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跟着凑啥热闹!

凌逸闻言点点头,却是笑着摆手道:“不必凤诚伯伯相送了,那太麻烦了,而且此处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晚上回去也不会发生什么危险,至于晚上酒菜之事,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多谢几位前辈提醒,晚辈此行前来除了给凤炫兄弟送药草外,也的确是受了家族之命来看望一下诗婉,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我自己有些想她了。”
青煜言罢,那几位凤族长辈便是点点头让他离开了,而这时站在前方的凤诚也是开口了。
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而且还有一些不知凤炫伤情已经痊愈的凤族长辈外出寻觅疗伤灵草,人不齐开餐也不好,所以凤诚想征询一下凌逸的一件,看看他这一下午打算做些什么,也是为了看看他们凤族能不能在此基础上给予凌逸一些小小的帮助,以偿还一些人情债。
“嗯,既然还有一段时间,那我就先带着晓晓出去逛逛吧,这次毕竟是难得一遇的兽界和-图-书盛宴,前两天还没转够呢。”
凤冷为老不尊的举动顿时引起一片哄笑,而凤炫也是把手从凌逸身上拿下去,唯唯诺诺有些不好意思,平时他也不是不懂这些事理,只是此刻他实在是太高兴了,恨不得黏在凌逸身上不走了,好好感谢一下这位异族兄弟。
虽说青龙族和凤族如今联姻结盟在即,但有道是亲兄弟还明算账了,表面上凌逸是不要凤族的兽石或者其他什么宝物来等价替换那粒给凤炫疗伤的活肉生骨丹,但凌逸不要,不代表凤族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这番馈赠。
“好!我也跟亦灵兄弟你一起去!”
这凤族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很小,而凌逸又处于诸多凤族之人的赞赏中,所以并没有听到“诗婉”的名字,不过即使他听到了,估计也不会猜到那所谓的“诗婉”,便是他来兽界苦苦追寻的女人之一。
凤族之人中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青煜阴沉的脸m.hetushu•com色,通过之前青煜言语刁难、讽刺凌逸的举动来看,身为活了那么多年的凤族之人,其中夹杂的情况他又怎会不知,那站在人群后方,与青煜并肩而立的凤族中年一见其脸色不对,生怕待会在凤族之处闹出什么乱子来的他不由出言与青煜说道:“青煜,诗婉那丫头也来了,你不如先去找她出去逛逛吧,多少也促进促进感情,那丫头就是外冷内热,你多跟她接触接触说不定她就会接受你了。”
一如青子涵和青逝,他二人虽然都是青龙族之人,按照常理而言这桩婚事再正常、再容易通过不过,然而就因为青子涵非青龙族嫡系族人,所以不光青逝的父母那边有阻碍,就连青龙耀这些家族掌事者都是不会同意,而他们不同意的话,除非青逝和青子涵脱离青龙族远走他乡,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否则只要你还是青龙族之人,还呆在青龙族的地盘上,那就决和*图*书然不会携手同踏仙途的。
答案显而易见,而且如果凌逸在没有宸苍界的前提下怀有这一粒活肉生骨丹,那此次凤炫受伤一事,估计凌逸也不会拿出来为了讨好凤族之人而奉献了,那可是保命的好东西,在这繁乱的修真界里,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下一刻不会受到致命的伤害,假如拥有这么一粒丹药傍身,那和多出一条命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别的不用多说什么,从凤炫伤势好转的速度以及现在的状态来看,是个懂得修炼之道的修炼者便明白凌逸那一粒丹药的价值究竟有多么巨大,凌逸拿出这一粒连六阶丹药等级都没够上的活肉生骨丹看似随随便便,可试想假如凌逸没有宸苍界传承的话,这粒丹药的价值该如何计算呢?
“哈哈,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现在你是在这里休息休息,还是……”
那凤族中年男子所言也是被周围几位美妇或其兄弟听到了,他们一听这厮言及于此,也是hetushu.com附和着与青煜说道:“是啊青煜,你还是跟诗婉出去转转吧,她在家族里面就一直对这婚事有点抵触,其实像你这么优秀的后辈,与其相配也是郎才女貌,只不过那丫头有时总是莫名的倔强,你跟她好好聊聊,多接触接触就好了。”
“好了好了,大伙都别挤在这里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亦灵侄儿,今天你可不许走,晚上吃过饭我再亲自送你回青龙族住处。”
闻听这几位凤族长辈所言,青煜也是被凤凰圣女的名头给牵扯开了心绪,想到自己此行最主要的事情,再想到自己很快就能抱得那可以说是兽界仙子般的女人在怀,青煜的心情也不由得因此好了一些。
见得此幕,凌逸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我跟凤炫兄也很投缘,就算他不说我也想与他一起出去呢。”
然而凤炫才说完,其他人还没说什么,凤冷作为凤炫的老子已经过去一脚又踹在了凤炫屁股上没好气道:“人家小两www•hetushu.com口出去玩,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比如,假若凌逸打算出去买一些看上的修炼宝贝,那凤族大可提供一些兽石让凤炫带着跟其一起去,届时有什么看上的宝物直接算在凤族头上便是了。
命有多值钱,唯有那些即将丧失自身性命的人才会懂得。
青煜毫不避讳自己对凤凰圣女的思念之情,这也难怪,像凤凰圣女那种绝代嫣然,任谁看了以后也难免会生出疯狂的爱慕之意。
更何况在兽界之中,以名义来讲,凤凰圣女已是青煜的人没跑了,虽无媒妁之词,但已有父母之言,在这大族之中,无论普通凡界之中还是在这残酷的修真界里,家族子嗣的婚姻大多都是由父母掌控,即便你们二人郎情妾意,但如若有一方父母不同意,那基本上也是就此绝缘,再无共度余生的可能。
凤炫想也没想,凌逸刚回答完凤诚的话,他便是紧跟着说了这么一句,从始至终,他那手就没从凌逸身上拿下来过。
是否价值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