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章 披鳞影兽

黄泉道:“它想扑我,我害怕,就往旁边躲。结果没想到运气不错,刀尖恰好划开了它的肚皮,就是这样。”
黄泉淡道:“我运气一向不错。”
这是一头深灰色的小兽,全身从头到脚覆盖着一层细密鳞甲,只有腹部是柔软毛发。它头小嘴尖,四肢短粗,爪子格外锋利。
看着她的动作,他忽然想到了昨晚那种极富弹力的感觉,原本冰封的心中竟是微微一荡。
少女一番大道理讲完,又做了示范动作,却见黄泉还是用几根手指拈着刀柄,那把猎刀在他手中晃啊晃的,随时都像要掉到地上的样子。
少女的背包倒是做得很讲究,里面分成好几个格子,其中有一个格子用兽骨作了支撑,专门用来存放重要且柔嫩的猎获物,披鳞影兽的心脏就是其中之一。
似是为了摆脱尴尬,她伸手向前方一指,说:“跳过那条深沟,就是猎场了。这里不是那么危险,至少没有食人鬼,是聚落锻炼年轻猎人的地方。”
少女又有些呆了,随即长出一口气,转头望向灰影。
灰影几乎贴着黄泉头脸飞过,轨迹刚好经过猎刀的刀锋。
收获完披鳞影兽,少女显得十分高兴,道:“真没想到会猎到一头影兽。这样看来,我们www•hetushu.com再随便打些猎物,就可以回去啦!”
只是她极好面子,说什么也不肯承认,黄泉的武技可能比自己更好而已。
少女看了他一眼,立刻不悦道:“我刚刚是教你这样握刀的吗?你这样松松垮垮地握着,岂不是大力一点刀就会被撞飞?要这样握,手指收拢,握紧!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保证刀在我们手里,听明白了吗?”
“她?她怎么会管我?她生下我之后,就不再是合格的猎手。所以爸爸死后,她就成了聚落里另一个强大猎人的女人,和我没有关系。”
而且这批年轻猎人和武士,是聚落的中坚力量,他们不光要喂饱自己,还得弄来其他族人的食物,否则的话,就有人会挨饿。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某种循环,或者是冥冥中的轮回。
“难怪你的身体素质这么好,武技却这么差。”
少女说得很是自然,黄泉却是沉默,也许遥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这番话后面隐藏的辛酸,黄泉却深深地体会到。
如果不是刚刚亲眼看到,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身大腿短的小家伙,速度竟会快到这种地步。而且看它那一身鳞甲,想必防御力也是相当惊人。
黄泉点了点头。
他原本对历hetushu.com史、政治和哲学并无兴趣,但对人文科学仍然钻研颇深,惟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找到更多手段打击对手。
她的动作极为娴熟,片刻功夫,这头小兽就皮肉分离,分门别类地摆好,再被收入随身背包里。
下一刻,她才反应过来,忙向黄泉望去。只见黄泉侧身弯腰,以双臂护住头脸,手中猎刀刀尖上则有一滴血珠,正顺着刀脊缓缓滚落。
运气……
黄泉安静地看着她,一直看得少女有些局促不安,挪开了目光。
“那你现在的狩猎技艺,都是跟谁学的?”黄泉忽然想要知道多一些她的事情。
少女迟疑地转向黄泉,问:“这是……你干的?”
“你……”少女为之气结,叉腰怒道:“你别以为这是新手猎场,就可以放松了,你这样永远也成不了一个好猎手!这里也是有危险的,如果遇上一头披鳞影兽,我可救不了你……小心!!”
“喂,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究竟有没有听啊!”少女满脸怒容,显然发现了自己被忽视,并且开始发火。
“自己慢慢想的啊!我可是个天才的猎人呢!”少女挺起胸膛,自豪地道。
遥啊了一声,如梦初醒,奔过去挥动猎刀,剥皮取肉。
遥观察http://m•hetushu.com力非常敏锐,黄泉一点微小的表情变化也逃不过她的眼睛。她伸手在黄泉头上狠狠敲了一记,道:“你还不高兴了!别以为运气好,杀掉头狒妖,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告诉你,在森林中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你不要每次都指望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好。在森林里,猎刀就是我们的运气,拿着!”
少女思绪一片空白,本能地做出拦截动作,但她心里却清楚,很大可能来不及救那个迟钝的男人了。
少女平时大大咧咧的,此刻却极为细心,丝毫没有浪费。黄泉当初也曾见过很多穷山恶水中部落的生活,知道这种细心背后不是品质,而是因为环境。
那团灰影撞上树干后,又弹到地上,终于显出了本来形体。
说到凶兽就遇上凶兽的运气,还是诡异地杀掉凶兽的运气?
聚落的生存必然十分艰难,所以才不敢浪费一丁点资源。
少女也罢,灰鹰、飞箭也好,食量都十分惊人。他们想要将自己喂饱,就需要不断出猎,获得足够多的猎物才行。
少女一声惊呼,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从旁边树冠中弹出一团灰影,快得根本看不清动作,刚一出现,已到了黄泉面前,一双利爪陡地伸出,向他双眼挖去!
和*图*书人继续向猎场深处走去,路上少女倒是没有再教黄泉刀法。连续两次猎杀,她就是再迟钝也看出些端倪了。
少女道:“爸爸曾经教过我一些,但是我没有学到多少的时候,他就被一头狒妖杀了。”
说着,少女将自己手中的猎刀塞进黄泉手里,道:“我刚才教你的都记住了吗?”
“你,你还好吧?”少女连忙过去扶他,一边结结巴巴地问道,惟恐黄泉双臂之后,会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肉与皮都有相应存放的空格,小兽的爪子也被她细心取下收好。据她说,披鳞影兽的爪子硬度极高,是箭头的上佳材料,可以轻易洞穿薄钢板。
“难怪什么?”少女一头雾水。
少女盯着他,用力顿足,恨恨地道:“你这张脸上永远都没有表情,真是讨厌死了!你不会笑的吗?哭也行啊!”
遥看着黄泉没有表情的脸,又想去敲他的头,怒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少女盯着黄泉左看右看,忍不住伸手就要去敲他的头,半途中忽然想到地上那头披鳞影兽,下意识地抖了抖,拳头就有些敲不下去。
黄泉微微皱眉,这是把他当小孩子看了。
黄泉放下双臂,露出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不光眼睛完好无损,脸上也一点抓痕都没有。
m.hetushu.com在利爪行将插入眼球之际,黄泉身体突然如风中垂柳,向旁边轻轻一摆,恰好让过了灰影这一扑。而他手臂抬起,似是本能地要保护自己,但手中猎刀刀锋斜出。
但她却不愿就此弱了气势,瞪大眼睛,怒道:“认真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黄泉将猎刀递还给她,说:“这种披鳞影兽,是不是需要趁着血热的时候处理?”
砰的一声,灰影一头撞在旁边一株古树上。这一记撞得极为扎实,震得满天落叶,让呆呆做着伸手动作的少女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那你的妈妈呢?”
黄泉在旁边静静看着她收获猎物。
但是这头披鳞影兽此刻四脚朝天,肚皮上出现一道红线,正向两边裂开,转眼间就成了一道贯穿颈腹的大伤口,整个腹部都被剖开,内脏洒了一地。
黄泉对她大感头痛,为防止她再敲自己的头,从而被自己的防御本能甩飞出去,只好应付性的点点头。
不过心防松动仅仅是刹那,随即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
倒是黄泉主动开口,问:“你的狩猎技艺是跟谁学的?”
某种程度上,帝宫和这个半原始的聚落,也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
它速度快若闪电,不要说被抓中,就是被撞上,也会伤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