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四章 兽界,翘楚历练(二)

所以说,留在这里基本上就是个死,以往也不是没有兽族之人在这里停留过,不过后来等空间再度开启,却是再无人见过那些被耗死在此地的家族族人。
跟凌逸没有因为通过光门而分开的青晓晓在到达石柱上,发现自己依旧拉着对方的手的时候心里顿时一松,而因为凌逸和凤凰圣女一事,本来最盼着此次历练能看到些好玩的景象的她也显得没有那么活泼了,她此刻想的很简单。
“是啊,他怎么会是青龙族的人呢,如果不是,他又怎么可能代表青龙族来参加此次历练之事。”
干干净净,明明白白。
“他好像生我的气了呢……”
方柱的大小恰好能供十个人稍显不拥挤的站在一起,看完所处境地,十大家族年轻翘楚们开始做起了同一件事情。
凌逸不知道的是,在看到他跟着青玄一并钻入那历练空间之中,凤族十位青年男女之中,那位一直在被四周同辈关注的绝代嫣然用一种怎样隐蔽hetushu.com、却又带着复杂神情的目光望着他。
凌逸怕拒绝,怕自己冲过去做出了拥抱的动作,却被对方狠狠的推开,言语上奚落他,告诉他自己根本就从未记着他。
……
此处到底有多少石楼谁也不清楚,而哪座城池之中能有让他们这些兽族后辈欣喜的机缘也是个谜,这次历练时间按照老规矩依旧是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光门便会再度打开,如果届时凌逸他们不能回到这石柱上通过光门返回兽界,那么就必须一直呆在这里,直到下一次历练开始才有可能出去。
那就是打量自己身处的环境,也就是这一次历练的地方。
青龙族十位翘楚飞天入门之后,其他九大家族的年轻翘楚也是彼此招呼一声依次飞入了那光门之后,待得这一百位代表着兽界年轻一辈最强力量的后生进入光门正式开启此次历练盛宴的序幕后,青龙耀等十位家族族长并未见法力收回,而是将手上m.hetushu.com印决一变,在将那光门抹除掉的刹那,反手又以那由十种法力凝聚成的能量光团拉长拉宽,终而形成一片巨大的光幕。
然而现在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还不清楚,所以他不会放弃,也不着急,他能等,等她给他一个答案。
这里没有哪怕一棵树、一片林,全部都是灰色,而且是无边无际的灰色。
唯有先把环境熟悉好了才能更好的大展拳脚,想要成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既然能身为兽界十大家族年轻一辈实力排名前十的年轻强者,人和这一点自然是与生已经俱来了,天时也是由前任十大家族老祖定为今日,所以他们缺的就是地利。
“我好不好没关系,但是,你好,就好。”
凤诗婉站在自己同族的兄弟姐妹中见心中喃喃自语着,望着凌逸身影钻入那光门的之后,目光也一直从未于那天空上放下来,她想看着天,心中想着他是不是也在跟自己看着同一片天。
“是hetushu•com他吗?”
他们两个,或许只有在仰望同一片天空的时候才会有交集了吧。
身为一个男人,要懂得拿得起放得下,尽管凌逸还放不下,但他相信,如果她真的忘了他,或者从未记起过他,他会离开,一点也拖拉的离开。
“不,不是他,他怎么会在青龙族。”
不过有一点是他们听家族长辈提及过,也是能够让他们稍微安心一些的事情,那便是这历练空间里面的机关阵法虽然传自数万年前十大家族的老祖,但实际上麻烦程度却是不怎么大,怎么说这也只是一个给家族后辈历练成长的机会,又不是为了减少自家小辈数量的举措,哪里用得着设置九死一生的障碍。
青玄等人站定,看完了脚下所站方形石柱后便是开始放眼远眺起来,入眼的是一座座恢弘、且被灰色石楼所充斥的巨大城池,在仙郡之中见多了城池的凌逸自然没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倒是青玄这些一直生活着山林木阁里的兽族之www.hetushu•com人显得兴奋无比。
“不过,娘说了,让我忘了他,这样对他,对凤族都好。”
此地没有半点天地法气充斥,想要恢复法力唯有用兽石才可以,换言之,若是被留在这里,那么在下次历练空间开启之前就会一直将修为停滞在原地,而在这里呆着时间越长,遇到危险的次数就越多,等到身上的兽石用完,消耗的法力无法得到补充的时候,那基本上就离死不远了。
谁都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这也是他们怀着期待之心的原因,可好奇的同时,却又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充满了担心和忐忑,毕竟这里面先别说十大家族小辈彼此之间的内战,其中夹杂着多少老祖宗遗留下来的机关阵法还都尚未可知,危险无处不在,若不拿捏好了分寸占好了地形,恐怕遇到危难连半点退路都没有。
再说凌逸等人,眼前一阵恍惚过后,等他们的视线恢复,第一个注意到的便是他们脚下。
他们身处之地,是一根方形的巨大石柱,往和-图-书下俯瞰而去,石柱高耸入云,平常凡人若是站在这种高度上,恐怕吓都得吓个半死,不过对于整日飘荡在高空的修炼者而言这点高度却不算什么。
光幕形成后,一片起初朦胧,最后变得清晰的景象开始徐徐展现在这秃山山顶上的众人面前。
所以说,只要你不是实力太差,来到这历练空间里面遇到机关阵法的话基本上都是能够解决的,在这里面,其实最为危险的还是跟着一起进来的“同伴”。
“我好与不好,谁又会惦念呢……”
自始至终,凌逸在到了这秃山山顶的时候没有往凤族方向多看一眼,也没有去注意自己等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攀爬到可以站在和她同等位置的那个女人,他怕,怕自己看了以后会冲过去毫不犹豫的抱住她,告诉她自己这么多年来从未忘记她,告诉她他一直在想她。
“或许,是我太想他了吧。”
这光幕之中的景象,便是此次历练之事供十大家族年轻一辈翘楚大展拳脚的平台。
“他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