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章 疑惑

“你现在可还不是我的对手,等到风凉的时候也不行。”
遥着急道:“食人鬼也没有这样的装束!”
“是什么问题?”遥问道。
大长老走了过来,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对黄泉问道:“你是谁,从哪里来?是你杀了狒妖吗?”
年轻男人脸色一滞,略带羞恼的喝道:“不管怎么样,规矩就是这样。等到风凉的时候,你就会是我的女人!在这之前,如果你做了什么,自己知道后果。”
“飞箭,我还记得你从小就不喜欢习练刀剑,但弓箭也是猎人必备的技能。现在看来,你的选择并没有错。”
遥哼了一声,冷冷地道:“等森林中的风转凉的时候,我把你们都打倒,不就行了?”
“还有你,遥。你现在还小,但能够参与到斩杀狒妖的战斗中,这可是异常宝贵的经验。也许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和你的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伟大的猎人!”
灰鹰和飞箭同时摇了摇头,遥则用力摆手,大声道:“长老,您弄错了,狒妖不是我们杀的。”
大长老点了点头,又向遥询问当时的情景。
遥挺起胸膛,大声道:“选什么人,我说了算!”
长老笑了笑,说:“这些问题可就多了。比如m.hetushu.com说,我们从哪来?我们的先祖是什么样子?我们这片森林之外还有什么,甚至更远的世界是何等模样,在我们头顶的蓝天之外,先祖灵魂栖息的殿堂究竟在哪里?”
黄泉面无表情,说:“你可以叫我黄泉。至于狒妖的事,问她。”
“是的,上一次我被食人鬼追杀,在森林中只多呆了一天,回来就有些恍惚了。”
遥挡在黄泉身前,大声叫道:“他会说我们的话!他不是食人鬼!”
遥说话又干脆又快,“当时那里突然地动,一整块地面都塌了下去,我看到他,就把他拉了出来。他伤得不重,但是很虚弱,又会说我们的话,我就想把他带回来。放他在森林里,一定会死的。至于狒妖,确实是他杀的。”
年轻男人冷笑道:“最强大的狒妖可以拥有所有母兽,这是森林的传统。”
年轻人们将信将疑,手中的刀剑就放低了些。而几名长者互相望了望,其中一名老者上前一步,仔细看着黄泉,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装束,哪个聚落都没有。”
遥一拉黄泉,道:“不用理巨岩那个蠢货,到时候我会收拾他的。”
随后,长老就望向灰http://m•hetushu.com鹰,微笑道:“灰鹰,你一向是优秀的武士。但是现在,我要说,你已经是最杰出的武士之一。也许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有继承先祖战器的资格。”
几个年轻人立刻就抽出武器,指向黄泉,纷纷叫道:“有陌生人进来了!”“杀掉他!”“他是食人鬼!”
他们更不可能知道,自己帝国皇子的身份有多尊贵,更何况,如今帝国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大长老看着黄泉,又问:“你从哪里来?”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显然,如果不是从遥口中说出来,又有身为武士的灰鹰和猎人飞箭在一边没有反驳,无人会相信,这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
大长老再追问,黄泉就都说记不清了。
“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遥向身后一指,说:“杀狒妖的是他。如果没有他,我们遇上这么强大的狒妖,只会变成食物。”
这时遥走了过来,一把拉过黄泉,对飞箭道:“你那破地方乱得跟猪窝一样,臭得要死,有什么好去的,他住我那里好了。”
“当然是睡我的床!”遥理所当然地道。
飞箭尴尬道:“我要泡制兽皮啊!当然会有些味道,一个好猎人哪会计较这么www•hetushu•com多?再说,你那里地方那么小,他睡哪里?”
长老叹了口气,说:“这些问题,或许先祖也不知道。就算他们知道,也告诉我们了,对我们聚落也没什么帮助。接下来献祭的问题,我会和长老们仔细商议。你们有什么好的想法,也可以提出来。”
在他的视野中,天空全都被树冠遮挡,只有中央一小块能够透进阳光。在阳光的边缘,则是一圈蓝天,这也是惟一能够看到的天空。
他一开口,众人脸上的紧张表情消褪了许多。
黄泉双眉微皱,手指稍稍动了动,飞箭的手离他的脖颈要害太近了,他本能地就想一指点废这只伸过来的爪子,但最后强行忍了下来。
遥哼了一声:“最强大的狒妖刚被杀了!”
黄泉终是忍不住露了一点点锋芒:“要我现在杀了他吗?”
她一把拖过黄泉,直接将他扛到肩上,搬回了住处。
飞箭这时走过来,拍了拍黄泉的肩,说:“到我那去住吧,我很想听听你的故事。”
老人露出思索的神情,抬头望向天空。
虽然黄泉不知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这突如其来的遭遇还是让他十分无语。而且这年轻男人显然非常高傲,狠话放完转头即走,完全不给黄hetushu.com泉反击的机会。
这时,一名十分强壮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地说:“遥,他那么弱,根本不适合你!”
大长老缓道:“连同我们在内,周围几个聚落每年都有优秀的猎人和武士死在狒妖手里。而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我们还没有杀死过一头狒妖。仅凭这个功绩,我愿意暂时接纳你在聚落里定居。具体的事情,小遥会告诉你的。”
遥没好气地道:“就你弱成这样,还吹什么牛皮?!”
老人缓缓地道:“你们想要的或许都是强大的力量,但我不同。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十分好奇,对我们司空见惯的很多东西都好奇。许多事物,我们只知道它们存在,却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我也老了,估计过不了几年就该离开营地,重归大地。但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始终没有答案。”
一路上飞箭还算友善,现在的动作也没有露出危险气息。况且看这群人的样子,很大程度上还处在原始的部落体制里,礼仪规矩这些东西,多半懂得不多。
飞箭手落在黄泉的肩上,突然间打了个寒战,似乎刚刚和什么巨大的危险擦身而过,顿时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他又向黄泉一指,道:“你给我等着,风和_图_书凉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众人顺着少女手指的方向望去,这才看到一直站在谷地边缘的黄泉。
长老面容一滞,疑惑道:“不是你们,那还有谁?看狒妖的伤口,这可不是捡的猎物。”
众人一片寂静,很多人或许曾经想到过类似的问题,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未深思。而长老这一番话,却让他们想起了那肆意放飞想象的童年。
“啊,那个,你……”飞箭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好。
有不少人道:“他真的会说我们的话!大概是从哪个遥远聚落来的人吧,或许他是在森林中呆得太久了。”
少女有着浓烈的好奇心,而周围的人也是屏息聆听,想要知道能让这位一向以智慧和博识著称的长老也困扰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大长老转向灰鹰,说:“你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先到先祖之池中休息一下吧。”
年轻男人脸色阴沉,道:“聚落有聚落的规矩,你可别忘了。”
少女简单说了击杀狒妖的经过,过程也确实很简单,狒妖将黄泉扑倒,然后自己将要害撞上了黄泉手中的长短两把猎刀,就那么死了。
遥双眉竖立,如同被激怒的母豹,扬声道:“我很讨厌你,你已经有了罗娅,有了林薇,怎么还不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