着和_图_书的是青龙族族姓,误把凌逸唤作了青亦灵,不过称呼都是次要,重要的还是该解决的事情。
青龙耀分毫不给鹤飞面子,脸色一沉哼了一声回绝对方的要求道,而鹤飞对此也根本不显露半点怒色,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回应道:“别啊,龙耀兄,你说往日咱们家族之间也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好不容易抓住孩子们这个机会好好亲近亲近,莫不是龙耀兄觉得我们丹鹤族连跟贵族交个朋友的资格都没有?”
凌逸面带谦虚,提到了站在人群靠前的青玄、青煜两兄弟身上,青玄只是笑了笑并没多说什么,而青煜却是无声冷笑一下,心底不知道多希望凌逸今日能在丹鹤族手上吃瘪,让那满脸担忧之色的青晓晓见识一下她挑的男人究竟有多么垃圾。
站在鹤飞旁边的鹤之骞凑到前者旁边轻声说了一句就是他,鹤飞点点头,笑着看向凌逸,凌逸这时也是开口抱拳道:“这位前辈应该就是丹鹤族族长了吧?晚辈亦灵,在此见过前辈了。”
双方心里都跟明镜一样,明白彼此之间的情况,鹤和-图-书飞那边是说什么都得把昨日鹤之骞吃亏的场子找回来,而青龙耀明明是打算把凌逸叫出来解决一下这件事,但碍于面子他总不能人家跟他说什么他就听什么,那青龙族的霸主威严还往哪放?!
虽说凌逸这么有恃无恐也存在青龙耀等人在场的原因,不过只要凌逸不是太傻太天真,肯定也明白青龙族当下的局势,明知道青龙耀等人或许不会因为他这么一个小辈放肆与丹鹤族开战,凌逸还能这么明摆着阴损鹤之骞,只能说要么凌逸就是彻彻底底的白痴,要么就是这厮有着足够骄傲的资本。
不过这时,恰好去楼上叫凌逸和青老出来的青拓已经带着两人来到了门口,在青龙族众人的让路和注视下,凌逸缓缓走到前方,先是直接无视鹤飞等人,恭恭敬敬的跟青龙耀还有青绝等一众长辈抱拳施礼,继而才是转向鹤飞。
鹤飞所说义正言辞,从表情上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而鹤之骞也极其配合鹤飞的言语,上前两步抱拳跟凌逸说了一句对不住,可他脸上却一点歉然的样子都没有,甚至还隐含着一抹笑http://www.hetushu.com,那笑容的意味不明,却显然不是什么好的笑容。
“你就是亦灵?”
而其他丹鹤族之人闻听青拓之父这话以后立即都阴沉下了脸,甚至有些人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法力,正当青拓之父走出人群甩着他那对大拳头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鹤飞却是偏头对身后的丹鹤族之人喝道:“都退下,谁让你们如此无礼的?难道不知道你们面对的是什么人吗?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毕竟能在这种大场面下还能岿然不动,丝毫不惧这种大场面的年轻人,起码他自问换个位置,鹤之骞就做不到。
显然,从凌逸损人的功夫来看,这厮绝对属于后者。
鹤飞表面上来看实在斥责自己的族人,可是任谁听了他的话都不会觉得舒服,而且明显这家伙话里有话,是在一边埋汰青龙族仗势欺人呢。
在说这些完全就是明目张胆损鹤之骞的言语时,凌逸的表情也是显得十分认真淡定,一点怨恨或者其他不爽的神采都没有,这让鹤之骞父子俩暗暗更加记恨凌逸的同时,鹤飞作为一个过来人,也是默默把凌逸的层次暗自拔高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