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一章 炼制失败?怎么可能!

青煜言罢,已经没有人愿意去纠结他这话里面有多少成分是在讽刺,有多少成分是在抱怨了。
凤诚招呼凌逸一句,凌逸听完也是点了点头,继而出言想叫青秋、青煜两人一同进房间呆会,谁知青煜瞥了他二人一眼,阴着脸跟着凤诚等人走开了,而青秋平时看着呆呆的,也不爱多说话,但对于人情世故还是有些了解的,为了不打扰凌逸这小两口的卿卿我我,青秋也是拒绝了凌逸,独自走下楼去,坐在楼下椅子上闭目养神。
不管凤诚这种关心凤炫的表现是不是因为凤炫在凤族年轻一辈中的出众地位,总之能有这么多亲人长辈关心自己,这种生活是凌逸一直都梦寐以求的,他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亲情之爱,只是那持续的时间太短太短了,以至于如今他想要回味,都尝不出那时的感触了。
想要把凤凰圣女从凤族之中娶出来,凌逸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多么重大的困难,可是他清楚和-图-书的却是,假如不表现出过人的一面就想要把人家家族圣女带走,那对于一个身处兽界巅峰的大家族而言,几乎跟放响屁没什么区别,除了能发点声音,连臭味都没有,想给人家留下印象都不可能。
看着青煜那张欠揍的嘴脸,若不是当下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又碍于自己现在青龙族身份以及青龙族其他人待他不错的原因,凌逸早就找机会跟青煜来一场男人间的比斗了,至于胜负的结果,以青煜当下表现来论,必然是不死不休。
“失……失败了?”
凌逸当下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举动,都是为了他能让凤族掌权者把凤凰圣女安安心心的交给他,然而……
“亦灵侄儿,你的身体无碍吧?如此优秀的后生,若是因为炫儿的伤势再误了你参加历练之事,那我凤族真是太过有愧于青龙族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所念及的情况只是想着表现出自己足够优秀和_图_书,哪怕在整个兽界之中也没有其他同辈比他更加能够配上凤凰圣女,奈何凤族当下有着大麻烦、大空当,而这个麻烦只有青龙族才能帮得上忙,而且是整个青龙族!
不过为了照顾大局,凌逸还是选择了直接无视这厮,站在原地默默的疑声道。
凌逸未答,一直在人群中等着看他出丑的青煜则是上前两步,先走到凤诚身边抱拳作出一副身为兄长的姿态代替凌逸歉然道:“凤诚伯伯您别伤心,我这兄弟可能是最近不论做什么都能出风头,一时间脑子发热,所以才作出了这种不明智的决定,其实我觉得,咱们兽族之人身体本就比人类修士强上许多,所以根本没必要去炼制什么丹药,不过没关系,兴许我这兄弟炼废了丹药,那灵草还剩下一些残余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有总比没有要强得多。”
“无妨无妨,亦灵侄儿你先在这房间里面休息一下吧,我们拿着丹药去给炫儿疗伤。和-图-书
总之,凌逸这副样子一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所有人对其怀有的希望就瞬间破灭了,原本还想着在这个从来没听过的青龙族翘楚身上会发生什么奇迹,念着此子乃是青龙族雪藏已久的天才后生。
然而凌逸还并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此刻他还正享受着自己情敌那因为听了自己话而变得阴沉的神情呢。
“让你那张嘴闭不上,就算不动手,小爷照样有办法打你的脸!”
要不是因为凤族有难,凤族之人也不会这么着急把婚事定下来了。
其实凌逸在出门的时候完全就可以不受青煜那份气,直接把炼丹成功的消息传达出来,只是他必须要在凤族众人几乎陷入绝望时再把他带来的希望拿出来,唯有如此,才能让凤族众人更加感激他,更加喜欢他。
凤诚虽说心里满心都是想着凌逸那丹药一事,不过见到凌逸的表现,他总不能眼看着要占人家一个孩子的便宜,还不顾及人家在付出过程中所遇http://m.hetushu.com到的苦累吧。
听闻凤诚的关心之词,凌逸笑着摇了摇头,接着翻手取出一粒黄白色、冒着同样颜色灵气的丹药,随之将其递到凤诚手里说道:“这粒丹药如果救治不了凤炫兄的伤势,那晚辈实在是黔驴技穷,没法帮到这个忙了。”
也正是因为他在青灵镇凌氏家族内所经历的天差地别的变化,因为他曾经享受过亲人的疼爱呵护,所以才导致他对于这种亲情更加的渴望,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凌逸也不会和青老相处了没多久就把他当成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爷爷一般对待。
看着凌逸那苍白中带着满满疲惫之意的面容,凤诚等一众凤族长者个个不由得耷拉下了脸来,还是凤诚的表现最为镇定一些,率先出言问向凌逸道。
想让青龙族整体毫无顾忌的站在凤族这边,那凤凰圣女和青煜的婚事势必要完成,否则凤族实在难以安心,万一没跟青龙族死死绑在一起,青龙族如今还有青十一坐镇,即便两m.hetushu•com个家族一起遇上大麻烦,人家有那逆天的老祖宗守护,就算难免会有死伤,受到的损失也绝对不会太大。
“谁说……我炼丹失败了?”
哪知,不知是该说凤诚等人觉得他们自己太过天真了一把,还是应该说他们选择去相信一个刚断奶没多久的孩子太过愚蠢。
凌逸心中冷笑一句,继而脸上挂起他那温和笑容,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表露着自己因为炼丹而造成的损失。
可是他们凤族呢?
听了凌逸所言,那种死灰复燃的奇迹气氛瞬间在众人周遭盘旋而开,观为首凤诚脸色,已是被激动之意所充斥,甚至于他都忘记了自己的长辈身份以及在凤族乃至于整个兽界的超脱地位,像个即将从外人手里得到糖果的孩子一般,上前就抓住了凌逸的胳膊,惊奇问道:“丹药真的炼制出来了?!在哪,赶紧给我看看,若是亦灵侄儿能把炫儿的伤势治好,哦,不不,能暂时缓解一些他的伤势,我凤族上下必然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