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七章 兽界,翘楚历练(五)

一路往里,在这灰色色调为主的死寂街道内,没有任何一个生物存在,也听不到半点声音,凌逸等人不知道其他九大家族之人被传送到了哪里,他们想找凤族之人也找不到,甚至连其他八大家族的同辈也同样发现不了,走了一会儿,他们甚至开始有些盼着能够跟其他八大家族之人碰面,哪怕对反表明了是他们的敌人,他们也愿意与之一战,而不是在这种无聊的环境里走个不停,完全没有任何主见和目标。
等凌逸他们看清楚自己几百丈远处逐渐清晰起来的来者,才是发现原来那些闷响是因为面前这一个个朝他们结队走来的巨大石人因为脚步落地而发出来的,这些石人高大威猛,起码每一个都有着十丈大小的样子,待得对方再近一些,他们才看清了这些石人的相貌……
“是啊,那样的话还不用等,直接开打多痛快!”青拓的言语得到肯定,立即接着青玄的话说道。
“好像此处http://www.hetushu•com是有些问题,按照常理而言,咱们这种境界的人应该早就不会因为环境冷暖而导致身体出现相应反应了,如此情况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我们周围应该有些能够施展火属性能量的东西或活物。”
青晖,这个自打上次目睹自己二哥将凌逸打成重伤,后来又听闻凌逸击败九弟青逝、一拳力挫六弟青拓,接着又有巨掌熊族一役、交易大会一事、鹤之骞一战等关乎凌逸的事件后,这一路上就再没有跟凌逸多说半句话,甚至于连发表观点都很少,因为凌逸当初被青煜打成重伤完全是因为他跟青晓晓说凌逸身体强悍的缘故,后来凌逸逐渐在青龙族展露风采,他担心凌逸会报复他所以才不敢多说。
眼下情况紧急,青晖也顾不得太多了。
青晓晓另一只手取出一块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朝凌逸摇头甜甜一笑柔声说道:“我不累,就是不和-图-书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这里好像越靠近城池中心处就越热……”
“你们听,好像有重物砸地的声音!”
石人!
“晓晓,累不累?”
青玄得出结论,身体瞬间开始紧绷起来,众人见状精神也立即调整到了最为巅峰的状态,随时准备跟那未知的危险大干一场,凌逸也因为众人的警备和青晓晓说的情况而有所准备,神识大开探寻着四周一点一分的风吹草动。
与其说是看清了相貌,倒不如直接说是看清了这些石人的外形,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五官,由巨石组建而成的石人肩膀上方是一团熊熊火焰,这一团火焰便等于是这些石人的头颅,如此不禁让凌逸等人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问题,这些石人没有眼睛,那该如何辨别方向呢?!
久之,突然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凌逸十人终于知道那热气是从哪里来的了,然后在他们十人紧张的站成一排,各自将青龙法力运转起来,接着在他们hetushu.com面前便映现出一个个巨大的黑影,黑影渐近,那声源和热浪的制造者终于呈现在他们面前。
青玄闻言,其实他心里也早就忍不住想要找点对手发泄一下憋了那么久的力气了,本来进入这历练空间之前他们都信心满满充满了期待,也憋足了劲想要在这里大干一场,而且据家族长辈所言,这历练空间之内充满了刺激和疯狂,虽然伴随着生死危难,却也有着无尽的机缘和新奇。
“大哥,这些石人有点怪,不会是对付咱们来的吧?”
然而进来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看到什么机缘和新奇的地方,也不怨青拓在一边发牢骚,饶是青玄这种年纪相对较大,而且本身心性也成熟许多的老大哥此时心里也不好受,于是在青拓说完,他也是有些忍不住说道:“唉,也不知道这鬼地方到底有什么值得历练的事情可做,与其在这些城池之中胡乱走动,倒不如十大家族长辈联合举办一次比斗大会,让咱hetushu.com们好好过过手……”
“大哥,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也根本没有什么机缘嘛,自从咱们不注意周边石楼后,也没发生什么意外,总这样胡乱走动也不是个办法啊。”
当然,这个问题几乎和废话没什么两样,他们要关心的不是石人如何看路走路,而是这些石人的来意究竟是什么。
凌逸等人站在原地静静用神识查探着四周情况,从每一个角落扫过,但凡经过石楼时也只是一扫而过不敢多停留半分,半柱香时间过去,在他们所站的这条正对城门的宽敞街道尽头处忽然传来一阵“咚咚”声,这声音类似于巨大的岩石从高处坠落于地面上,沉闷、沉重。
渐渐地,那沉闷的声音越来越大,而凌逸等人也终于锁定了声源方向,那方向分明就是他们打算一直前进直至城池中央的方向。
凌逸因为进入空间之后心境恢复了许多,脑子里也因为在想其他事情而暂时忽略了凤凰圣女的问题,此时看到身边一直m.hetushu.com挽着自己胳膊生怕下一刻会分开彼此的青晓晓额头上冒了些许汗珠,他便是不由关心问道。
话音落下,原本一心求战的青龙族其他几人也因为青晓晓的言辞发现了这一情况,之前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不去注意四周石楼上,而且时刻寻找着有没有可以发泄一些身上力气和心中战意的对手,却因为修炼者体质强于凡人太多的缘故而没有注意到温度的变化,而青晓晓因为一直把心思都挂在凌逸身上,后来看凌逸似乎脸色好看了一些,于是才放松下来,这一放松便是使得她率先发现了温度变化的情况。
庞大的石人!
有道是言多必失,虽然凌逸就算把他当成敌人对付他也不会危及其性命,可青晖心中对凌逸总是有一种小小的畏惧感和自责之意,当下这次出言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发话。
青拓在十人之中脾气性子最为耐不住寂寞,他是众人之中最盼着能够大打一场的人,奈何他拳头是攥紧了,却没有地方可以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