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二章 伤全好了!

至于青煜,凌逸用屁股想都能猜到,这厮一定是不甘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风头,想跟着凤族众人去看看到底自己炼制的丹药有什么用,假如没有效用的话,即使碍于凤族等人的面子他不好埋汰凌逸,回头回到青龙族或者有单独相处机会的时候,他也一定会拿出这件事好好奚落凌逸一番的。
一听自己儿子好像打扰了“恩人”的好事,进门后的凤冷也不多说,过去就是踹着凤炫将其赶出了房间,转而冲着凌逸露出一个完全不像是长辈的尴尬笑容道:“亦灵小友别在意啊,这小子心不坏,就是脑子一根筋,主要是他太高兴了,他说什么都没看见,那肯定是什么都没看见。”
一连四个“好了”从说话之人口中几乎是用“嘶喊”的方式发出来,等凌逸带着青晓晓刚走下床榻打算出门一探究竟,那房门却是毫无征兆的被砰的一声打开了。
而他的嘴里依旧在大喊着:“我好了,真的好了!亦灵和*图*书兄弟,你快看,我全都好了!”
说完,凤冷就要先跟着出门等凌逸和青晓晓出来,凌逸见状赶紧拉着青晓晓赶到凤冷面前说道:“看见什么啊……晚辈和晓晓一直在房间里面说话……哎,不说这事了,凤冷伯伯,凤炫兄的伤势全好了吗?”
可是凤炫闯进房间,看到凌逸和青晓晓那看待疯子一样的目光后,凤炫才就此从自己疯狂的愉悦中恢复了一些,一见到凌逸和青晓晓单独站在一起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随即赶紧转过身去掩耳盗铃道:“亦灵兄弟,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仙丹?”
不过毕竟青晓晓还没有经验,而且身为女儿家天生的羞涩与矜持也是让她因为自己这种思想而暗啐不已,恼着自己什么时候居然变成这种“随便”的女人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好了,我全好了!”
凤炫说的这话是明明白白的大实话,因为若是他和图书早闯进来一会儿,兴许就能看到凌逸把手偷偷探入青晓晓衣裙里攀爬雪峰的壮举了,不过也幸好他来的比较是时候,没有看到这估计能让青晓晓羞死的一幕,而他不打招呼就闯入房间的举动也并没有引起凌逸和青晓晓的不悦。
最重要的是,他也不必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使得凤族在此次历练之事上吃亏了,毕竟他别的或许没有信心,但是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相当有自信的,身为凤族年轻一辈实力和辈分同是排行老三的他来说,他的存在就和青秋在青龙族的存在一样,尤其面对这种专门为家族年轻一辈召开的历练之事中,他更是不可或缺的一员。
没过多久,青晓晓正满面桃红的依偎在凌逸怀里静静呼吸着凌逸身上味道时,门外却是传来了一声极其刺耳的欢喜声。
其实拿出一些活肉生骨丹凌逸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东西在兽界实在太过珍贵,而且即便在人类修士界面中,旁http://www.hetushu.com人的疗伤丹药也不见得有这看似品阶不高,实则用处无比巨大的灵丹效果好。
凤冷听得凌逸呼唤转过身来,冲着凌逸和青晓晓暧昧的看了一眼,随即一脸我懂的样子点头说道:“好了好了,亦灵小……不对,既然你叫我一声伯伯,我也就叫你侄儿了,亦灵侄儿,你那丹药简直太神奇了,炫儿吃了以后没过多久身上所有伤势就全都好了,简直跟仙丹一样神奇!”
要是被凤冷知道,这种丹药在凡界时凌逸不知道拿出了多少留给自己身边之人,估计指不定要怎么缠着凌逸让他多拿出一些此类丹药赠予凤族了。
闯进房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近日让凤族诸多长辈头疼不已的家族翘楚凤炫,吃了凌逸的活肉生骨丹,他当即便是在众多凤族长者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长出了新肉,而且每一处伤势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如此情境,简直是惊呆了所有人!
毕竟凤炫之前几乎就跟m•hetushu.com在地狱里面没什么两样,如今改变处境到了仙境,而凤炫的年岁也算不上多大,有这种表现也是很值得旁人理解的。
继而房间内便是钻出了一位长相极其俊秀的青年,这人身上的衣袍都没穿好,胳膊、大腿上还有些地方露在外面,却是就这么毫不注意形象的跑了进来。
虽说两人现在真做那种事情未免有些时机不大对应,不过太“深刻”的事情不能做,却不代表凌逸不能亲亲摸摸抓抓。
凌逸听得凤冷对活肉生骨丹的评价轻疑一声,随之不由摆手笑道:“凤冷伯伯言重了,其实主要还是那灵草疗伤的效果比较好,至于我这炼丹之术,也不过是起个辅助作用罢了。”
而最为惊喜的,当属以为自己因为鲁莽之举而无法参加历练之事的凤炫本人了,吞服下活肉生骨丹后,在感受到体内多出一股暖流历经周身,继而自己受伤之处开始变痒,终而伤口结痂并自行脱落长出新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凤炫在和_图_书感叹凌逸所赠丹药奇妙无比的同时,也是让他能够重获新生,不必在这里历练之事上缺席的他感到无比愉悦。
望了一眼坐在楼下的青秋,凌逸心中暗道这小子倒也是够意思,知道哥这憋着一肚子邪火想偷偷吃腥呢。
再次拥有了和凌逸单独相处的机会,青晓晓不知从何时开始,她每逢遇到这种机会都会芳心暗颤不已,有时会担心两人做出那种事情来,可对于那种事情,她有隐隐有一些期待,毕竟是和自己心爱之人做那个,以她对于男女之事的了解,和自己心爱之人睡觉,应该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了。
扭扭捏捏的跟着凌逸走进房间,两人开始还是坐在桌边不言不语的说着笑,可被青晓晓那诱人的小女儿姿态一搞,凌逸当即就把持不住在其自掩小嘴的惊态中将其抱上了床榻。
凌逸刚想出言让凤炫转过身来,哪知在凤炫话音落下以后,他爹凤冷也随之闯进了房门,而且还偏偏就听到了凤炫之前说的那番无心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