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章 愤怒

然而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过去了,遥的耐心终于耗尽,问:“食人鬼还会出现吗?”
“巨岩不是这样的人,他只是说话难听,只要让着他一点,就不会动手。”
开启生化感知器后,再闻到食人鬼油脂的气味时,就像是在鼻孔处抹了块油膏,那种滋味简直无法形容。哪怕是经受过帝国最严苛的酷刑训练,黄泉也不想多闻几回。
十公里是极大的区域,尤其在这种雨林里很难搜索。黄泉就在树枝上坐定,开始耐心等待。
和巨岩搭档的武士,这时才明白黄泉没有在开玩笑,他大吼一声冲了过来,叫道:“你干什么!把人放下!”
黄泉一声冷笑:“你们这所谓的先祖法度,无非就是强者为王那一套,还好意思叫法度?”
聚落中这种最强武士可以随意挑选女人的制度,比帝国的域外法典不知道严重了多少。在任何受过教育的人士眼中,这就是野蛮愚昧未开化的标志,和野兽无异,狮群、猴群都是类似的制度。
他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头,强行从恐惧中摆脱,冲向黄泉。然而已经晚了,黄泉手中传出喀喀嚓嚓的声音,已经捏碎了巨岩的颈椎。
“可是你刚才说周围有食人鬼在活动。”
“啊……”遥答不上来。
鼻中那个生化和-图-书感知器,他平时都是关闭的,只有关键时刻才会开启。能够在分子级别辨别气味,听起来是特别强悍的能力,可实际上只有使用者才会知道,那完全就是一场恶梦。
“不能,等着吧。”黄泉断然拒绝。
当年在给黄泉植入这个生化器官时,帝国研究院的那位大佬曾经自傲地说,哪怕只有几个分子,也能识别出来。
要是能够轻易被言辞激怒,那黄泉怎么可能成为龙骑战营的大统领,在星域中纵横不败?他的名声,除了残暴之外,更多是建立在冷血与狡诈上。
所以一听遥的要求,黄泉立刻拒绝。
黄泉拍拍他的肩,说:“去告诉大长老,没有人能够挑战我的底线。既然是我杀了巨岩,那他那份责任,我自会双倍担起来。当然,若是有人想要为他报仇,那也可以。”
当然,遥也知道,看不见并不意味着没有危险。食人鬼中的猎人可以潜近到相当距离,才会暴起一击。
空气中隐约有食人鬼的味道,这味道淡到了极处,却也逃不过黄泉的捕捉。作为帝国最终的底牌,黄泉并不仅仅是顶级战士和杀手,同时也是最顶级的猎人。
在普通人眼中清新的风,可以解析出数百种不同的味道,有些还特别强烈。而在人和*图*书来人往的大街上,嗅出几万种味道实在是再平常不过。
按照他过往的性格,绝不可能就这样杀掉巨岩,让他没什么痛苦地死去。哪怕手中只有几根木杆,黄泉也能让敌人嚎叫几日才彻底失去生命。
当黄泉的手放在肩上时,那名武士立刻全身僵硬、动弹不得。直到黄泉带着遥走远,他才恢复行动能力,抱起巨岩的尸体,返回了营地。
遥小脸上有了怒意:“你在诋毁先祖!”
遥一时说不出话来,顿了顿,才说:“你能不能再找找他们的行踪?”
遥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继续蹲在黄泉身边耐心等待。
“猜的。”黄泉自然不会说,他已经闻到了食人鬼的味道。他鼻腔中内置的生化器官,对气味的敏感性比最优秀的猎犬还要强数十倍。
“我怎么知道?”
遥却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评论,不自觉的反驳:“这都是先祖留下来的制度。”
可以被抨击的事情很多,比如为了彻底消灭某支叛军,而直接抹平了收留叛军的城镇;又如为了攻下某颗行星,他策划了长达三年的最严封锁,不允许任何飞船出入星域。
“你们先祖留下的东西如果有用,你们也不会过成这样了。”
“他这坏毛病,还不是你们聚落里的m.hetushu.com人惯出来的?除了大长老,没有人打得过他,所以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呢,既然聚落中没有人是我的对手,自然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仅仅是因为巨岩嘴贱?
遥在努力辩解:“他也是按照先祖的法度在行事啊!”
“我为什么要生气?”黄泉反思起来,开始一点点审视怒而杀人的过程。
黄泉淡淡地道:“这么一个随手就能捏死的废物,为什么要我忍着他?”
两人一前一后大约向前探索了几公里,黄泉选了处高些的横枝,带着遥跃了上去,说:“就在这里休息吧,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看到食人鬼了。”
结果在那颗很少出产粮食的行星上,引起了始无前例的大饥荒,当人口减少到一个令平民恐慌的数字,最终投降了帝国。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又开口了,眼神有些复杂,道:“巨岩是一个很强大的武士,也是很优秀的猎人,他也能在很远的地方就发现食人鬼的踪迹。虽然……他对我不好,可是对聚落来说,他还是很有用的,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呢?”
附近区域这个概念因人而异,感知越敏锐,自然范围越广。从味道传播的细微变化中,黄泉估计,在前方十公里内很可能有食人鬼正在活动。
帝国时代,他和图书自己的所作所为,在上议院中就经常受人围攻。
那瞬息而至的信息流,足可以把人撑得头晕眼花。
不过特殊的气息也是明晃晃的指路标识,捕捉到这种味道,黄泉就知道,附近区域一定是有食人鬼活动。
这一次,黄泉在先,遥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如果在森林中遇到,大概又会被他羞辱吧?如果我实力差点,脾气再大点,忍不住动手,或许就死在他手里了。”
然而,黄泉只是宁定地看了他一眼,就让他瞬间定在原地,透骨的寒意几乎将他冻僵!那并不是冷,在雨林中,即使是风凉的季节,也只需要穿两层厚点的衣服即可。
那是恐惧,无法抵抗、无法言说的恐惧,即使孤身被食人鬼包围,他也不曾这样害怕过。或许,只有被食人鬼打倒,即将被活吃的恐惧,能够与这一刻相比。
“这不是好事吗?你难道还希望我们被发现?”
林间飘动的气味,比几个分子当然要多些,可也绝不是猎犬能够分辨出来的。那是食人鬼涂在身上的油脂,成分极为特殊,对圣辉的排斥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这让黄泉记忆极为深刻。在一万年前,他纵横无数星域时,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东西。
此前帝国在殖民星域中,专门针对原生种族和域外种族和图书推行的法典,也没有这么露骨。
谁能料想,到了一万年后,他居然会为一个聚落原始而野蛮的制度生气。
“你杀了巨岩!你,你疯了!”
“那怎么办?”
细细梳理自己的念头,黄泉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原因。
“大概是他们正好没有往我们的方向走吧。”
遥蹲在他旁边,紧张地观察着周围。她从黄泉的神情中就能看出,恐怕很快就会有食人鬼出现。
但是对巨岩,他就是怒了,而且根本不想忍耐,甚至不愿意去等待一个死亡的过程。
黄泉的鼻子不仅仅是分辨气味,甚至还包括了比对基因等多种功能。即使是在大都市的人潮中,他也能从交错复杂的气息中捕捉到追踪的目标。
就算这样,那部法典在帝国内部,也被认为过度歧视其它种族,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人想提出来大修一番。
黄泉的手渐渐收紧,转眼间,巨岩就再也吸不进一丝空气。他脸胀得发紫,双眼突出,可是四肢都无力地垂着,只有双脚偶尔徒劳地蹬动。
“你怎么知道?”遥立刻紧张起来,四处张望。可是放眼处全是阴暗茂密的森林,根本看不到食人鬼的影子。
“这不是诋毁。”说到这里,黄泉自己就先摇了摇头,略有些自嘲地道,“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还和你争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