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五章 这伤我能治

凌逸思绪被凤诚之言打破,在场二十余名凤族族人,基本上没有一位年轻小辈,想来也是凤诚担心这些帮不上忙的家族小辈过来打扰到凤炫心境,故而才没让他们过来,如此一来,便是使得凌逸没能见到凤凰圣女。
念及如此,又被凤诚一言之词拉扯回了心绪,凌逸冲着凤诚尴尬一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被诸位长辈的长相给惊住了,之前晚辈很少出入家族,对于兽界众多家族势力的特点也不是很了解,今日得见凤族诸位长辈风采,心中一时情绪难以压抑,让诸位长辈见笑了。”
凌逸被凤炫之父这无意的一抓也是稍稍疼了一下,眉头稍稍紧凑一分,看得凤诚赶紧把自家这三弟拉开道:“凤冷你别激动!你那手力别把亦灵侄儿弄伤了!”
凤诚等人恍然,不过却没有因为凌逸间接从容貌上的夸奖而展露什么自豪神色,只是担心问道:“这些都不重要,亦灵侄儿刚http://m•hetushu•com才也看了炫儿的伤势了,不知有没有办法帮他医治一下?就算是缓解一下炫儿的伤痛也好。”
揭开伤口,凌逸靠近了一些仔细瞧望一番,这一通观察差不多用了半盏茶的功夫,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什么“医者眼力”去查探其伤势具体如何,只是看了一眼确定那外翻的皮肉以及短时间内无法愈合长出新肉的伤口外表颜色正常,不像是中毒或者中了什么术法,他才是暗自松了一口气,想着那活肉生骨丹应该可以帮凤炫解决这番伤势。
只是最近凤炫之事闹得实在是凤族之人没有心情外出去青龙族见识一下这个机缘丰厚的小辈,所以一直才没有机会见到凌逸。
在这种场合之中没有见到凤凰圣女凌逸心中也说不上来是失落还是松气,毕竟假如此时见了面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与之交谈,直接说明自己的身份,告诉她自己来找m.hetushu.com她了?
没有言语上的回应,凤炫之父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向凤炫胳膊和腿部用绷带包扎的地方,随后死死盯着凤炫的脸色把那伤口揭开,在此过程中还是不免牵扯到了凤炫的痛处,使得后者眉头轻轻紧凑了一下,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父亲太过担心,还是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
有道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如果不给凤族一些让对方重视自己的资本,他该如何表明身份,让凤族长辈安心的把凤凰圣女交给他呢?!
过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想问问凌逸情况的凤诚才是出言问道:“亦灵侄儿,你在找什么呢?”
凤炫之父狐疑的看了凌逸一眼,想到眼前这个小子不过是一个毛头小辈,在兽界之中的名声更是比不上青煜,甚至可以说他们之前从来就没听说过青龙族还有一个叫“青亦灵”的小辈,虽然那交易大会上传回来的讯息说眼前这年轻人在场拿出了不和_图_书少珍贵的灵草宝根,但当时凤族三人也问过了,凌逸当时说自己身上并没有疗伤灵草,难道这才不过一天多的时间他就有灵草了?
就算有,这一天的时间他也不可能如此碰巧就在这青峰之上碰到了吧?如果他身上现在有灵草的话,也一定是青龙族长辈赠予的,既然青龙族派青煜带着数种疗伤灵草过来先试过了,凌逸身上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凤冷,也就是凤炫之父听得自家二哥之言连忙松开了手,而在场近乎一半以上都是中年美妇的凤族长辈闻声也是一改愁苦神情,一时间让凌逸也是有了一种“身处花丛中,情绪终放松”的感触。
“此话当真?!”
罗迦百幻花的名头其实也是凤族之人后来才听说的,当日三位凤族之人闻听凌逸身上没有疗伤灵草便提前离开了,后来因为传闻过于火热,才是逐渐有人把白岳以赤隐铃铛从凌逸手里换取一株罗迦百幻花的事情传出来,而听了罗和图书迦百幻花的名头以及效用,凤族之人也是颇为感兴趣,同时也加大了一分对凌逸的关注。
这样未免太过唐突,对方也不一定能接受的了,何况在场还有那么多凤族长辈呢,他这位破坏了人家家族圣女贞洁的毛头小子在凤族之人心中究竟是何形象他还不是很清楚,自己今日也是第一次正式接触凤族之人,与对方有没有仇暂且不提,反正没恩就对了。
凌逸闻言鼓足了底气,认真的点点头回应道:“凤炫兄的伤势的确很重,不过想来我还是有一些把握能够帮他治好的。”
然而凌逸略带坚定的目光和那抹温和的笑容却是让凤炫之父心中稍稍平定了一些,之前烦躁愁苦的心绪也淡化了不少,念及为今之计除了死马当活马医之外再无别的办法,风轩之父索性也就点头答应了凌逸的恳求。
“其实当日在那交易大会上我身上有一种曾经外出历练得到过的疗伤灵草,只不过这种灵草价值太过珍贵,我也m.hetushu•com不清楚它的名字是什么,总之比之晚辈当日所售罗迦百幻花的价值也不逞多让,原本这灵草晚辈这里有两株,可是有一次在外受了重伤,服下一株将伤势治好,最后就仅剩下一株了,这一株灵草原本晚辈是打算在必要时刻自保所用,如今既然凤炫兄更加需要,而凤族与我青龙族关系又如此亲近,晚辈自然会主动拿出来帮凤炫兄疗伤。”
今日得见,一听凌逸要拿出他唯一一株救命灵草,甚至是堪比罗迦百幻花那种价值的宝贵药物,凤族之人在心中对凌逸生出满满感激之情外,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
回过身来凌逸示意凤炫之父把伤口重新包扎好,随即他便是把目光投到了在场诸多凤族之人身上,看着众人关切期待的神色,他先是干咳两声,随即也没说话,只是在人群中好似在寻找着些什么。
凤炫之父一听凌逸道出此言,反应当属凤族之人里最为激动的一个,当即便是拉住了凌逸的胳膊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