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章 狒妖

想逃已经来不及了,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一株古树跳向另一株古树,以惊人的速度冲来,最后一跃数十米,如小山般砸在三人面前,震得大地都在震颤。
飞箭将灰鹰拖开,说:“他出来得太久了。我们得赶紧回去,不然的话,他可能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
灰鹰则转头咆哮:“都是因为那个混蛋,才把狒妖引来的!”
正思索之际,灰鹰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抓住黄泉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用力摇晃,吼道:“你要是个男人,就自己离开!别让她背着你。不走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这个距离,短得让她能感受到巨猿鼻孔中喷出的腥臭热气,那头庞然大物只要一伸手,就能把她抓进掌心。
而在黄泉眼中,因为有攀岩助力的过程,实际上飞箭身法的变化更多,选择余地更大,可攻可守。以武道来说,其实比灰鹰高明。
她勉强回头,看到黄泉正飞身而起,凌空与巨猿撞在一起!
遥一甩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道:“当然可以!”
“好,那我们走吧。”遥干脆地道。
他将两把猎刀拔出,看了看刀锋处的血渍分布,再舔了舔刀尖,脸上闪过震惊和和_图_书疑惑。他将猎刀还给少女,说:“恰好刺到要害。”
少女有些犹豫,飞箭又说:“我们需要快点回营地!”
这时飞箭从后面抱住了灰鹰,而遥则打掉了灰鹰的手,扶住黄泉,怒道:“你疯了吗!”
以黄泉的眼光,也认为这间小屋的隐匿水准相当之高,却不知三人为何要放弃这个据点。
灰鹰敢靠得这么近,杀掉他不过是瞬间之事,杀人又不需要花多少力气。
少女脸上闪过绝望,握紧手中短刀,明知毫无用处也没放弃反抗。
飞箭和灰鹰这时方才挣扎站起,他们握着武器围拢过来,看着巨猿,一时也不敢妄动。
遥接过猎刀,将刀上鲜血擦净,还刀入鞘。她向巨猿尸体看了看,又望向黄泉,问:“这是你杀的?”
巨猿吃痛,双臂挥舞,砰砰两声,将灰鹰和飞箭砸得倒飞出去,狠狠撞在树上,倒地不起。
又过片刻,飞箭抽出一根羽箭,在巨猿身上刺了刺,见巨猿毫无动静,这才确信它已经死了。
巨猿稍稍张开了眼睛,打了个响鼻,少女绷紧的神经一颤,正想转身逃跑,面前巨猿的眼皮耷拉了下来,仿佛不堪重负地完全阖上。http://www•hetushu•com
但是另一方面,他们无论奔行还是发力技巧都相当粗糙,更是看不到秘法修炼的迹象。哪怕身体素质相当,一个禁卫军精锐战士完全可以把三人放倒。
在三人面前立着的,是一头高达三米,似同巨猿的巨兽,但是它的嘴吻突出如狼,露出森森利齿,颈间一圈猩红色的毛发格外醒目。
她想把巨猿掀开,但此刻手足无力,怎掀得动?还是飞箭和灰鹰一起帮忙,才将巨猿翻了个身。
无论灰鹰,飞箭还是遥,似乎都没有经过正规且系统的训练,反倒和自小在森林中长大的荒野猎人有些相似。
短短时间里,在类热带雨林环境下,三人已经跑出十公里,遥还全程背着黄泉。
三人这时显出超人的敏捷,各自闪开,遥还拖着黄泉一起避开。灰鹰和飞箭各自一声怒吼,分从左右扑向巨猿,但是他们的猎刀仅仅插入半截,对巨猿来说,或许仅仅是擦破了点皮。
遥终于点头。
直到大量鲜血从巨猿身下漫出,少女才反应过来。她手足颤抖地爬起来,呆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接近巨猿,伸手在它面前晃了晃。
黄泉眼神冰冷,瞳和_图_书孔深处闪过不易觉察的杀机。他现在确实没有力气,没有办法跟得上三人的脚步,但却不代表可以任人羞辱。
少女的步伐相当大,一抬腿就能跨出数米,遇到两三米高的障碍干脆就是一跃而过。
遥倔强地道:“大不了一起死!”
少女和飞箭将黄泉扶了起来,灰鹰则去检视巨猿的尸体。
“你能行吗?”
不过行将登顶之际,她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向下坠去。危急时刻,她双手探出,抓住崖边岩石,这才没有摔下去。
“狒妖!”飞箭一声惊呼,声音中透着绝望。
灰鹰和飞箭各自伸手,一人拉住遥的一只手,合力将她拉上崖顶。
就在这时,她忽然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就如失了重量,轻飘飘的飞了出去,同时手中一轻,两把猎刀同时被人拿走。
少女一时思绪空白,坐在那里不敢稍动。
他们的力量、灵活、速度,以及平衡感都相当出众,这若是在帝国时期,三人的身体素质已经强到可以直接加入禁卫军,稍加训练就是精锐战士。
巨猿似乎对遥更感兴趣,凌空扑来,更是张开血盆大口,尖锐獠牙上不断流着涎水。
转眼之间,三人就来到了和_图_书一道十余米高的矮崖边,灰鹰一跃而起,双臂展开,冉冉而上,真的如鹰一般飞上了矮崖。
三人虽然刚刚弄得有些不愉快,不过现在看来彼此之间分工明确,配合得相当默契。
少女脸上有着惊慌,却倔强地摇头。
黄泉尽管生得高大,但在巨猿面前单薄得就如纸人。飞扑中的巨猿甚至好像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直接在大地的震颤中落下,将黄泉完全压住。
屋顶覆盖着草叶,藤蔓和树枝捆成墙壁。在高达两米的杂草丛中几乎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离得稍远一些,根本无法把它和天然的断枝落叶区分开来。
但是巨猿也没有动,只是不断喘着气,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遥将黄泉放下,大口喘着气,汗水从饱满的额头滴滴滚落。奔跑了这么久,还背了一个人,她明显累得狠了。
三人走到屋外,黄泉回头,再次看了看自己养伤的屋子。
黄泉脸色苍白,淡道:“运气好。”
飞箭眼中闪过担心,说:“我来背他吧。”
岩石的震动,让本就没有站稳的遥摔倒在地。当她爬起来时,距离巨猿不过数米。
这时,飞箭催促道:“我们已经在这里呆得太久了,再不走的话就有麻和图书烦了。”
飞箭则是在矮崖上伸出的一株小树上一拉,借力上了崖顶。虽然不若灰鹰那样惊人,但是动作干脆利落,登崖速度不比灰鹰慢。
遥忽然想起什么,一声惊呼:“那个人还在下面!”
三人互望一眼,均有死里逃生之感,一时之间全身发软,几乎不能站立。
灰鹰当先跃起,向阳光照来的方向奔去。少女跟在后面,虽然背了一个人,但奔跑速度丝毫不慢。而飞箭则在少女左右游走,警惕地注意着周围。
黄泉仰躺在地,脸色苍白,再拖延片刻,说不定要被压出重伤了。少女的两把猎刀都插在巨猿身上,深至没柄。短刀钉在红色颈毛中,长刀则刺在心口处。
就在这时,突然起风了。
它一双巨眼盯着三人,转眼间就布满血丝,突然间一声咆哮,挥掌拍下!
少女第三个赶到,她的速度不减反增,笔直冲向矮崖,然后一声轻喝,一路冲上矮崖,双脚在岩石上连踏数记,转眼间就冲到崖顶。
风在巨树间呼啸而过,摇动长草,让许多躲在草丛中的小动物惊慌失措,四散奔逃。而风中除了传来腐土的腥臭,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肃杀。
三人脸色全都变了,飞箭对遥大叫:“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