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奈何青晓晓在青龙族内着实是太过讨人喜欢,他们这些当长辈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把目光投到青烟身上,青烟被众人这么一盯着,也是从思考自己那未来女婿之前表现惊人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见得青晓晓之状,连忙轻咳两声,而青晓晓却是恍若未闻,依旧两只雪白小手动个不停,在凌逸身上按来按去,还不时急切的问上一声“这里疼不疼?!”
虽说在场诸多青龙族长辈因为凌逸的种种表现,早已不反对这一对青龙族的俊男靓女在一起,有些关心家族走势更多一些的青龙族长老甚至希望青晓晓能够嫁给凌逸,从而把凌逸这个“半个青龙族族人”彻彻底底拴在青龙族之中,但是青晓晓毕竟还未过门,一个姑娘家家如此不矜持,这事要是传出去青龙族还不得丢大了脸。
青晓晓的关怀凌逸自然享受,不过当他瞥到在座诸多青龙族长辈的目光后,连忙按住了青晓晓乱动的小手,青晓晓生疑看向凌和-图-书逸,后者用下颚指了指在场青龙族长辈,青晓晓顺着目光看去,先是愣了那么一瞬,等她回头看向自己被凌逸抓着的小手,想起之前因为太过担心凌逸安危而做出的举动,小脸儿腾的一下就红透了,赶紧挣脱凌逸的手,双手扭着自己的衣裙,低头不敢多说一句话。
因为担心过度,观察着凌逸伤势的青晓晓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身为一个黄花大闺女,对待一个异性同辈做出如此举动究竟有多么不雅,饶是青龙族之徒再怎么豪气云天,这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的吧?!
“别他娘的整这些酸腐虚伪的话,赢了就是赢了,要不是今天鹤飞那老小子出手,估计他就得断子绝孙了,咱兽族之人比斗看的就是结果,过程是不是侥幸都是他娘的扯淡,命都没了,你还怎么跟人家说大意不大意?只不过有一点比较让我不满意的是,二哥都出面给你坐镇了,你还放那鹤飞走作甚?莫不是你以为hetushu.com我们这些老家伙不是那丹鹤族来人的对手?!”
“对付就对付,谁还没有爹和爷爷啊……”
青东没过脑子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青拓脸上委屈的同时,也是不由得引起场内再一度火爆的哄笑声,而作为在场长辈一席中年纪最小的青烟看到自家六哥这“风采不减当年”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提点道:“六哥,青拓的上梁不就是你自己么……”
青拓之父是在场众人之中脾气最为火爆豪爽的,他这种脾气跟凌逸以前刚进入青龙族时看到的青暴差不多,都属于那种敢爱敢恨,只不过青暴当初一直跟着青龙耀对付青老,所以给凌逸留下的印象不是太好,不过今日之事发生后,青拓之父肯出面给他说话的表现,却是赢来了凌逸不少好感。
看着这豪爽壮硕的汉子,凌逸心中也是生出无限好感来,因为青龙耀跟青绝感情矛盾的化解以及青龙耀如今对待凌逸的表现,在整个青龙族里,除了青煜让和*图*书他心怀芥蒂之外,其他人都已经被他认可的差不多了,起码与他有过交集的青龙族族人,他很少再有讨厌的,简单来说,对于当下这个生活环境,凌逸算是很满意了。
这时主座之上的青龙耀出面制止了他这大嗓门没脑子的六弟,笑骂一声道:“青东,你小子没脑子别以为天下人就都跟你一样没脑子,亦灵这么做乃是今日之事最好的结局,试想你我这些人拿下丹鹤族那些人是很简单,可是最后呢?引出丹鹤族那些闭关不出的老家伙们对付咱?”
青拓之父一阵长笑落罢,继而咚的一声拍了下桌子,指着凌逸说道:“亦灵小子,今日你可是给我青龙族大出了一口恶气,妈的,从看见那群鹤崽子第一眼就烦透了,晓晓这丫头跟着你,我青东算也是放心了!”
“啊?也对啊!他娘的,都被这小子气糊涂了。”
“青拓你小子在那笑什么?!笑话老子……你小子也好不到哪去!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哼m•hetushu.com!”
“哈哈哈……”
起身朝青东抱拳一拜,凌逸显露着年轻人应有的羞涩之意,冲着青东微微一笑道:“青东伯伯谬赞了,小子今日之举也不过是侥幸而已,如果真拼起来,说不定输的就会是我了。”
“哈哈哈……”
众人长笑一阵,青龙耀才是脸色一收,代替重新落座的凌逸为众人解释道:“其实你们很多人应该都和青东一样,不理解亦灵今日的做法,但是如果跟兽界诸多家族势力接触久了,你们就会明白,一个家族能否安然立于界内,其实在走第一步之前,是要把后面几十步、几百步都想透彻的,如果今日二弟跟鹤飞闹翻,我们拿下他们,甚至杀了他们很简单,而即便引出了丹鹤族那些退位的老家伙,我们自家老祖也有搞定他们的实力,可是一旦引起战争,以我青龙族如今成为众矢之的的状态,你们不觉得许多兽族会以‘青龙族仗势欺人’‘青龙族联姻为了独霸兽界’等种种理由而联合与我和_图_书们开战么?到时候就算你们再强,难道一个人还能打得过十个同境界之人?”
青东这“老小子”的举动也是逗得在场众人笑了起来,而青拓作为青东的儿子,只能是强憋着笑意,不过尽管青拓动作很小,但实在是体型太过突出,以至于青东还是抓住了自家小子那身体轻颤的细节。
青东这厮说白了比青绝脑子更加一根弦,青绝是因为太过热衷修炼,所以很少参与这些人情世故,可青东却不尽然如此,相反,他经常跟青龙耀外出或者在家族内部接待来客喝酒畅谈,只不过他参与归参与,过程中应该学会的东西却是一点没落着,这其实也怪不得青东脑子一根弦,主要是这大局观不是谁都能有的,一如在场众人在青东说完话后,同样展露出疑惑的目光来看,其实有很多人都不是太过理解凌逸的作为。
青东脾气虽然火爆,如今也正在兴头上,但是对于自家大哥的话他还是听的,心中怀有小小的不悦,他却也只是小声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