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九十八章 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

青绝显然不愿意让亦灵跟鹤之骞斗,一方面是有些不相信凌逸的实力,另一方面则是顾及到青龙族的面子,正如鹤飞所计划的那样。
鹤飞又是长笑一声,称赞道:“好好好,难得亦灵侄儿不嫌弃我这老头子,行,既然如此,咱们也就有话明讲吧,主要是昨日骞儿回来跟我说了当时在交易大会上的事,加上我这老头子对于你这种翘楚后生一直十分感兴趣,也想着只有在比骞儿强的孩子身上才能及早发现他的不足,也好让他早些多做学习改正,今日一看,亦灵侄儿别的不说,这性格和处事方式方面就不是骞儿所得比得上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这有点好奇,想看看亦灵侄儿你的实力。”
青绝终于是耐不住鹤飞的咄咄逼人,脸色一沉当即与其放声说道。
鹤飞仰头一笑,接着面色一黯,作极度惋惜状与凌逸解释道:“亦灵小友你……”
而鹤飞见了凌逸这终于算是符合他这个年轻http://www.hetushu.com段的举止表现,却是摆手连连解释道:“亦灵侄儿这是哪里的话,身为青龙族之人,本身就有跨级挑战的资本,况且我都认你这侄儿了,难道还能让你吃亏受伤不成?这就是单纯的切磋一下而已,放心,我会让骞儿注意点分寸的。”
斗法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先对敌人产生了恐惧之情,那这战斗还打什么?直接认输不就完了?即便鹤之骞在青煜手里吃了亏人们只会觉得是正常事,而不会说丹鹤族哪里哪里不行,可是那样的话,可就达不到今日他们想要挫挫青龙族锐气,从而为丹鹤族正名的效果了。
“鹤飞,你到底什么意思?故意来我青龙族找茬来的?行,你儿子不是想打么,来,让青煜陪你儿子好好打一场,看看谁更强一些。”
凌逸装作自己完全没想到这一点的样子,稍微有些“举足无措”的说道,不管对方看不看得出来自己这和图书是在装模作样,但尽量示弱方面对敌的道理凌逸一直深谙于心。
奈何如今自己的父亲放了话,青煜也没办法不出面解决一下这件事,另外,他其实也有一点私心,如果在青晓晓面前展露自己强大的一面,办了凌逸所不能办的事情,兴许会让青晓晓觉得在对凌逸的印象上添上一笔比较难堪的图画。
谁知鹤飞心里还在想着,凌逸却是像个反应迟钝的孩子一样,连连摆手拒绝道:“不不不,鹤伯伯您这是说笑了,在家族之中我这实力还算看得过去,可是您看,您这一行也都是长辈们,就之骞兄一个同辈,让我跟他打,过不了几招我就得落败。”
可是既然鹤飞带着鹤之骞来了,就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可以让丹鹤族出名的机会,要是让青煜跟鹤之骞打,单是从名声上来听,这青煜就能以自己的威名碾压,让鹤之骞从心底就产生忌惮之情。
说完,鹤飞双眼死死盯和*图*书着凌逸,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谁知凌逸这时却又突然变得好像很冷静一点,一点没有刚才“举足无措”的样子,如此倒是让鹤飞不禁暗忖:这小子刚才的表现不像是装的啊,怎么现在又变的一副老成之态了,难道说这小子之前表现但凡不足的地方都是装出来的?那这小子的演技未免也太逼真了吧?!
“亦灵小友,既然你与骞儿成为了朋友,那咱们后面的事情也就好说多了。”
凌逸之所以表现的这般“复杂”,显得时而冷静沉稳、时而幼稚懦弱,就是为了让对方摸不准他的脉,本来按照常理来说他是不愿意提早展示一下自己实力从而传出去让其他八大家族年轻一辈之人提前对自己有所注意的,可一想起鹤之骞看向青晓晓时那毫不遮掩的淫秽目光,他就忍不住想要把这送上门来的“沙袋”狠狠暴打一顿!
“哦?不知鹤伯伯还有什么事吗?”
不出凌逸所料,鹤之骞的阴损显和_图_书然是秉承了他自己这父亲的性格,只可惜他的火候还差太远,远远比不上他这笑里藏刀,能够不把喜怒形于色的族长父亲。
不过青绝想让青煜上,可青煜却是一点都不情愿,试问在自己的情敌面前,自己不仅要忍受这情敌和自己设想中的女人在一起打情骂俏,惹了麻烦事还得自己出手解决,虽说对付鹤之骞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但这事不管怎么说都感觉自己像是犯贱一样,明明让人扔了一身恶心的垃圾,自己还得负责打扫,你说这事憋屈还不憋屈?!
“鹤伯伯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侄儿便是,不必小友小友的叫,显得生分。”此时凌逸就像真的相信鹤飞一行人是来找他道歉交朋友的样子,生怕彼此之间关系生分了,抱拳施礼打断鹤飞的话道。
鹤飞嘴上是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你小子吞了我五十万上品兽石,还让我丹鹤族在那交易大会上如此丢脸,不在你身上留下点伤怎么行?到时候就来一http://m.hetushu•com个拳脚无眼,当下青龙族顾忌其他兽族联合围攻还来不及,总不会因为你一个小辈与我丹鹤族大打出手吧?!只要这一战教训了你为我丹鹤族涨涨声势,五十万上品兽石倒也算是值得了。
想着,鹤飞还不留痕迹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朝他们两族这边指指点点议论不停的其他兽族之人越来越多,他嘴角也是不自觉咧起了笑容。
于是鹤飞听得青绝所言,当即便是笑道:“青绝兄这是哪里的话,骞儿和青煜两个人就跟当初咱们两人一样,在青绝兄的手里,我鹤飞自认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再说这件事是骞儿和亦灵侄儿的事情,他们的事情难道不该他们自己解决吗?”
鹤飞说的振振有词,青绝却是嗤之以鼻道:“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哼,亏你这话也说得出口,青煜和鹤之骞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莫非你觉得亦灵和他就是一个层级的对手了?鹤飞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连这种问题还要别人指明了给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