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三章 执政官

天火将身上武器解下,抛在地上,活动了几下关节,缓缓走向黄泉。栾杰和一众战士露出兴奋神色,天火是指挥官,可是好久没见过他全力出手了。
天火扫过地上衣衫不整的战士尸体,再看看遥和黄泉,心中已经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他盯着黄泉,面色凝重,喝道:“拿下!”
天火突然暴喝,出手如电,若狂暴骤雨般向黄泉攻去!
“进来。”门后传出低沉声音。
黄泉刚要举步,栾杰就伸手拦住一边要跑去黄泉身边的遥,说:“她不能去。”
黄泉淡漠道:“我失手杀了几个人,你们也别往心里去。”
“带他来见我。”那个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他比黄泉矮了半个头,可是身体极为壮实,根根肌肉就如虬结的钢丝,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似乎都能变成武器,每一下攻击都是沉重无比。
栾杰和天火也随后赶到,栾杰脸色大变,问:“这是怎么回事?”
“人类只剩下这么点了,我也不想自相残杀。但如果你们一定要逼我的话,我是不在乎人类会不会在我手上灭亡的。”黄泉就像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
黄泉一手扶住遥,按着她的肩膀,帮www.hetushu.com她站稳。就这样立在层层枪口的包围圈中央,平静而镇定,就像周围的战士根本不存在一样。
余佳向黄泉望了一眼,叹口气,说:“别让普通战士上了,那是送死。”
黄泉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竟是坐在轮椅上。他双膝以下的部分,早已消失。
“住手!”
余佳说:“放心,现在绝不会再有人打她的主意。”
孙战不以为意,说:“刚刚的事我都知道了,实在抱歉,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窗前坐着一个男人,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白衬衣和背带都没有一丝凌乱。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身,微笑道:“已经很久没有客人来了,很抱歉,我没有办法站起来欢迎您。”
天火如喝醉了酒,摇摇晃晃地退后,随即仰天倒下,晕了过去。
没有命令,战士们也不知道该冲上去还是怎样。黄泉已经证明自己比食人鬼还要凶猛,一旦动手就是生死相搏,再无余地。
他脸上迅速染上了一层晕红,然后脑袋突然炸开,血与脑浆混在一起,溅得其余几人一头一脸。
“执政官?”
余佳这一次不再阻拦,退到一侧。黄泉则把遥推向旁边,难得和_图_书现出些认真的神态。
战到激烈处,天火更是一个头锤砸向黄泉的面门!
余佳躬身跃起,口中还在叫着什么,可是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光与影的流动也变得不可思议的慢。只有黄泉动作正常,有若行云流水,在每个战士的身上都拍了一下。
“你想要开战?”
黄泉淡道:“是吗?我也还没尽全力。”
“等等!”余佳冲了过来,拦住天火。
一片寂静。
余佳这才明白过来,立刻伸手去拦,可是黄泉却如幻影,自她指缝间溜过,出现在那几名战士面前。
黄泉应对的更是惊心动魄,天火出肘他也出肘,天火膝撞他也回撞,每一下都和天火一模一样,招招后发先至。等到天火头锤攻来,黄泉也是身体后仰,随即一头砸在天火的脑门上!
黄泉的双眉又缓缓竖了起来。
然而院内的大树已经没有几片树叶,树枝末梢锋锐如枪尖,枝身则根根扭曲。院内的池塘干涸见底,没有一点水,裸露出龟裂的底泥。本该是遍植花草的角落,只有黄土,连枯叶都没有一片。
数量众多的战士从营房中涌出来,成片黑洞洞的枪口指住了黄泉,若不是余佳在场,恐怕他和_图_书们已经忍不住开火了。
砰的一声闷响,栾杰在旁边看得下意识地转过脸去,其他战士更是个个感觉牙齿发酸,有的连手中的枪口都砸到地上。
战士们的头颅一一爆开,绽放出的血花连余佳都没能避开。
“如果我还有双腿,天火并不能代表我的全部实力。”
天火一直走到黄泉面前,几乎要贴在一起,这才停步。此刻两人鼻尖相距不到十公分,碰撞的目光几乎要擦出火花。
余佳带着黄泉走进小楼,上了三楼,一路上静悄悄的,没有遇到任何人,她在一个房间前停步,敲了敲门。
此时突然响起凄厉的警报,回荡在整个庇护所上空。是营房内其他战士看到了这一幕,立刻拉响了警报。
黄泉伸手,在他的掌指上轻触后就收了回去,说:“黄泉。”
整个院落毫无生气,像已荒废多年。
余佳带着黄泉走进一处幽静院落。
余佳点头,对黄泉道:“跟我来,执政官想要见您。”
当年最著名的战役,天火陷入绝境,子弹打光,军刀折断,他生生用双手撕碎了十几名食人鬼,又咬死最后几个,活着回到了庇护所。
“好。”黄泉应道。
他推动轮椅,来到黄泉面前,伸出hetushu•com手,道:“孙战,庇护所执行官。”
这时众人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带他来见我。”
看到黄泉的目光,男人笑了笑,说:“那是十年前一场战斗留下的纪念,我从来没有想过,食人鬼中会有那样恐怖的强者。能够捡回一条命,也算我运气好。”
黄泉额头上则出现一大片红印,他伸手摸摸额头,皱眉道:“嗯,有点痛。”
孙战看着黄泉,眼中深处锐芒一闪,然后又缓缓隐去,苦笑道:“如果我双腿还在,就凭你这句话,怎么样也要和你打一场。”
天火略感意外,随即道:“很好,那我自己来。”
“你想做什么?”天火皱眉问。
余佳推开门,吱吱呀呀的声音听着格外刺耳,不知道这道的轴承有多久不曾维护了。
她扑了个空,从血雨中穿过,然后回身怔怔地看着黄泉,对脸上和身上的血渍恍若未觉。
在庇护所战士心目中,天火就如同战神一般。哪怕是被数量占绝对优势的食人鬼包围,他也能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大门呈暗红色,厚重而敦实,门面上雕刻着繁复奢美的纹饰,雕工细腻精湛,可是在昏暗的楼道光线下,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华丽,这座大门只www.hetushu.com给人阴森恐怖的感觉。
栾杰只觉得口中干涩,就像十几天没有喝过水。他想要下令众人开火,可是命令在喉咙中徘徊,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栾杰向黄泉望了一眼,对余佳道:“你带他去吧,我在这看着头儿。”
黄泉右手徐徐抬起,留下道道残像,在最凶猛的那名战士胸口轻轻一拍。那战士脸上还凝固着轻蔑表情,眼睛望着的也是黄泉原本站立的地方。
几名庇护所战士的尸体一一倒下,黄泉站在中央,淡道:“我说过,激怒了我,后悔的不一定是谁。”
然而现在,就在他们眼前,黄泉以一模一样的招式正面击溃了天火,也击溃了他们的信心。
余佳第一个反应过来,跑过去扶起天火。看到天火还有呼吸,确实只是晕了过去,这才松了口气。
小院没有守卫,也没有门禁,院内的布置则很见精巧心思,树荫下摆放了石桌石椅,布局格调都是大家风范。
“天火不是已经代表你们打过了吗?”
遥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她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不妨碍她看见庇护所战士对着黄泉抬起枪口,扑到黄泉身上挡住他。
有那几具无头尸体,以及晕迷的天火在前,除非是疯子,才会去打遥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