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零九章 给丹鹤族台阶下

丹鹤族族人在不甘的气氛中悻悻离开后,在场诸多观战的兽族之人也纷纷散开了,其中是否有十大家族之人谁也不清楚,可不管怎么说,“亦灵”之名,在历练空间开启之前的这剩余两天里,必然会传遍整座青峰了。
凌逸冲着满脸疑惑带着稍许愤怒之色的青绝轻微摇摇头,继而上前两步抱拳一拜道:“如此便是先谢过鹤飞伯伯之盛情了,日后有机会晚辈一定前往丹鹤族叨扰,届时必会与之骞兄再度交交手切磋一番,今日之战还请之骞兄别放在心上,一切都是小弟侥幸而已罢了。”
“可是……”
一般人或许无法理解凌逸这一举动的意思是什么,不过像青龙耀这种当家当久了的族长却是明白,凌逸这分明就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为家族着想。
凌逸出乎意料的走出来给鹤飞找了一个台阶下,这是所有在场之人所没有想到的,按照凌逸这种年轻人的脾气秉性而言,此时不给鹤和_图_书飞落井下石就已然算是不错了,明明他和鹤之骞这一战就是丹鹤族算计好,想要让他丢人、让青龙族出丑的,可是最后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赢了这一战不说,居然在自家长辈出来给他出头的时候居然帮着对面说话。
待得丹鹤族之人走后,离着凌逸最近、也是不理解凌逸作为的青绝不由得走近他,疑声问道:“亦灵,那丹鹤族之前对你如此,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出口恶气,你怎么就把他们放走了?!”
族长之位,可不是单纯拥有实力就能当上的,想要当上青龙族这种大族的族长,就必须拥有足够服众的实力,也需要一颗精明的头脑,人情世故这方面,更是要在成长中不断学习,在考虑事情之前,必须要把握住家族大局,而不能单纯的以自己的喜怒为思考前提。
所以凌逸现在的举动对于他个人以及在场每一位青龙族族人而言都显得有些太过大度了,凭双方m.hetushu.com族人的实力也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但是以大局来看,能够把今日之事化干戈为玉帛还是上上之策,只是未免有些让凌逸吃亏了。
如果任由凌逸成长下去,先不说其实力能否与青玄、青煜这种青龙族妖孽天才相提并论,单是这一大局观的出色,日后青龙族便不免再多出一名能够扛下一片天的族人!
回到楼阁内,众人再度围坐一团,这次青龙耀把几张桌子拼到了一起,毅然像是家族开会那般,按照辈分纷纷落座,待得众人落定,青晓晓这早就担心的不行了的小美女立即跑到凌逸身边坐下,而后当着一众长辈的面在凌逸身上摸来摸去,不时还透过凌逸那衣袍破烂之处看看里面有没有流血掉肉。
而这个人,便是凌逸!
或许当下如日中天,不知道踩了什么狗屎运的丹鹤族发展速度非常之快,已然有了竞争兽界十大家族名额的资本,但丹鹤族依旧无法单m.hetushu•com对单威胁到青龙族地位太多,饶是如此,青龙族如今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威慑住这丹鹤族,毕竟人多力量大,青龙耀十分担心,万一真的因为今日之事把事情闹大,导致兽界众多兽族对抗青龙族和凤族联姻的导火线提前引燃,这场面一时间还真的是难以收拾。
青绝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他的话全被青龙族众人听到的青龙耀一见自家二弟那样子,就知道这厮肯定是不明白凌逸举动的深意,当下便是招呼青绝和凌逸一声,将青龙族众人带回了休憩楼阁之中。
也正是因为青绝一直以来都是以修炼为主,除了一些必要的场合会代表青龙族参加外,基本上都是不出青龙族的,对于一些兽界的人情世故,他不是不了解,但关乎于家族大局这一方面,他却是远远不如自己的大哥青龙耀。
鹤飞招呼身边一直低着头变得无比老实的鹤之骞一声,继而便是挥手带着众多丹鹤族族人散去了。
鹤飞www•hetushu•com听了凌逸的话,也是不自觉暗中称赞一番凌逸会为人,说话也漂漂亮亮,说实在的,青绝要是真今日跟他刚下去,他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如今有凌逸搭的这个台阶,也是让鹤飞心里大松了一口气。
“亦灵,你……”
今日之战结束,鹤飞虽然最后感激凌逸所为,但心中也是对其更加上心了一些,正如之前所讲,青绝这种没有掌握过家族大权的人或许并不理解凌逸的举措究竟为何,可越是他们这种明眼人,就越能体会出凌逸年纪轻轻,能做出这种决定来说明了什么。
“二弟,咱们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吧,顺便让我们看看亦灵有没有受伤。”
由于青绝在青龙族时一直都是自己独自闭关修炼,说他是一位修炼疯子也不为过,如今的他实力上虽然比之青龙耀只是高出那么一小截,但是旁人若是知道这厮就要突破境界再度提升以及破灵期修士提升实力有多么困难的话,就一定不会再为青绝和_图_书的修炼天赋所迷惑了。
“好好好,亦灵侄儿年少有为,今日之事便就此结束了吧,回头有机会我们再聚,骞儿,走!”
青绝一时间自是难以理会凌逸的意思,可他不能领会,不代表鹤飞这同为丹鹤族族长多年的老家伙不能领会,听完凌逸所言,鹤飞还不等凌逸和青绝多做交流,便是当先摆手开口笑道:“不必了,亦灵侄儿心怀大海,而且极其明事理,这让我这当伯伯的也是心喜非常,以后欢迎亦灵侄儿多多来我丹鹤族作客,至于喝茶嘛……下次,下次你来我丹鹤族,伯伯我给你上一些极品香茶,这些茶可都是我丹鹤族的特产,虽说不见得比得上青龙族的茶叶,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了。”
青绝略带憋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凌逸看着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副任谁也看不出是装出来的羞涩模样,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回应道:“青绝伯伯,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再说这么多人看着呢,事情闹大了总归也是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