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三章 凤炫之伤

说话之人不用猜就知道,定然是这凤炫的父亲无疑了,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凤炫也是眼中含着泪水,颇为不甘的用拳头狠狠锤了一下床边,这一使劲也是牵扯到了他的伤势,接下来便是忍不住再度咳嗽起来。
“行了,让炫儿休息吧,咱们出去说,青煜好不容易来一次,总不能就这么让人家在这呆着。”
凌逸上前两步,在距离一双双疑惑眼眸盯着他看的凤族长辈面前躬身抱拳一拜,自我介绍道:“晚辈亦灵,乃是青龙族之人,后面这二人分别是我三哥青秋,还有……我这没过门的道侣青晓晓,晚辈三人也是奉家族长辈之命来看看……嗯……凤炫兄的伤势,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凤诚为首出言招呼道,而除了凤炫之父外,其他人都开始转身往外走,这时不免凌逸和青秋三人的身影便是落入了在众凤族之人的眼中。
凤诚言语之中明显带着浓浓的惋惜之意,而且其中也是有着对于和-图-书此次历练之事凤族其他九个年轻小辈的担心,之前就多次提及过,假如凤族在这个节骨眼上少个参加历练之人,不光是对凤族,以至于青龙族都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不过这些事情也不是他一个外人可以把握的,方才听凌逸说也是代表青龙族来看看凤炫伤势,他不由得怀着稍许期望问道:“莫非亦灵侄儿身上带着跟青煜侄儿不同种类的灵草了?”
“你们是……”
而提前一个人过来的青煜,在人群分开的那一刹那,凌逸三人也是锁定了那厮的身影,此时青煜正不断从储物戒指里翻取着家族长辈让他带了过来的疗伤灵草,一次又一次的往床上受伤之人身上安置,只是那人群分开的时候,凌逸分明看到青煜正眉头紧缩,从那隐约可见的受伤之人身上取下前面一株灵草。
显然,青煜从到了此地直至如今已经不知换了多少种灵草了,可是那床上受伤之人的伤和_图_书势似乎太过严重,所以一直没能帮上什么忙。
虽说因为青龙族和凤族联姻的原因导致此次历练可能除了空间之中老祖宗遗留下来的考验外,还极有可能要面对其他八大家族,一共八十名同辈之人的算计,可是伴随着这危险,里面也有着在兽界内可能永远遇不到,也想象不到的大好机缘。
那被称为“炫儿”的凤族小辈有些虚弱的声音从人群里面发出,凌逸此时很想说自己这里有可以恢复其伤势的丹药,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实在是有些哗众取宠的姿态,而且人家还没注意到他呢,太过主动也达不到让对方深度感激自己,从而有助于他跟凤凰圣女之事的效果。
最外围的一位同样有着俊美五官的中年男子一见凤哲进门,赶紧让众人分开,凤哲也是借路走到了里面,接着人群再度围上,根本没人注意到凌逸三人的到来。
青煜对凌逸的排斥根本没做太多遮掩,他这番表现也是让凤http://www.hetushu•com诚等一众凤族长者大致了解到,好像这次青龙族历练之人好像有些内部不太和谐,如果以这种情况参加历练之事,恐怕会影响大局啊!
那“炫儿”见自己二伯如此为难,而自己也不想错失这次历练的机会,假如他这次历练过去,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参加这种盛宴之事了。
“凤诚伯伯,我这带的灵草好像都没什么用……”
闻听凌逸所言,在场众人恍然点头,这时接待他三人上楼的那位凤哲长老也是出面为凌逸三人的身份附和道,这时在人群最里面、也是在场众人的当家之人凤诚走出人群,招呼青煜道:“青煜,你看这三人是不是你家族同辈?怎么你们没一起过来啊。”
青煜闻声跟着走出人群,脸色稍有阴沉的看了凌逸一眼,继而恭敬回答凤诚道:“嗯,他们的确是我青龙族之人,那是我三弟、小妹,还有前面这个……也是家族的同辈。”
说着,那“炫儿”就要起身,www.hetushu.com不过却是听得一声悲意、恨意十足的中年男子发声道:“凤炫,你给老子躺好了!就算咱们不参加这次历练了,你也给我好好把命保住,老子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你死了让我跟你娘怎么办?!”
为首一位容貌不用说凌逸也清楚的俊美中年男子一见凌逸三人在人群后方傻站着,不由得第一个出言疑问道,而青晓晓和青秋两人显然以凌逸为首,青秋是不爱说话,青晓晓是夫唱妇随。
人群中有一人劝慰凤诚一句,此时凤诚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正是当下凤族族长之下、在凤族地位最高的人,而凤诚闻听那人根本就底气不足的安慰之言,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但愿如此吧,其实咱们也都明白,像炫儿这种伤势,如果没有逆天的灵草,恐怕是……就算恢复过来,我这当二伯的也不能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啊!”
凌逸三人就站在人群外围毫不着急的等着,不多时,人群之中便是传出了青煜失望的言语和_图_书,而那被称作凤诚的凤族长者也是声音中带着难掩的苦涩回应青煜道:“没关系,回去替我感谢一下龙耀兄的好意,主要是炫儿这次受伤实在是太过严重了……这里又没有人出售极品疗伤灵草,恐怕这次历练之事炫儿是去不了了,唉!”
有机会能让自己变强,谁会不抓住机会呢?修炼之道若修至极致,长生、权势、美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且还能受到世人瞩目,名留青史,如此诱惑,恐怕是个思想正常的人都不会从来没想过。
“咳咳咳……”
况且这个被称为“炫儿”的人在家族小辈之中实力还算是出众,只不过性格上太多鲁莽,若不是在来路上太过自信大意,恐怕也不会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了。
“二伯,你看,我真的没事!”
“二哥,咱们还是让炫儿多休息一下吧,反正距离历练之日还有一些时间,说不定回头能找到什么疗伤的灵药呢。”
“咳咳……二伯,我没事,历练我能去!我不能拖家族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