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章 梦中人

营地门外是条长长的道路,另一端隐没在晨雾中,居然看不到尽头。
余佳在院中站立等候,看到黄泉双眼不禁一亮,随即若无其事地道:“想走走还是坐车?”
“这里是庇护所的战车工厂,所有的维修也都在这里进行。除了主战战车之外,轮式战车、轻战车、对空战车都能够生产。高峰时期,这里有四辆战车在同时组装和维修。从这里驶出的钢铁洪流,曾经碾碎过无数敌人。”
黄泉最后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走出房间。
这座营地看样子就是一处封闭区,专门负责隔离清洁外来人员的。
在战车工厂对面,则是一片空地。
“和你。”
围着营地的铁丝网也并不简单,可以看到一个个黑色的小盒子。如果黄泉没有看错,应该是类似于红外线发射装备。
余佳反问,“你真不知道?”
“你究竟是谁?”黄泉声音严厉,可是冰冷杀机深处,却有丝丝战栗。
整条长街都是空荡荡的,晨雾弥漫,将稍远些的景物全都遮挡在雾气里。
余佳此刻转头相询的模样,就是最后定格的画面。
hetushu.com泉忽然道:“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和现在很相似。”
借助暗淡晨光,可以看到厂房前停着两辆奇怪的车子,周身钢铁,方方正正,一根炮管伸向前方。
“我身边人中,不记得有你。”
没有人,没有灯,也没有鸟。
“是的,你就是现在这个表情。”余佳道,然后她唇角浮上诡异的笑,说:“你想要动手了,是吗?扼住我的脖子,把我提起来?”
两侧各是一座军营,哪怕是在要塞内,军营也都修建了完备的防御设施。透过铁丝网,可以看到一座座排列整齐的营房,而且都是方便拆卸的移动式营房。
黄泉抬头,天空中也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黄泉认真地想了想,才认出这是战车,也叫坦克,是旧时代人类的陆地战争兵器,曾经非常流行。
说着,余佳来到一棵大树边,轻轻拍了拍树干。
在帝国时期,黄泉在诸皇子中就是以英俊出名,只是他的凶名太甚,以至于人们看到他时,第一印象就是畏惧和紧张,反而对他的外在没什么感觉。
“和我?”
http://m.hetushu.com情此景,黄泉当然记得。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梦魇,也是惟一的一个梦魇。
这一幕当然熟悉,每个细节他都记得,就连余佳拍树的方位,手臂的角度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棵枝叶凋零的大树,更是画面中最醒目之物,那三根盘曲的粗枝,都是一模一样。
“这里是训练场地,根据训练目的不同,可以随时模拟出需要的环境,训练最多的是城市街巷战。在没有战事的时候,这座训练场是最受欢迎的地方,将军们为了能够多得一小时的使用时间,经常会吵上半天。”
余佳一边走,一边说:“这里曾经是第三和第五战营的驻地,每个战营有大约一千名战士,是庇护所主要军力之一。”
大门和转角处都修建了哨塔,门后则是沙袋筑成的机枪阵地,交叉火力部署,如教科书般经典。
偌大的街道上,只有余佳和黄泉,连一个路过的人都看不到。周围的光亮只有暗淡的晨曦,看不到一点灯火。
“但你梦中人,只有一个,不是吗?”
这一刹那,因为万年沉睡有些已快hetushu.com褪色成空白的记忆变得无比清晰,他见过眼前这张面孔,无比熟悉,细致到每一根线条变化,每一处眉眼灵动。
黄泉竟是毛骨悚然。
余佳似是隐约叹了口气,说:“但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一样,这两座营地是空的。事实上,第三和第五战斗营的番号都已经取消了。”
黄泉安静地看着她。
余佳已经习惯了黄泉的沉默,听到他找了这样一个话题不觉有些意外,看看黄泉,然后问:“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在无数个夜晚,他都会重复同样的梦境。虽然黄泉找了无数名医,可是都对此束手无策。
“你怎么知道?”黄泉指尖忍不住微微颤抖。
但是随着单兵武器越来越先进,特别是圣辉的出现,战车已经彻底被淘汰,只能在博物馆中才能看到,难怪他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她说话的速度骤然变得极快,而黄泉也是出手如风,一把扼住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这个问题的点很奇怪,然而黄泉出人意料地回答了,“两个人。”
余佳没有反对,和黄泉从营地的另一端离开。
黄泉一和*图*书怔,随即手一松,又将她摔了下来。
他又闭上眼睛,视野中各项数据如雨般落下,全身所有系统都开始自检。片刻后自检完成,黄泉在意识中下了一道命令:“显示现在时间。”
看营地的规模,黄泉就知道里面完全可以驻扎超过千人的部队。但是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两座空旷的营地,看样子至少有好几年没有驻扎过军队了。
只是一万年后的世界,如何会出现在当年的梦中?
又是一个奇怪的,绝不应该出现在刚认识不久的两人之间的问题。
余佳没有笑,也没有恼怒,只是默默地走着,直到快要走过两座军营,才说:“那个梦有结局吗?”
余佳好像忘记了两人之前的对话,尽责地做一名向导。
空地上树着一些水泥桩,高地起伏。远端还有一座小楼,但是倒塌了半边,楼上没有门窗,只有一些黑乎乎的空洞。
他想起来了!
那两辆战车漆面还都完好,但是履带处可以看出厚厚的锈迹,已经不知道在风雨中停放了多久。
黄泉突然一指向旁边的大树点去,整根手指都没入树干。拔出来时,留下一个深深和*图*书的孔洞。
“有,不过是后来的事。”
她并没有说番号取消的原因,黄泉也安静地跟她走着,并未发问,仿佛没有什么好奇心。
又一个奇怪的问和答,说话的人神情平静,仿佛一切再正常不过。
一长串数字出现在视野中,其中代表着帝国年份的部分格外的长。黄泉盯着那五位数反复数了半天,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而是真实来到了一万年后。
“因为我的梦里,也只有你一个。”
“走走吧。”相比坐车的走马观花,黄泉更想要近距离仔细观察。
余佳继续走,两个人经过两座军营,前方又出现了一座厂房,垂放的大门半开着,里面黑沉沉的,什么都看不到,仍然没有一点照明。
余佳转头回望,缓缓地说:“觉得熟悉吗?”
“难道说……”
然而两座营地都是静悄悄的,哨塔上的按照灯没有点亮,营门口也没有卫兵。机枪阵地中两挺重机枪孤零零地挺立,枪身上已经有了斑斑锈迹。
还有眼前这人,为何对万年前的梦魇了如指掌?
这一刻,他们两人就像走在世界尽头,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两个孤单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