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零五章 处处压制

凌逸体内气血翻涌,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接下来的动作,在鹤之骞身形倒飞的过程中,凌逸双手法决连打,一条条法力青龙开始在其周身凝现,不多时,六条法力青龙便是在其周身游动而出,待其法令落下,这六条丈长青龙便是龙啸着朝鹤之骞追击而去。
这一次对拼又结束了吗?
青晓晓因为太过担心凌逸,所以根本忘了凌逸和青逝对战时的具体表现,而青晖见到凌逸对战,也是那次被他和青煜暴打一顿根本没有还手的一次,所以能看出凌逸此刻表现的人只有青子涵。
现出兽体的一部分,鹤之骞面带狠色,二话不说就是直接朝凌逸胸前横扫而去,而他那丹鹤翅膀的尖端此时也是犹如剑尖,意在给凌逸来一个开膛破肚。
甚至青拓这种脾气相对暴躁一些的青龙族小辈都开始替凌逸捏一把汗了,这小子分明就是占了一点便宜就开始装逼么!可是装逼你也得找个合适的时候www.hetushu•com再装啊!难道他还看不出来鹤之骞是在招招要他命么?!
被鹤飞提醒恢复了神智的鹤之骞深深呼吸着,尽量调整自己的状态,而凌逸此时也没有多做什么,就站在那里等着鹤之骞恢复过来,此状让不少青龙族小辈都暗暗为凌逸捉急,明明你在境界修为上就吃亏,如今还不赶紧抓住机会乘胜追击,反而等着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找回自己,重新掌控对战斗招数的把握,如此这般耗下去,就算凌逸再怎么让他们惊讶,手段再怎么熟练,估计最后也难逃被耗得法力跟不上的下场。
青拓以及其他那些只看了前者和凌逸一拳之斗的青龙族小辈当然不算在其中,毕竟他们看到的只不过凌逸实力的冰山一角。
反观凌逸,本来这一击他完全可以闪躲开,可是他却没有那么做,只是站在那里任由那丹鹤翅膀横扫过来,他那一身的龙鳞其实也不全是和-图-书由青龙爪之法凝聚出来的,青龙爪之法的神通介绍里只说青龙爪修炼完全,可以使得双臂覆上一层龙鳞来提升青龙爪的威力,至于凌逸这一身青龙龙鳞,虽然也是青龙法力凝聚出来的,却跟青龙爪没有太大关系,他这是为了在衣袍碎裂的情况下遮羞,也是因为青龙法力的纯正浑厚而显现出来宛如实物的防御手段。
一旦修炼者在斗法过程中法力跟不上了,就跟与别人比拼赛跑却脱力的黑马没什么两样,最终还是难逃被老手远远落在身后的结果。
不过看起来凌逸对此却一点也不担心,好似意在给对方一个公平的对战一样,可是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公平,凌逸也正是那被不公平对待的一方,他自己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还想着救别人,那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
凌逸强压下翻涌气血的之际,其实鹤之骞也不是那么好过,他那丹鹤翅膀受到凌逸那坚硬胸膛的摩擦,一阵钻心www•hetushu.com的疼痛便是瞬间传遍了全身,而接下来又受到凌逸一记青龙爪,双重痛苦入体,鹤之骞比凌逸更为不堪,不仅身形因为受力而倒飞出去,在倒飞过程中更是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选择硬接鹤之骞这一击,可不是凌逸为了装什么,也不是凌逸想要测试一下自己如今的防御能力在不施展浊之道义相关手段的前提下有多强,他为的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予以反击,让对方知道,他可不是只会缩头的乌龟!
“我就不信你这身体是铁打的!”
鹤之骞在挥力横扫之际,见凌逸根本没有后撤的意思,心中冷笑一声,出言便是凑近凌逸放言道,可让他不安的是,凌逸听得其言不仅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的样子,好像这一切都是他刻意安排的一样。
凌逸越是冷静,鹤之骞就越难平复自己内心的慌乱,心慌之下,鹤之骞也不顾什么法术施展了,当即便是只身极速冲到凌逸近前,而后那m.hetushu.com原本人形状态下的手臂瞬间变幻成了他那丹鹤本体,也就是一只长满了雪白羽毛的丹鹤翅膀!
没有!
“不躲?!那就是你自己找死,别怪我了!”
尽管青拓等人也知道有自家长辈在一边观战,凌逸的性命绝对无忧,但他们也很想获胜,很想看丹鹤族鹤飞那些人在看到鹤之骞落败后的难看脸色,虽说这种结果一开始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可从凌逸这一系列目前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获胜似乎也不是什么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凌逸敢这么玩命的硬抗鹤之骞之攻击,除了有这第一层防御手段之外,本身常年的浊果炼体也是他保证他不会受到严重伤害的根本。
鹤翅扫来,碰触在凌逸那铺着龙鳞的胸膛上发出一阵摩擦火光,青色与红白之色光彩交错闪烁的同时,饶是凌逸身体强度再怎么强悍,也是忍不住被鹤之骞这暴怒一击打的胸膛里一阵气血翻涌,登时便是闷哼了一声,不过他却是强忍和*图*书着同时探出龙爪,朝鹤之骞胸膛上狠狠挥出一击。
至于青龙族年轻一辈之中没有因为凌逸表现而担忧,反而因为凌逸此刻的脸色显现出一分信心之色的当属青逝的小相好青子涵了,跟凌逸对战,或者观看过凌逸一场完成对战的人在青龙族里找不出太多人,或者说,是这跟来的其他九位青龙族年轻翘楚之中极少有人目睹,不过也有那么一两个看到过凌逸斗法,青子涵是一个,青晓晓和老五青晖也是一个。
身为一个姑娘家,细心本来就是天生的秉性之一,记得在凌逸和青逝对战的时候,凌逸也是表现出这般不温不火的神色,而这种神色,显然最后带给她的结果是青逝败了。
再说凌逸,衣袍的碎裂显露出了里面那精壮的身体,虽然他的体魄不是那般强壮,也没有肌肉隆起的悍然模样,但因为那一层细密龙鳞的铺着,却是使得凌逸此刻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座坚实的青峰,任那风那雨如何吹打也无法将其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