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八章 生命之树

余佳说出这个猜测,黄泉就摇头,“圣地上怎么会有这种专门的设备,就算是有,那时你们连操控系统都没有完全破解,怎么知道这套设备是干什么的?你还记不记得,这套设备最早出现的时候,是什么时间?”
“九块?”
黄泉当场怔住,哪怕余佳翻脸,出手偷袭,都不会让他如此吃惊。
余佳身体微微一震,深深看了黄泉一眼,说:“大约,五十年前。”
“不,他会竭尽所能的供应。”
黄泉看着生命之树,说:“我本来还在奇怪,为何生命之石一定要与树木结合,才能植根和改造周围区域,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它本来就是一棵树,自然能够生长和扩张。”
余佳努力回想,却是一脸迷茫,只记得应该是有庇护所的时候,这套设备就已经存在了。
在他询问之下,余佳显得很是苦恼和迷茫。她被问起,才意识到,她也不知道这套东西是怎么来的,印象中从记事的时候起,它就已经在那里了。
所以也不可能是圣地制造的,那么难道是从圣地上拆下来的?
余佳这次是真的惊到,失声问:“你怎么知道?”
这样一套仪器,黄泉完全看http://www.hetushu•com不懂运作原理,甚至不明白生命之树的能量是如何凝聚成石,又是如此容易转化和吸收。
余佳接连制取三块生命之石,都被黄泉不动声色地吸收。她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木然了,眼前这个男子就如无底洞,好像装多少东西进去都不会起丁点波澜。
“给!”她恶狠狠地道。
余佳终于松口,却抓住黄泉的手不放。她没有看黄泉,而是将视线转到一边,说“我从记事的时候起,就一直在重复着那个梦,每当阖上眼睛,它就会出现。对我来说,白天是一个世界,晚上又是一个世界。你知道,梦中的世界有多绝望,可是那个绝望之地一直有你。对我来说,你就是陪伴着我长大的那个人,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余佳瞪大了眼睛,她很想说,你不怕被撑爆吗?但是孙战刚才的吩咐浮上心头,显然执政官是有远见的,她尽量保持微笑,问:“再准备两块吗?”
在发现和余佳拥有共同的梦境和共同的感受后,黄泉偶尔觉得可以对她说说真话。
可如果这套设备是外来的,又是从哪里来的?圣地她曾经和-图-书上去过,在上面生活的人类,水平并不比庇护所有本质差异,毕竟双方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次交汇和交流。
由于余佳的特殊天赋以及战力,在庇护所的权限很高,所有资料,包括绝密史料都会对她公开,在庇护所的范围内,孙战知道的也不过和她一样多。
黄泉和前次一样,握住生命之石,几个呼吸功夫,生命之石就在掌心里消失。他还是和之前一样,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眼中光芒都没有增加一点。
“一块,可以要也可以不要。”
余佳见咬不动黄泉的手,竟发了狠,开始磨牙,甚至还甩了甩头。
黄泉不再为难她,指了指生命之树,问:“这棵树是什么时候死的?”
如果能在这门学科上获得理论性的飞跃突破,或许再过个几百年,可以拿出实际应用。
余佳哼了一声,“真自恋。”
单一的色调,扭曲的万物,毫无生机的寒冷,宛若置身虚空孤岛的孤寂,实是无法抵御。与死亡相比,孤独才是更大的恐怖。
震惊之下,他总算没有条件反射地出手反击,还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控制好身体,即不能被咬伤,也不能反弹过度,伤到了她的一和图书口白牙。
谁想到黄泉摇了摇头,“远远不够,至少要九块。”
黄泉解释道:“前面的都是恢复身体,而这块是用作储备能量的。”
余佳有些不明白。
余佳又制取了一块生命之石,交给黄泉,说:“要是执政官知道,你用掉这么多生命之石的能量,恐怕就不会大方地说无限制了吧?”
黄泉指了指围绕着生命之树的那些仪器,问:“不过这些仪器是怎么来的?”
可黄泉却没有丝毫变化,要不是余佳的眼睛能够看到体内能量流动,她都要怀疑黄泉是不是把那些生命之石全都藏起来了。
在树的另一侧,还有庇护所的四名值勤战士。他们虽然视线阻隔,听不到也看不到,然而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探头过来看一眼,余佳可就要杀人了。
看着他再次摊开的手掌,余佳忽然有种狠咬一口的冲动。
“几块?”
黄泉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先九块吧,不够再说。”
她眼睛微微发红,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有什么问题吗?”
她带着点赌气性质,重重拍了下控制台,争的一声,生命之石从制取机器里弹出来,落在她手里。
黄泉有些莫名其妙,和*图*书但是犹豫一下之后,还是再一次伸手。这次余佳没有客气,捧起黄泉的手就是一口!
在梦境中,她就是惟一的同类,惟一的生命,也是惟一的亮色。
黄泉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她的头,问:“究竟怎么了?”
然而梦境中的绝望,却深深刻印在他心底。那是黄泉从不会提起的恐惧,也是他一生中极少的恐惧之一。
余佳的声音都开始走调了,加在一起十块生命之石,都可以支撑三个聚落了。如此庞大的能量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体里,连想都不敢想。
黄泉指了指殿堂中央的树干,说:“我也能看到能量的流动,自然就知道了。”
余佳不再说什么,启动控制台,片刻后制成新的生命之石,递给黄泉。
“这是你们绝望的原因?”
三块生命之石,可以把两个她撑爆了。
黄泉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生气,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拿过生命之石握了握拳,就又没有了。
余佳向黄泉深深望了一眼,道:“是了,我们有着同样的梦境,那么有同样的能量视野也不奇怪。”
“以庇护所的水准,应该造不出来才是。”黄泉直言不讳。
随着一块块生命之石在黄泉手中消失http://www.hetushu•com,余佳的眼神似乎变得越来越危险。
黄泉微微一笑,并未解释。他的眼睛岂止是能量视野那么简单,可以切换的模式起码有十几种。自然生就的天赋,毕竟和整个帝国科技的结晶没法比。
能够汇聚生命之树能量,将其转化为生命之石的仪器,别说以庇护所的科技弄不出来,就是帝国也同样搞不出来。
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五块生命之石了,恐怕就是圣地中那位雷霆大人,吸收起来也要费些力气吧?
黄泉好像永远是那不变的表情,又向余佳伸出了手。
余佳搜遍记忆,都找不出关于这套设备的信息,也不记得谁提到过它的设计师。这套设备不要说原理已经没人能够弄懂,光是制造工艺,就远远超出庇护所现在的水平。
只不过身为执政官,孙战在战略方向上会多学习和了解一些东西,而余佳更关心实战方面的内容。
黄泉笑了笑,说:“其实生命之石,更应该叫生命之树吧?”
余佳飞速擦去快要落下来的眼泪,迅速恢复正常,说:“你还要更多的吗?”
那个梦境,也同样困扰了黄泉很多年。但是他常年征战,沉睡又大部分是在休眠舱中度过,重复的次数不算太多。