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一十六章 你还会炼丹?!

当然,这还都是后话。
凤冷说完对凌逸的感激之词,在场众多男女凤族长辈也是一一对凌逸表示赞赏和感谢,欣然接受了这些盛情,凌逸心中不由腹诽道:幸亏你们只知道宸苍界这个宝贝,却不知道宸苍界里面的奥妙,若是被你们知道我用一株在自己身上根本不值钱的灵草换取你们这般沉重的感激,指不定得怎么戳我脊梁骨呢。
凌逸解释一通,其形象在众多凤族长辈心里不由得再度高大一分,年轻人能像凌逸这种助人不求回报,荣辱不惊,以大局为重的翘楚实在是不多了,而且凌逸既然能够代表青龙族参加此次历练之事,也足以说明他有着在兽界年轻翘楚中自傲的实力,再念及青玄、青煜这些青龙族堪称妖孽的天才后人,凤族众人不由尽皆感叹道:果然是到了青龙族的时代了啊。
哪知让他们猜不透的是,凌逸居然听完凤诚之言便立即摇了摇头,坚定且不容反驳的说道:http://www.hetushu.com“既然今日能与凤炫兄相见便是缘分,而凤炫兄在如此大事在即之际受到重伤,我本人身上又有可以帮助凤炫兄的灵草,如此便是缘上加缘,凤诚伯伯就不必客气了,怎么说我也是青龙族之人,我的东西自然也就是家族的,只不过家族长辈厚爱,不曾找晚辈讨要这些东西罢了。”
凤冷也不是担心自己会被凤炫他娘责怪,或者两人感情闹出什么大矛盾,主要是他不想凤炫之母因为担心凤炫的安危而独自跑出家族赶来此地,来时路上遇到的危机重重他们虽说有惊无险的度过,可谁也保不准会不会因此让凤炫之母受到奸人所害,用其威胁凤族做出什么文章来。
“你还懂得炼丹之术?!”
与此同时,青煜心中不停的默念祈祷着,希望凌逸在出手时非但治不好凤炫之伤,反而加重对方的病情,届时就算家族长辈们再怎么看好他,就http://m•hetushu.com因为这一件事恐怕也得好好惩戒他一番,而那种局面,显然是当下青煜最想看到的事情之一。
“好!不管别的,今日之情,我凤冷替这不争气的儿子记下了,以后亦灵侄儿你有什么差遣,我凤冷绝对不说二话!”
凤冷听完凌逸大公无私的言语,心下感动之余,也是立即对凌逸生出无限好感来,不管凌逸那灵草到底能否帮助凤炫全部把伤势治好让其代表家族去参加此次历练之事,只要能减少一些凤炫当下的痛苦,凤冷这个当爹的就已经是千恩万谢了。
爱子莫若母。
凤诚好歹也是在凤族掌权掌了不少时间的老人了,一听凌逸道出那番言语,还以为凌逸是在说明这灵草的价值,不想白白拿出自己的东西给凤族之人疗伤,当下便是自觉聪明的说了一通“漂亮话”。
此事凤族之人还没有把话传回家族,尤其是没传给凤炫的母亲,此事要是被凤炫母亲知道,和*图*书估计凤冷回去就得立即被拔下一层皮来。
虽说不是第一次了,但怎么说凤凰圣女那次事情后就再没有出过反凤族山脉,青煜心想那一次就当是被凡界一只蝼蚁叮了凤凰圣女一下,只要日后后者对他死心塌地,回头再找机会把青晓晓夺回来,待得自己有朝一日掌管青龙族大权,带领青龙族登上兽界绝对的巅峰,届时权势在手,没人齐享,就算成不了仙人,这种生活也足够他满意非常的了。
自打凌逸来了青龙族,青煜就感觉自己在青龙族,乃至于在整个兽界的地位都被这以前名不见经传,被自己打的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同辈动摇了,好在他想着自己起码在实力上还有着绝对碾压的优势,不然兽界第一翘楚的名头,或许还真要被凌逸夺走了。
“亦灵侄儿……这灵草价值多少兽石暂且不提,本来此物就是你救命的宝贝,如今为了炫儿让你拿出来,实在是有些……毕竟这灵草是你自己的机缘所得,www•hetushu•com也不是青龙族之物,如果是青龙族的灵草,我凤族受之无愧,可是……不然这样,你想要什么,我们用家族宝物来换!”
凌逸的到来,势必会在坎坷之中一路往前,在兽界打下丝毫不逊色于他在凡界的威名,此外,凌逸也会让青煜终而无奈生出那“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然而青煜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他心中那只凡界蝼蚁一般的存在,如今就站在他的面前让人厌恶着,而且时刻威胁着他的地位,剥夺着他在兽界的荣耀。
任谁家的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而男儿的话,当爹的一般都注重培养其男子气概,从不过分言及父爱,甚至经常严厉教导,当娘的则不然,凤炫本来就极为优秀,这便导致凤炫之母对他的爱护更加超出寻常母亲对儿子的疼爱一分。
青煜心里虽然对凌逸放出豪言心生鄙夷,但有了之前凤诚以及青晓晓那般措辞,也是让冷静下来的他明白,此时多说废话只能让在场之人对他http://m.hetushu.com的印象变坏,他要做的就是在一边冷眼旁观,看着凌逸接下来怎么出丑!
之所以说是“之一”,主要还是青煜此刻心中有着另外一个十分期待的事情,那就是待会与凤凰圣女的见面,想到那绝美的典雅女人,青煜心中就忍不住一阵火热。
然而凌逸在说完“这伤我能治”的话语后,在场之中唯有青煜一人抱着极度不屑的态度,不过他心中却隐有一丝怀疑,既然凌逸当日能够拿出罗迦百幻花这种奇物,那他身上有珍贵的疗伤灵草也不是没有可能,假如凤炫的伤势真被凌逸治好,在这件事情上他便会再度被凌逸压下一头,如此憋屈之事,还真是青煜活了五千多年来遇上最多的一段时日。
想归想,凌逸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回头又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满希望的凤炫一眼,而后收回目光,凌逸出言恳求道:“凤诚伯伯,我需要一间安静的房屋来把身上那株灵草炼制成丹药,如此方可把那灵草发挥出最大效力来为凤炫兄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