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九章 不美的相遇

青煜和凤凰圣女联姻一事再次被青龙耀提及,凌逸只是强硬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便是与青龙耀等几位长辈招呼一声,独自上楼回房间休息去了。
然而凌逸既然在理智的情况下做出了炼丹之举,那么说辞自然也就早想好了,而且通过他之前种种举动,他早就知晓青龙族这些长辈早就对他产生了疑虑,只不过碍于青十一和龙灵的存在庇护,才没有强硬让他说出实话而已。
凌逸和青晓晓闻声走到那圆桌旁坐下,青龙耀刚才已经从青煜口中得知凤炫之伤被凌逸治好的事情,同时也得知凌逸会炼制丹药这件事情,再度从凌逸身上发现“不可思议”的特殊能力,青龙耀等人在暗叹此子惊奇的同时,也是满心好奇,不问心中便痒。
“大伯,咱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有不愿意跟别人提及的事情,您是不是也有事情瞒着二伯他们呢?所以既然亦灵哥不愿意多说,而且做出来的事情也没有给和_图_书家族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其他的就不必问太清楚了吧?”
凤凰圣女即将成为自己的二嫂,而自己的二哥终于有了归宿,原本青晓晓是打算在那婚事举办之时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好闹一次自家二哥的洞房。
凌逸简单解释一番,本来因为凤凰圣女的事情他心情就不是很好,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青龙耀等人解释这些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青晓晓没有跟着他一起,今日之事她也需要时间消化思虑一番,故而今日这“不美的相遇”便是就此暂时告一段落。
“嗯。”
“晓晓说的也对,是我这做长辈的唐突了,行了,亦灵你此事做的不错,我青龙族如今与凤族的关系早已不像从前,因为煜儿的原因,日后咱们兽界两大家族就是一家人,能够互相帮助自然是好事。”
凌逸跟青晓晓言语一阵,两人便是再度陷入了静默,等凌逸像青晓晓所说那般真正冷静下来,随之和*图*书才是想到这件事的原因他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凤凰圣女忘没忘记他、背没背叛他还都是未知之数,正如青晓晓所说,只是他现在因为头脑比较混乱,所以才有了不正确的判断,或许……她还爱他呢。
“亦灵,我听说你今日炼制了一粒丹药,帮助那凤族小辈把伤势治好了?”
青煜今日被凤凰圣女的异样表现搞得有些飘飘然,不过他依旧没有忘记打算通过家族长辈之口套出凌逸身上一些秘密来,看看这厮到底还能隐藏到什么时候。
至于青晓晓如今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触她自己都说不上来,只是知道无论事情最后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不会放弃身边这个自己选择了一生的男人。
不过青龙耀毕竟是大族族长,对于青晓晓讲的这浅显道理他也懂得,若不是因为从凌逸身上发生了太多他们无法相信的事情,他也是不会如此急切的想要问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的。
“嗯,炼http://m.hetushu.com丹之法曾经我涉猎过一些,不过却是不太高明,之所以能够炼制出那疗伤奇丹来,主要是因为我那株灵草的效用比较强,不然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奈何如今,却是因为听了凌逸的故事后改变了这一想法。
两人就这么一直相伴直至夜晚,为了不把事情闹得太大,凌逸把自己头发重新变回黑色,将脸上表情恢复如常后,才是带着青晓晓回到了青龙族休憩之地,回到住处,他二人便是见到青龙耀、青绝等几位青龙族长辈正与先一步归来的青煜围在一起交谈,一见凌逸和青晓晓归来,青龙耀便是率先笑着招呼道:“回来了啊,来来,你们两个过来坐。”
“晓晓,你懂了吗?”
他生,她伴。
没想到青晓晓会如此与自己讲话的青龙耀那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不说,还不禁有些惊疑的看向青晓晓,他实在难以想象,往日在家族长辈面前只懂得撒娇的小侄女居然有一天会这么跟http://www.hetushu.com自己说话。
青龙耀疑问一句,隐有期待之意的问向凌逸,而凌逸听完则是看了一眼脸上愉悦之情未消的青煜一眼,后者毫不避讳的与其对视,挑衅之意十足。
“还好,现在身边有你。”
对青煜,青晓晓同样有着复杂的想法,自己的这位二哥在凌逸没有来到青龙族之前,给青晓晓的印象无疑是优雅的、高贵的、体贴的、会无条件答应她任何要求的好哥哥,但自打凌逸出现在青龙族以后,那隐藏在青煜内心深处的阴暗面纱就此被揭开,而青晓晓也是因为青煜总莫名针对凌逸的举动而逐渐对自家二哥有了感情上的疏远。
不过青龙耀等人自是不知凌逸和凤凰圣女的故事,当下青龙耀便是因为好奇想要追问些什么,可这时一直在家族之中对长辈尊敬有加、可爱非常的青晓晓却是打断了他这大伯的话语。
“夫君,你平时头脑比我好用多了,这件事只不过因为你因为愤怒和悲伤而蒙蔽了自己的理智,和_图_书等你冷静下来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不管你怎么做,晓晓都会支持你,永远站在你身边。”
他死,她随。
关于她就是自己将来“二嫂”的事情,青晓晓心中着实有着太多复杂的念头,从凌逸所言中得知,凤凰圣女那位异族美女姐姐竟然就是自己夫君的女人,而且其中感情故事曲折更是动人,同时也让青晓晓十分心疼自己这个居然有那么多故事的男人。
然而,就算再怎么疏远,青煜都是她的二哥,过去的日子里青煜对她种种疼爱之举她也忘不掉!
自己二哥呢?
转目看了脸色不知为何,明显带着一丝疲惫之意的凌逸,青龙耀虽不知后来自己这小侄女和凌逸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但青晓晓的一番话也是点醒了他。
青晓晓知道,自己能做的,无非就是安安静静躺在凌逸怀里,给他温暖,表示理解,尽量把自己的体温分给他,让他不觉被深爱之人的背叛而孤寂、而寒冷。
他去哪,她就去哪。
“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