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零七章 爹,我斗不过他

鹤之骞闻声有些自责的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父亲,同样以神识传音的方式回应道:“爹,咱们走吧,我不是这个亦灵的对手。”
原本鹤飞这个当爹的以为自己足够了解鹤飞,同时,他也是和旁人有着相同的看法,觉得鹤飞这只是单纯因为大意和不够冷静而败在了凌逸手上,鹤之骞飞到他身边后,他就把目光放在了等待他给予答复的青绝脸上,也一直等着自己儿子说出那一句“爹,刚才是孩儿大意了,孩儿要跟他再打一场!”这句话。
颜面的确重要,但相比于颜面更加重要的却是……
如此想法更开始要和凌逸比斗的时候,完全是两种极端不同的思维,至于心高气傲、心思阴损的鹤之骞为何会产生这种变化,旁人若是要问的话,他肯定会毫不客气的告诉对方:你想知道?去找一个你们家族里的涅灵前期族人跟他来场生死大战就知道了!
鹤之骞同样了解的一点是,假http://m.hetushu.com如之前没有自己父亲出言提醒让他保持冷静,如果刚才不是鹤飞出手帮他化解了凌逸的青龙噬之法,估计现在就算他命多硬也肯定得黄泉路上走一遭了。
不管说出这样的话来会不会引起观战其他兽族之人反感嘲讽,但起码也要比自己带着那么多丹鹤族族人上门找茬,最后却让人家打得落花流水、明明还有能力再战却是自动退缩了要强很多。
“爹……他的境界是真是假我不好判断,但是您却是一定清楚的,他若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那还好解释,这败了我也就踏踏实实的认了,可是您不知道,我之前跟他对招虽说没有多长时间,却是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压制住他,反而一切都是按照他规定的步子去走,就算是表面上看着前一手我占了便宜,后一手就指不定要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而且您也看见了,若不是您把那青龙噬之法破去,我和*图*书方才受伤的那一瞬间,真的是没有多余力气去反手为攻,甚至连基本的防御能力在那一刻都丧失掉了,虽说这一瞬间时间很短,却足够要我的命了,所以我清楚,我真的斗不过他……”
青绝见鹤飞因为自己先前所言冷静下来,收回施法的双手,就那么凌空站立着,言语中带着一丝质问之意问道。
可是身体状态还能再战,心理状态能否再战就只有鹤之骞自己知道了,从方才跟凌逸的短暂交手来看,虽说两人都是有来有往,而且也施展了几种各自家族之中的看门神通,不过鹤之骞明显能够从凌逸的攻击能力和防御能力上感觉出,对方根本就不像是一名玄灵后期巅峰之人,反倒是好像在修为境界上比自己还高,可是在想着这些的同时,他在朝鹤飞靠近之际再度以自己神识查探凌逸气息,却是发现对方的的确确就是玄灵后期巅峰之境,而方才自己爹也说了,对方就是他所www.hetushu.com了解到的这个境界,即便凌逸有什么隐匿气息的神通,在幻灵期圆满修炼者面前,总归不能完全将境界掩盖的那么好吧?!
“你不是他的对手?!莫不是他那玄灵后期巅峰的境界是骗人的?”
关心丹鹤族的名声不假,但鹤飞毕竟是当爹的,故而见到鹤之骞脸色不对,他没有急于让鹤之骞去做什么,而是先关心他的身体状况道。
哪知双方互相瞧望着等了半天,鹤飞也没有等到自己儿子那句话,等他回头疑惑的看向鹤之骞,却发现后者脸上没有他想象中的恼怒、战意、傲气,反而是一脸疑惑、恐惧、卑微,如此便是使得鹤飞大感不解,当即便是神识传音道:“骞儿,你怎么了?是不是那小子之前对你使了什么阴招?”
“怎么会有这种事!?”
心中对凌逸的实际修为没了疑虑,但这却是让鹤之骞对于凌逸的看法更加诡秘了,试想任哪一个家族的玄灵后期巅峰兽族族m.hetushu.com人,可以凭借家族神通的优势弥补这个境界与涅灵前期境界之间的差距?!
“真的不是,而且我能清晰的感受出,他施展的每一招都根本不是他那个境界所能拥有的法力破坏力,好像在他面前,反而我的境界要低上一大截……”
“鹤飞,说说吧,你今日来我青龙族到底想做什么,如果单纯是为了你家小儿和我族亦灵比斗之事,恐怕犯不上你这个丹鹤族族长,一介长辈身份的人下这种死手吧?”
至于黄泉路上有没有回头路,这可没人知晓,毕竟走上黄泉路的,都没有再回来过。
性命。
青龙族的确是强,但青龙族的法术神通却绝对绝对没有强到这种地步,这一点在场每一位与青绝这一辈青龙族之人交过手的人都知道,对方最多也就是能够凭借青龙族神通的先天强大,以及继承了万万年来青龙族那兽界霸主的青龙气息可以稍稍压制他们一些,但最多也就是压制一个小境界的差距,像凌逸这和-图-书种以玄灵后期巅峰之境轻松打败涅灵前期的修炼者,兽界不敢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起码眼前这几代兽族之中却是没有一人能够做到。
“难道说,之前那一幕不是因为你大意轻敌,也不是因为那小子运气使然?”
心情平静下来的鹤飞没有急于回应青绝的话,而是转头看向自己方才被凌逸攻击抛飞出去的儿子鹤之骞,这时鹤之骞也是从那短暂的伤痛中回过劲头来,因为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所以现在鹤之骞除了嘴角挂着一抹未干的鲜血外,依旧是生龙活虎,分明是再跟凌逸大战个几百回合都不带皱眉的样子。
外人只道是鹤之骞因为大意被凌逸击败了,却根本无法体会到身为当事人的鹤之骞那心里的实际感受,虽说心里对于此战的结果怀有不甘之意,而鹤之骞本人也的确有一些丹鹤族他目前能够修习的压箱底神通没施展出来,可是鹤之骞就是清楚,他若是跟凌逸玩命,最后死的一定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