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零二章 战鹤之骞

丹鹤族的法力颜色相对而言就好看的多了,青龙法力那一通青光显得颇为普通,当然,这也只是单纯用肉眼来对比的结果,假如细心去感受,就不难感受出那青龙法力之中所夹杂的一丝王者气息。
而攻击简简单单就得手的凌逸,则是缓缓收起攻击的姿势,身上青光光芒不减,笑着朝退出去十几丈、满脸阴沉之色的鹤之骞笑道:“看来我这些年的修炼还算有点用,没辜负家族长辈的栽培,怎么样之骞兄,我这一记青龙爪威力还算可以?”
然而鹤之骞想要先不温不火的打打,凌逸却想的是赶紧结束这场比斗,哪怕再怎么惊世骇俗,也必须在围观其他兽族之人没评估出他确切实力有多么变态的基础上完成对鹤之骞的惩戒。
“求之不得。”
不过法力光彩的好看与否却并不决定着双方谁法力浑厚强弱和法力威力大小,说白了,两个习武之人若是切磋武艺,光凭好看m.hetushu.com的招式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想要赢,就必须有足够把对方打趴下的力量和技巧!
“亦灵兄弟,你这一爪好像不是那么有力量啊,不会是担心青龙族神通过于强悍伤到兄弟我?”
所以,在这一记青龙爪的运用上,他已经运足了“玄灵后期巅峰”境界的全部力量。
显然,今日之战,鹤之骞是打算好好给凌逸长长记性,让他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了!
飞驰的凌逸很快便来到鹤之骞近前,而鹤之骞却也没打算出手就下死手,而是打算先尝试着在自己不吃亏的前提下看看凌逸到底有多少斤两,毕竟如果他现在就下狠手,估计青龙耀等人就会立即出手将二人分开,不让彼此之间的战斗继续下去了。
眼看着凌逸一爪朝自己胸口抓来,在那一瞬之间,鹤之骞还不忘讽刺着凌逸,可后者却是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尽快把青和*图*书龙爪攻到鹤之骞的身上,待得这一记青龙爪距离鹤之骞胸口还有不足半尺之远的距离时,被那青龙爪携带威势所猛然一吹,差点就站立不稳的鹤之骞才猛然惊醒,原来凌逸这一招看起来没有多大威力的青龙爪,好像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一声闷响在鹤之骞胸口处发出,接着人们便是看到鹤之骞双腿脚踩大地,在地面上不断往后面退了十几丈的距离,两脚之下更是拉出了两条浅浅的沟壑,在两人肢体撞击的刹那,鹤之骞喉咙里还闷哼一声,显然是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力,让身体在那一刻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触。
所以鹤之骞要慢慢玩,循序渐进的跟凌逸进行这次比斗,待得时机成熟,所有人都以为两人会不温不火的打下去的时候,再出手突施暴力一击,给凌逸来一次血的教训!
最后看了鹤之骞一眼,凌逸淡然吐露一声,继而便是探手化爪,在龙爪于其右手瞬http://m.hetushu.com间形成的过程中脚下步子一蹬,极速朝鹤之骞攻击而去,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青龙族诸多长者无一不是眼前一亮,之前凌逸把体外用青龙法力凝聚出一层龙鳞时他们已是开始惊叹凌逸对青龙族法术神通理解之透彻,如今观得凌逸出击态势,更是忍不住小声叫了一句“好!”
事已至此,鹤之骞尽管暗中责怪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可这攻击到了近前,他想躲或者想全力反击也来不及了,如此便是只能将丹鹤法力全部调动到双臂之上,而后两手交叉在胸前,以防御的姿态硬抗凌逸这一记青龙爪。
凌逸淡笑,完全不担心的回答道。
凌逸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鹤之骞那边也是不甘示弱,丹鹤族法力于其内丹之中席卷而出,那一身专属丹鹤族的丹鹤法力便是萦绕在其周身喷薄。
而丹鹤法力则是大致呈雪白之色,不过又不是单纯的白色,在这耀眼的白光之中http://www.hetushu.com,还携带着一丝朦朦红光,就像是凡界普通丹顶鹤头顶那一抹殷红一般,于白色的基调下,显得更为突出,更容易吸引人的眼球。
鹤之骞瞧着凌逸这看不起自己的模样,心下也是发起狠来,继而也不多说,右脚往地面上狠狠一踏,顺着他这一踏的威势,其身上丹鹤法力瞬间升空,接着凌逸便是在其头顶半空中看到一只丹鹤徐徐凝聚出来,而他那双手也是不断掐诀结印,瞬息过后,鹤之骞便是发令道:“丹鹤振翅!”
“之骞兄,请!”
既然说了是“玄灵后期巅峰”的力量,也就是说凌逸没有爆发他那浊之道义每一次提升修为,体内能量程度就会比寻常修炼者多凝厚几十倍上百倍的威能,如果单纯以法力浑厚程度和威力而言,凌逸全力出手,他如今对应着“玄灵后期巅峰”境界的法力,恐怕已经能跟非浊之道义修炼者涅灵后期的境界差不多了。
本来是打算言语上嘲讽凌逸的鹤和图书之骞没想到第一招便让凌逸占了便宜,不仅准备好的讽刺言语没机会说出来,自己还在最开始就丢了脸,心中羞怒,鹤之骞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双臂,抬起头一脸沉色回应凌逸道:“虽说你我二人在整体实力而言谁也不占便宜,但总归我也算是年长一些,这第一招理应让着亦灵兄弟你点,不过接下来兄弟你可要注意了,为兄可是要认真了。”
法令落下,其头顶那只巨大丹鹤点着脚步,两只短小的雪白翅膀突然展开,而后朝凌逸所战之地使劲一扑,两道白光匹练便是就此朝凌逸攻来,见此攻击,凌逸也是不慌不忙的掐诀结印,在鹤之骞这一攻击的过程中,朝那两道白光匹练接连激射两记青龙指。
再说凌逸和鹤之骞两人,双方战斗状态已经达到了巅峰,两人遥遥对视,凌逸眸中所含的是淡然之色,嘴角也挂着他那一抹招牌式温和笑容,而鹤之骞也在笑,不过连同眸中神色一样,却是阴狠的意蕴。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